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常一怔,此时笑着说道:“好啊。”

    孟常随即就开始给上官汐柔讲解起来,但此时的上官汐柔却不肯靠近孟常,自己靠在茅屋的墙壁上听着孟常的讲解。

    此时的峰顶,叶珊与浦月浩抱着一名孩子出来,二人的身边站着发呆的凌雪、祁宏等人。孩子正是二人所生,乃百天之前降生,此时众人纷纷来道喜,就连一直古板的道斋也来了,可见道斋多在意二人。

    道斋此时出奇的带了一丝笑容,道:“好了,尔等皆安静一下,都各自坐好。”

    喧哗的山峰瞬间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坐在椅子上,众人之中有许多老者,与二人皆是同辈之人,老者们同样笑呵呵的看着二人。叶珊的道袍早已消失,清秀的脸庞带着成熟的韵味,怀中的女童正是二人的孩子,孩子都生出来了,二人如何能还穿道袍?浦月浩的头发也黑了许多,此时一直带着笑容看着众人,笑得眼睛都快眯了起来。

    浦月浩拱拱手,道:“呵呵,多谢众位师兄来此庆祝,我与珊儿早已成婚,本不想告诉各位师兄的,哪知道这小家伙突然出来了,呵呵呵呵…所以只好请各位前来了。”

    叶珊冷哼一声,道:“好像你很不愿意要她一样,不要你就离开,我们母女可不需要你。”

    浦月浩还挂着笑容,哪知道叶珊如此不给面子,立即剧烈的咳嗽起来。所有人都笑了出来,本以为叶珊会改变些,哪知道还是如此?就连一直沉默的上官泓元也摇头叹息起来,道斋那群老者同样如此,纷纷摇头叹息。祁宏也可怜起自己的师傅来了,五人皆带着同情的眼神看着浦月浩,如此一下,众人更是笑了出来。

    道斋摇头问道:“师弟,此子叫何名字?”

    浦月浩立即笑了出来,道:“欣语。浦欣语如何?”

    道斋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

    叶珊哼了一声,道:“不行,不能叫此名字。”

    浦月浩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当初我们不是商量好的么?”

    叶珊再次哼了一声,道:“当初我们只是商量的名字,但却没有说姓氏,要叫叶欣语才行。”

    “噗”的一声,上官泓元把自己口中的酒水喷洒了出来,许多人皆是同情的看着浦月浩,叶珊冰冷,又要强,此时还加上霸道,连孩子的姓氏都要随她,众人全部同情起浦月浩来,祁宏等人想笑,又悲哀,此时的表情格外的丰富。

    道斋训斥道:“师妹,不可胡闹,哪有孩子随娘姓的?”

    叶珊瞪着道斋,道:“孩子是在我肚子里出来的,有何不可?”叶珊随即瞪着浦月浩,道:“你说,到底随谁的姓?”

    浦月浩无奈的妥协下来,道:“师兄,随谁的姓氏不都是我的孩子?随珊儿好了。”

    道斋无奈的摇了摇头,众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奴婢盛行,哪有男子被女子欺负的如此凄惨?浦月浩绝对是第一人。

    叶珊的眼神缓和了下来,道:“当初我忘与你说了,男孩随你的姓氏,女孩随我的姓氏,若下次是男孩,随你的好了。”

    “噗”上官泓元再次喷出酒水,哪知道冰冷的叶珊会在众人的面前说此种事情?浦月浩立即笑了出来,随即二人抱着孩子到处行走,让众人观看一翻。道斋本想送叶欣语一柄仙器,但思来想去还是没有送,毕竟上官汐雪出生之时都没送,此时若送叶欣语,上官泓元如何能高兴?随即,除了“红羽峰”之外,道明把此次寻找到的九天仙器分给八峰,叶珊也知道刘启帮凌雪抢夺到“叹息琴”,也没有与众人争执什么。

    “梵音宗”与“合欢谷”众人回来之后,同样把蛮荒内的事情说了出来,众人也把此次夺到的仙器分给几人,家族修士早已返回到家中,每家家主此时都在全力的与九天仙器魂祭,许多人因魂祭不了,只是用普通的滴血认主,但毕竟是家族之中有了仙器,其地位也有了许多的不同。

    此时的茅屋之中,上官汐柔依旧听着孟常的讲解,蛮荒乃多姿多彩的,上官汐柔听的羡慕不已,但却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进入蛮荒。

    孟常此时带着笑容看着上官汐柔,道:“汐柔,蛮荒只能当成笑话来听,身临其境的时候可不是如此呢。”

    上官汐柔撇了撇嘴,道:“你不要总是小看我,师弟都能进入其中,我自然也能了。”上官汐柔停顿一下,道:“嘻嘻,师兄,下次你们进入的时候带着我好不好?或许我还能看见师弟呢。”

    孟常一怔,此时看着高兴的上官汐柔,失落的说道:“师妹,你喜欢师弟?”

