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百六十四章 承担
    凤公子他们赶了一夜的路,天亮后,便在路边的茶棚歇了会儿,又继续赶路,天擦黑时,总算来到岩城,城门已经关了,凤公子觑了个空,率先窜上城墙,凤庄主紧跟在后,他们出门时,穿的是暗色的衣服,此时天刚擦黑,人的眼睛还在适应明亮到黑暗,所以就算看见他们,也会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毕竟,凤公子他们动作实在太快了。

    似一道残影般,飞掠过城墙进了城,然后轻跃几下就不见人了。

    不多时,凤公子一行人已换了装扮,进了城中一处客栈,这家客栈规模不大,往来的大多是客商居多,不过他们的货大多寄存在附近的货栈里,穿戴虽不及那些顶级的富商,但比城门附近,居住在便宜客栈里贩夫走卒强许多。

    凤公子他们进来时,还引起不少人关注,毕竟这个时候才投宿的客人,实在不多。

    等他们坐下吃饭,隔邻的客商好奇的攀问,刘二便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还不是我们头儿的宝贝孙子,那小子就是个吃货,平常在家也不见他胡吃海塞的,谁知一出门就变了个样儿,还没进城,就嚷着肚子疼,我们赶着进城,把他送去医馆,直到刚刚,他服过药舒服了,在医馆歇下了,我们才出来找地方投宿。”

    医馆能留病人住下,可见地方不小,但也没有大到让病人的家属全都留宿的,病人情况稳定了,留下人照应,便出来找地方投宿,很合情合理。

    刘二那么一说,引来不少人同情的眼光,大家都是出外人,自然再清楚不过,出门在外诸事不便,别的还好说,要是病倒了,那可是件麻烦事啊!

    亏得那病人是这些人的头儿的孙子,不过要是那个头儿平日若待这些人不好,人家在这种时候,伺机报仇,把他孙子给撇下,那头儿事后知道了,也无话可说。

    这些人没把人撇下,算是厚道了,也可见他们的头儿也是厚道人吧?

    大家胡乱猜,凤公子他们却是埋头苦吃,与人搭话的活儿,就全交给刘二去办了。

    不过,他们也确实如大家所料,是厚道的,知道刘二跟他们说话,压根没空吃东西,还给他留了菜,真好,都是青菜,大概是怕同伴跟那个吃货一样闹肚子吧!

    刘二回过头吃饭时,看到留给他的全是青菜,忍不住笑出声来,凤公子对玄衣使了个眼色,玄衣抬手招呼小二,小二见了笑着点头,又送上刚做好的两道肉菜,一道是东坡肉,一道是蒸鱼,刘二忙道谢,吃将起来。

    邻座的客人看了,都暗暗点头,这小伙子不错啊!

    与此同时,也在吃晚饭的百里庄主,收到了凤家庄传信,知道凤公子他们进城了,将面前的一道鱼汤倒进碗中,拌了拌,一口气吃完后,就起身离开,屏风后不远千里而来的姨母和表妹们,看得都傻眼了,纷纷掉头看百里夫人,百里夫人莞尔一笑。

    “这孩子就这样,一忙起来,连饭都忘了吃,要不,也担不起百里庄这个担子来。”

    以前丈夫宠妾灭妻,把庶子捧得高高的,来打她们母子的脸,她这好姐姐明明就住在附近的广城,不说仗义执言帮她出头了,就是私下往来安慰几句都不曾,儿子现在当家了,她就想把女儿嫁过来,早干么去了?

    哼!以为她还跟小时候一样,任由她搓圆捏扁,想把女儿嫁过来,她儿子就一定得娶?想得美。

    本就没什么往来,仗着是长辈,就要她儿子放下正事,陪她们母女闲晃?真以为自己脸大,大家都得捧着她们娘儿几个?

