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寒门巨子李凌 > 第371章 不一样
    顺利把孙璧救回,自然值得让所有人都感到高兴,但同时,每个人也知道这件事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因为那些藏于黑暗中的威胁尚未完全找出,尚未被一一清除。

    靠着情人蜂这一奇招,萧承志这一队人马顺利找到了囚禁孙璧的那间院子,并在这个夜里发起突袭,一举突破他们的守卫,并在孙璧被他们伤害前拿人救人。同时那处不怎么起眼的院子里的其他一些贼人同伙也被全部拿下,没人逃脱,也没人死去,全部生擒。

    活捉的,正是罗天教潜藏于昆州的伏子,这倒不曾让人感到有多意外。真正叫人心下一凛的,是那个刚要对孙璧下杀手的家伙,虽然这位看着不算太熟,却还是很快就确认了他的身份,定西军中一名副将韩文清,他甚至与孙璧都有过几次往来,算是昆州城军队中层了。

    在知道这一事实后,孙璧也就明白过来,为何那些家伙能如此轻易把自己从侯府掳劫出来了,原来他们不光在侯府下人中藏有内应,就是军中居然也有他们的人。很显然,这样的人肯定不止一个,说不定那晚守在侯府各门的卫兵里就有他们的人,这才是他被药倒后能被迅速带走的关键。

    正因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萧鼎是半点都不敢松懈,只问候了孙璧几句,并让人带他回房歇息,找来大夫诊治,就迅速带人去审讯那一干罗天教徒了。既然这些家伙现在落到手里,萧鼎自然是要用尽一切手段来撬开他们的嘴,把还藏在军中府中的同伙人等全部挖出来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李凌几个却有些帮不上忙了,毕竟他们身份特殊,总不好随意插手定西军内部的事务,所以到头来,只能跑来看望孙璧。

    李凌几个因为和孙璧年岁相当,之前又有朋友间的相处,交情倒是不错。此刻再见,自然是好一阵的慰问,直到看着他有些困顿,杨晨几人才起身退出。倒是李凌,这回却没那么体贴了,居然硬是留了下来,还转身把房门给关上了。

    孙璧不禁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直到见他郑重跟自己见礼:“臣户部清吏司滇南主事李凌见过七皇子。”

    这才有些明白过来,苦笑了一下:“你也知道我身份了?”

    “正是,不过还请皇子放心,这事知道内情的并不多。”

    “是姨父他告诉你的?”

    李凌点头,这时再仔细打量孙璧,便发现他眉宇间总是带着那一点愁绪,这是以往都被忽略掉的,显然这位天家子弟就算在滇南活得也不是太开心啊。

    “你现在特意点破我身份,却是有什么话说吗?”孙璧也没兜圈子,直截了当就问了一句。

    李凌看着他,片刻后才轻轻点头:“七皇子见谅,臣确实有一事想说。西南这边的局势如此混乱,想必你比我看得更透彻些,实在不是善地啊。”

    “你想劝我离开这儿,回京城去?”孙璧立刻把握住了他话中之意,回看着问道。

    李凌点头:“虽然臣不知殿下你为何会从京城来到西南,但任何理由都比不了安全更重要。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更何况殿下乃是皇子,要是这回有个闪失,我等罪过可就大了。而且,现在你的身份怕是已经暴露,若继续留在西南,那些叛贼一定还会对你下手,总不能时时提防吧?所以为了稳妥起见,还请殿下这就返回京师。”

    孙璧静静地听他说着个中理由,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回京师,回到父皇身边吗?或许在你看来,这是最安全的选择,可在眼里,回洛阳只怕要比待在这儿更加凶险啊。所以,这一事恕我不能答应。”

    他说这话时,语气和神情都很是平静,但李凌却从其神色间看出了坚决,这让他大感意外,一时竟有些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

    一个皇子,跑到滇南这样的边陲已经足够奇怪,现在,在经历了这样一场生死危难后,他居然依旧不见有丝毫畏惧离开的心思,那就更存在问题了。很显然,这一定与孙璧在京城时的遭遇有关,而这一点作为他姨父的定西侯萧鼎也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几年来一直留他在身边。

    可问题是李凌不清楚其中因果啊,而这一回,他都不好再作细问了。天家之事,他一个做臣子的又怎好去过分打听呢,最多就是站在臣子的立场,以安全啊,孝道啊之类的理由再行劝说。但很显然,只看对方那坚决的样子,这样的劝说也必然是没什么用的。

