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绘斑斓人生 > 第十二章 诬陷
    中午放学之后,白颜并没有立刻去食堂吃饭,而是蹲在垃圾桶边上,用画铲不住地搅拌着手中的颜料。

    她想要证实一件事情。

    从她重生到这里已经过去四天的时间了,身上那些被殴打出来的淤青也淡了不少,但是眼睛的问题却让她有些担心。

    那天晚上从学校天台回到家中,白颜就被满眼充斥着的颜色弄得眩晕不已,那种感觉就像是不戴3d的眼睛观看3d电影一般的感觉,但是第二天醒来之后好了不少,她也没有在意,只以为是被打得狠了的缘故,过两天就会好的。

    事实的确如此,有过了一天,随着身上伤势的好转,那种眼花缭乱的颜色就消失不见了,但是就在她今天作范画的时候却又突然出现了。

    有那么一瞬间,白颜居然在乳白色白纸的边缘,看到了荧蓝色的线条,这让她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但是那抹荧蓝色却在转瞬间消失不见了。

    这难道是那次之后留下来的后遗症么?

    这种情况白颜难免有些担心,那种充斥着颜色的眩晕感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更何况她还是和颜色打交道的,如果真的有什么后遗症的话,白颜真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

    但是那次给元黎昕改画的时候,面对颜料盒中的数十种颜色,她的眼睛分明是没有什么异常的。

    想到这里,白颜就想要画一副色彩来证实一下,看看这种情况是不是会对绘画有什么影响。

    白颜在画室商店里买了一套水粉画笔和几盒常用的水粉颜料,如白色、淡黄、草绿等,手中的钱便所剩不多了,随手拿了一张用过的废纸粘在画板上,准备开始练习。

    水粉画一般都用较深的颜色来起形,如熟褐或是普兰,便于掩盖,也不容易反色,但是白颜手中只有四五种颜色,且都还是浅色系,但这也并不是不可以,对于高手来说,用什么颜色起形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拆开水粉颜料的包装塑膜,扔到垃圾桶,白颜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立马收回了沾取颜料的笔,握着画铲便往色彩区奔去。

    她怎么忘了呢,除了去买颜料之外,还有一个很好的办法的!

    色彩区的垃圾桶里,有很多用过的水粉盒,其中也不乏一些拿起来沉甸甸的盒子。

    画水粉的都有定期清理颜料盒的习惯,绘画的过程中,沾取颜色的时候难免会沾上一些其他的颜色,时间久了,一些纯色就显得不是那么干净,尤其是一些浅色系的颜色,更需要时常的清理保证颜色的纯净。

    在清理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用画铲将表层的脏颜色轻轻刮去,拿一个废旧的颜料盒将其装起来,清理干净之后拧紧瓶盖扔到垃圾桶里就行了,这样既方便,又卫生。

    白颜打得就是这些脏颜料的主意。

    在颜料的类别里,除了纯色之外,还有一种被称作高级灰的颜料,这种颜料是通过不同比例的配比,用纯色调制出来的,虽然比普通颜料贵一些,但是却非常好用。

    将这些被丢弃的脏颜料搅拌均匀的话,就是现成的高级灰颜料。

    就在白颜蹲在垃圾桶旁专心搅拌着颜料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声,带着浓浓的讽刺。

    “呦呵!这不是我们的白大助教么?蹲在这里干什么呢!”

    一身吊带露脐装的连歌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过来,鞋跟敲击地面出清脆的声响,身后跟着和她差不多装扮的严雪媛和王瑶君,站定在白颜的身边,画着浓妆的双眼向下一瞥,眼中便充满了浓浓的不屑。

    “这是蹲着捡破烂呢吧!”

    “看她这幅穷酸样,不是在捡破烂又是在干什么!”王瑶君嗤笑着附和到。

    这一声声的嘲讽,白颜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旧蹲在原地搅拌着手中的颜料。

    她生气吗?当然!

    任何一个人被她们这样指责,心中肯定是生气的,她也不例外,但是生气又能怎么样呢?

    她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只能听之任之,更何况她们说得也不算是错,她现在的行为的确是在捡东西。

    只是白颜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别人丢弃的颜料,她拿来废物利用有什么不对?为什么感到可耻?

    这几天下来,白颜也算是了解了连歌她们的作风,说的好听点儿是中二病,说得难听一点儿就是嚣张跋扈,越是和她们对着干,她们就越是蹬鼻子上脸的不依不饶,但如果不理不睬地冷处理的话,或许过段时间她们自己就会感觉没意思了。

    “我看不是吧!”严雪媛瞪着白颜,口吻恶毒:“画室里每天都在丢东西,谁知道是不是被她偷走了!”

    严雪媛心中记恨昨天下午白颜拿住把柄威胁她的话,害得她被连歌一顿骂,心中憋火的很,今天可算是让她逮到了一个好机会。

    “不是说要向老师告状吗?你去告啊,正好我们也把你在画室里偷东西的事情说一说,看你还能怎么狡辩!”

    “我没有偷东西!”

    “有谁看见了?”严雪媛冷笑:“整个画室现在只有我们四个,谁能给你证明你没有偷东西?“

    “就算老师再相信你,恐怕这个事情一传开,你的助教也做不成了吧?”

    这一番话惹得白颜恼怒至极,她自问没有什么得罪她们的地方,充其量也不过一支铅笔而已,为什么就这么的不依不饶?

    严雪媛说得没错,根本没有人能够给她证明她没有偷东西,这件事情一传开,就算是老师们相信她,她这个助教也做不下去了。

    她好不容易找到的挣钱的路子断了不说,满画室异样的眼光也能把她给活活地埋了!

    严雪媛看着白颜脸上难堪地怒意,得意地笑出了声儿来,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像白颜这样的人就活该被她们欺负,她竟然还想着威胁她们、想要反抗?真是不自量力!

    以为当上这个助教就万事大吉了?真是笑话!

    连歌见状也笑出了声儿来,这两天她被这个丫头气的够呛,今天终于找回了场子来,可真是解气!

    就在她们得意的时候,角落里却突然传出一个男声来。

    “我可以为她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