    被妹妹这么一说,黄太太噎住,差点没气出好歹来。

    黄太太今儿带来的三个女孩,只有一个是嫡出,是嫡幼女,行四,嫡长女已经嫁人了,另两个是庶女,分别行二和三,其中黄三姑娘相貌最出众,如怒放的牡丹,黄二姑娘怯生生的,似路边的小白花,而黄四姑娘则如玫瑰,不是指她的容貌,而是说她的脾气,玫瑰有刺,她就是个小刺猬。

    听到百里夫人这么说,忍不住张嘴道,“那百里表哥也未免太没出息了吧?这丁点小事,就得忙成这般,连饭都不能好好吃,我娘是长辈,他要离席也不曾相辞,真是一点规矩礼貌都不懂。”

    黄太太一边觉得女儿帮自己出气真是了得,一边又怕妹妹不喜,女儿还没进门就先惹婆母不喜,这可不是件好事。

    百里夫人看这外甥女一眼后,理都不搭理她一句,径自对黄太太道,“还请姐姐见谅,我先休息去了。”说完也不管黄太太要拦她,起身往外走,身边的丫鬟护着她往外走,黄太太的丫鬟要来拦,一个被百里夫人的丫鬟用手肘顶住胸口,就那么一戳,疼得那丫鬟眼泪都掉下来了。

    另一边的丫鬟则被百里夫人另一侧的丫鬟提脚一踢,整个人就飞了出去,把地方摆的交椅撞成一团,百里夫人看着一室凌乱,脚步没停的往外走,边低声交代扶着她手的丫鬟,“交代厨房,给庄主备着夜宵,这个时候出去,回来肯定都饿了。”

    “是。”

    “对了,记得交代一声,厨房重地,别让闲杂人四处乱窜。”

    “是。”丫鬟应得麻利,屋里的黄太太母女则是心头一颤,不会是她们借用厨房的事被百里夫人知道了吧?

    黄太太想让女儿在外甥面前一展厨艺,不是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嘛!所以黄太太这个想法并没错,只不过,百里庄是什么地方,百里羡实母子能翻身,没早早就被百里沧母子害死,就是因为百里夫人把厨房牢牢的捏在手里。

    黄太太母女是客,哪家客人一来,就要往人家厨房钻,当人家里没人当家啦!厨房管事好说歹说,才把她们母女请出去,黄太太母女压根不知,她们前脚才踏出住的院子,后脚就已经有人把她们的作为通报上去了。

    她们母女才踏进厨房,百里夫人那里就已经知道,和丈夫的宠妾抗衡的经验告诉她,她这姐姐不安好心,便让人牢牢盯紧她们。

    黄太太母女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百里夫人压根不知,她们去借厨房,然后被厨房管事请出去的事。

    黄太太不是没想过,要跟妹妹告状,让她收拾那几个胆敢对自己不敬的贱人的,可后来又想到,万一她妹问她,为何要去借厨房,她要怎么回答呢?

    明明刚到时,才说她们累了要休息,转头就跑去借厨房,要让女儿一展厨艺,怎么说都有些不合理吧?

    黄太太不当家,所以她不晓得,厨房是管府里大小主子吃食的重要之地,哪容得外人轻易插手其中的。

    她上有婆母,下有妯娌,她又是庶子媳妇,哪轮得到她当家,所以她根本不晓得,百里夫人如今对百里庄内院的掌控,那就跟铁桶似的,别说现在了,就是百里老庄主那个宠妾在时,也没有让外人轻易进占厨房的理。

    看着一桌美食才用没几口,黄太太气得不行,黄四小姐想吃,可又气恼百里夫人临走时说的那话,要说她不是故意说给她们母女听的,打死她都不信,可人家又没当着她的面说,她要真跳出去质问百里夫人,那才没脸。

    黄二小姐和黄三小姐两个见嫡母和嫡妹动气,虽然没吃饱,也不敢再端坐着,纷纷放下碗筷站起来,两人像小媳妇似的,头也不敢抬的站在桌边,姐妹两个偷偷交换了个苦笑,她们才吃几口啊!好饿呀!怎么办?

    看着满桌美食,却不能吃,这真是最痛苦的折磨了!幸好在家时,她们已经训练有素,纵使再饿,也不会露出一点痕迹来。

    百里庄主可不晓得家里这桩官司,他正往凤公子他们所在的客栈来。

    还没靠近,就被玄衣拦住了。

    “百里庄主,公子让我带您进去。”

    这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有往来?百里庄主想到之前送去凤家庄的消息,不由嘴角微翘,跟着玄衣翻墙进入客栈。

    凤公子兄弟已经用完饭,回房休息了。

    看到百里庄主,凤公子先笑了,“恭喜恭喜。”

    “多谢。”百里羡实朝凤公子和凤庄主兄弟两恭敬一揖,他能顺利拔除百里沧,眼前这两位可是帮助不小。

    “你爹他……”

    “我爹向来疼百里沧,想来黄泉路上能结伴同行,应该也是喜事一桩。”

    呃,这样说,好吗?大晚上的,也不怕他爹半夜找他来。

    似是看出凤公子眼里的疑问,百里庄主笑,“我爹临终前,我把百里沧的身世告诉他,想来,我爹九泉之下见到他,肯定会很“高兴”。“

    呃,你确定你爹临死之前,得知他最宠爱的儿子,不是他的种,他会很高兴?头上绿油油啊!莫怪他会被活活气死了!