    无奈下,他只能是一声叹息,退而求其次:“既然殿下心意已决,臣也不敢强求。不过,臣还是希望殿下能以自己和社稷为重,答应臣两个要求。”

    “你说。”

    “臣希望殿下今后能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能再让歹人有机可趁;还有,若有什么难处,大可来找我,我虽不才,但有些事上总能帮到殿下的。”李凌神色严肃地说出了自己的请求来。

    孙璧略有动容,随即便点下头去:“这是自然,这次的事情也让我明白了一些道理,今后自然不会再大意了。至于找你帮忙……答应也不难,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殿下请说,只要臣能做到,一定不会推辞。”

    “你我之前就是朋友,这一点我想以后也不会变,所以从此刻开始,就不要再称我为什么殿下,称自己是什么臣不臣的了,咱们只是朋友,所以就要互相帮助,如何?”说话间,孙璧的一双眼睛紧紧盯住了李凌,看着好像颇为紧张。

    这话也让李凌为之一怔,随后嘴角就慢慢勾了起来:“好!那我今后还是叫你孙兄!”这个皇子,果然就和自己所知的那些皇子们大不一样啊,他这回算是彻底确认了。

    李凌入朝虽然才一年多,也没真接触到几个皇子,但只从与永王的接触,以及一些同僚对太子,对其他皇子的描述中,他便对皇子们有了一个清晰的印象。这些皇子或贤明或庄重,对臣下的态度也都相当和蔼,但他们与生俱来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气质却是一直存在的。

    哪怕再显得礼贤下士,其他和他们相处还是君臣主仆间的关系。就比如说洛阳城里一直有传的太子和所谓的四友,他们的间的关系说着是朋友,其实也是尊卑分明,别说平日间的相处了,就是称呼上也不可能真直呼姓名,以兄弟相称。

    可在孙璧这儿,李凌却能感受到真挚的感情,无论是之前和那些救了自己的兵将,还是现在对上自己,都完全看不出半点高高在上的气质,就好像他与大家完全是平等的存在。

    这或许才是李凌之前一点都没有通过孙璧的名字想到他可能是皇子的缘故了,因为这个年轻人除了稳重有谋略外,真看不出半点皇家子弟高人一等的气质啊。

    或许有人要说,孙璧是因为不得皇帝喜爱,又久久未能被封王,在皇子中成了边缘化的一人,才会如此。可要李凌看来,这其实还是个心态的问题,至少现在的孙璧,是从来不把自己真当皇子看待的,所以在西南他如鱼得水,能与所有人结交,所以他才不想回洛阳,哪怕这儿是那么的混乱危险。

    而孙璧接下来的反应,也印证了李凌的这一看法,因为在听到这句称呼后,他由衷地笑了:“温衷,你我这回也算是生死之交了,我已经听承志说过了,这回幸亏有你早早提醒,才能及时赶回昆州,既救了城池,也救了我。既然如此,你我之间确实不用客气,我有难处,自会来找你。同样的,你有什么难题,也大可来找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那我就先多谢孙兄了。”李凌笑着抱拳,这时又见对方打了个哈欠,便不再打扰,又叮嘱了两句,便退了出去。

    ……

    与此同时,另一间屋子内,白显扬正面色发青地盯着纤儿:“你……你怎么能给他下这等情蛊呢?纤儿,你这也太胡闹了!”

    纤儿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舅舅,你发火做什么?我喜欢璧哥哥所有人都知道,既然喜欢一个人,我自然是要把一切都交给他,自然是要跟他一生一世永不分离啊。我给他下这相守蛊有什么问题?而且,要不是这次有这蛊和情人蜂,只怕璧哥哥都要,都要……”

    “你……你知道什么?他的身份……你俩是不可能真有个好结果的,你居然就不留任何余地地下了这蛊,将来,你一定会后悔!”

    “怎么会?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一定能在一起的,更不会后悔!”纤儿表现得极其肯定,这让白显扬一时间都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显然她是真不知道孙璧那一层身份啊。

    到最后,做舅舅的只能叹道:“我也就不明白了,这孙璧到底哪里惹你如此痴迷了。”

    “因为他不一样,他对其他人,对我,都不一样。”纤儿在沉吟了一下后,却说出了这么个不知所指的理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