    “百里沧不是你爹亲生的?”凤庄主问。

    “不是,他姨娘是百里五房四叔的表妹,两人本就勾搭成奸,不过四婶娘家有权有势,曾经放话,四叔想纳什么人,多少美人儿作妾都行,独百里沧他姨娘不成,四叔不放手,她就休夫。”

    凤公子哇的一声,“你这婶娘威武。”

    “五房穷,全靠四婶的嫁妆养活一家老小,就连百里沧他姨娘家,也都靠四婶接济,才有好日子过。”

    只可惜接济了只白眼狼,这头拿人钱财享荣华富贵,那头就撬人家墙角,想抢人夫婿,百里沧他姨娘当年肯定不只是想入门作妾,只是他这四婶手里攒着了她什么把柄,没人知道。

    当年她肚子大了,想要进门作妻,可惜没能如愿,他四叔和她合谋,把她弄上他爹的床,有四叔做内应,百里沧的姨娘把他爹的喜好摸得清清楚楚,他娘跟他爹还在磕磕绊绊的磨合期,百里沧的姨娘已经把他爹捏在手心里了。

    面对一个不怎么知道自己喜好、心思的正妻,和一个不用开口就已经摸透他心思的妾,自然是小妾胜出。

    他爹万万想不到,小妾之所以知道他喜好,全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卖给她的。

    百里庄主没说的是,他那位好四叔可不止把他儿子栽给他爹,就连百里沧那个同胞妹妹,也是四叔的女儿。

    想到当初他们两个,为了掩饰百里沧姨娘进门时,已经怀了他,在她要生产时,故意算计他娘,诬赖他娘害人导致她动了胎气,所以早产生下百里沧。

    他娘被无端冤枉,气得真的动了胎气,他抢在百里沧之前出生,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想来他那好四叔和百里沧的姨娘肯定呕死了。

    这也就难怪,四叔看到他时,总是对他阴阳怪气的。

    想到他爹临终前,还想要他答应,会好好照应百里沧的姨娘,百里庄主就恶心,所以才会一气之下,把原先想隐瞒他爹的事全抖了出来。

    结果,他爹来不及反悔就咽气了,嗯,百里庄主这会儿才想起来,他似乎还没处理百里沧的姨娘啊!

    回头就把她送五房四叔家去,顺便跟四叔讨要一下,这些年百里沧他们娘两儿在他们家的花用,虽然说做人要大气,可这种摆明了要坑他家的货色,不反坑回去不解气啊!

    凤公子他们看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也不打扰他,径自商量起别的事情来,等百里庄主回过神来,才说起袁家庄的事。

    “如果,让袁家庄攀上点苍派,会不会让百里庄主为难?”

    “不会。”百里庄主应得很快,“袁家庄虽说是岩城几个门派的领头人,可这个位置其实并不牢靠,他四个儿子都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其他门派早就对袁庄主不服已久,只是袁庄主到底是他们几位当家之中,武力值最高的,袁家庄也比其他门派有钱,袁庄主又能说会道,他们想拉下他,可拉下他之后,换谁顶上去呢?”

    凤公子兄弟一听,就对袁家庄一派的没什么好感,尤其在知道,他们利用徐秀梅对凤庄主的痴迷算计她,好借此攀附上点苍派,对他们的印象更是跌到了谷底。

    凤庄主问,“他们打算怎么算计我?”他想了下,道,“该不会只是打着幌子,让徐大小姐以为我在岩城吧?”

    “应该就是如此。”百里庄主从怀里掏出张帖子来,是袁家庄邀宴的帖子。

    凤庄主接过来一看,不由失笑,袁家竟然打着要为他接风摆宴,可他这个正主却根本不知有此宴会。

    凤公子问,“要管吗?”

    “管他做啥?”凤庄主才懒得理会,袁家庄算计徐秀梅的事,反正那女人本就不安好心,自己心思被人看穿拿来算计她,这是她父母该反省,怎么把孩子教得那么蠢,与他何干?

    知道自家孩子蠢,就别放出来危害旁人了,偏还把人放出来害人,那么他们就该承担一切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