    上官汐柔点了点头,道:“是啊,师弟很温柔的,我不知道你们如何看待他,但是他对我很好,很放纵我,很喜欢我。”上官汐柔失落的看了一眼地面,道:“若是我当初对他好些,或许我们连孩子都有了。”上官汐柔再次停顿一下,此时笑嘻嘻的是活到:“嘻嘻,不过也好,师姐对我也很好,我很喜欢师姐。”

    孟常叹息一声并没有说些什么。

    上官汐柔笑嘻嘻的看着孟常,道:“师兄,你要多给我讲讲蛮荒的事哦,这样吧,我们的龙首峰很大,你去我们那居住,这样我们在一起也可以方便一些啊。”

    孟常一怔,此时的脸上忽然间出现坚毅的神情,孟常点了点头,道:“可以,我回去之后与师傅说,日后我在龙首峰居住。”

    上官汐柔高兴的答应一声,随即就自己跑了出去,孟常看了一眼上官汐柔的背影自己整理一下衣服就走了出去。~

    “龙首峰”上,上官泓元等人参加完二人的庆典之后就返回山中,毕竟众人都是刚刚返回,所有人都是道谢之后就各自返回,只有那群整日修炼的老者无事,但依旧一起离开。此时的上官泓元的房间之中,一进入房间就是一个大厅,厅中的两旁摆放着桌椅,中心处摆放着两张椅子,此时上官泓元满脸的无奈坐在椅子上,两旁的桌子上都摆放着盆景,彭飞羽四家人也无奈的坐在其中。

    上官泓元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道:“你们的意思是,现在不想成亲,但却想在一起居住,是吧?”

    上官汐柔嗔道道:“爹,你听什么呢?我是说师兄来这给我讲解蛮荒的事情,还可以跟我一起修炼呢,什么成亲不成亲的啊?”

    上官泓元一怔,此时又歪着脑袋看着孟常,道:“你也如此想的?那你平时如何管理宗门的事情?”

    孟常依旧那么的潇洒,此时说道:“宗门之事白日处理即可,再说,姜师弟也能处理好。”

    上官泓元无奈的看向汐柔,道:“你可否知道,你们如此行事会招惹来许多的流言蜚语的。”

    上官汐柔娇嗔道:“爹,我说多少次啦,我只是让师兄给我讲解蛮荒的事情而已,他们乱说什么啊?”

    上官泓元叹息一声,道:“此地还有许多房间,你自找一间吧。”上官泓元随即看向孟常,道:“你可否想好了?”

    孟常平静的点了点头,道:“弟子想好了,弟子不会后悔。”

    上官泓元摆了摆手,道:“回去吧,去歇息吧。”

    上官汐柔瞬间笑了出来,随即拉着孟常就跑了出去。孟常如何不知道此事意味着什么?但孟常依旧不后悔,谁让自己喜欢汐柔呢,上官汐柔拉着孟常几跑回自己的房间之中,孟常再次给上官汐柔讲解起蛮荒的事情来。

    彭飞羽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师傅,此剑是弟子在蛮荒内寻找到的,师伯又将它赐给弟子。”彭飞羽停顿一下,看着汐雪说道:“师兄没有好的东西,此剑就送给你吧。”

    上官汐雪一怔,摇了摇头,道:“师兄,我不要。”

    上官泓元拍了拍汐雪的脑袋,道:“你师兄给你的,收好吧。”上官泓元随即站了起来,道:“丹桃,今日你与汐雪一起睡吧,老大你们也回去歇息吧,若有时间闭关一次,毕竟进入蛮荒内的感悟与在外不同。”

    清韵一怔,脸色稍红的说道:“师傅,他才回来…”

    上官泓元笑着看了清韵一眼,道:“自己挑选时间闭关,都歇息去吧。”

    上官泓元说完之后就返回房间之中,柳丹桃也带着汐雪去左边的客房之中,汐雪对着彭飞羽道了一声谢,就耷拉着脑袋与其母亲一起返回房间内。彭飞羽长时间没有看见清韵如何不想?房间之中蔓延着无限的春色,上官汐柔也津津有味的听着孟常的讲述,只有上官泓元一人在窗下看着外面出神,平静的模样让人难以猜测到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芷萱,一袭黄色裙子站在一处山脉之中,山脉之中依旧可以看见打斗的痕迹,整座山脉皆是碎石、断木,只有杂草依旧再倔强的生长着。白云悠悠,徐徐清风,芷萱看着整座山脉出神。七个月以来,芷萱连续不断的赶路,此时终于到达此地,一路寻找之下,其余地方皆无打斗痕迹,只有此地如此,芷萱知道刘启肯定是被困住了。

    芷萱勾人心魄的脸庞再次流眼泪,滴滴眼泪掉落在胸前的肌肤之上,芷萱拿起手中的簪子看了一眼,随即就往山脉之上飞遁。许多古树皆被蛟龙给毁坏,许多山壁皆被蛟龙撞的坑坑洼洼的,当芷萱看见一处山壁之时停顿下来,此面山壁已经崩塌了许多,洞口早已被许多巨石给掩埋。

    忽然间,芷萱掐起法诀来,头顶的“寒魄冰昙”再次飘荡在芷萱的面前,滴溜溜旋转的昙花往外倾洒着光晕,芷萱的法诀再次改变,眨眼的时间就有十朵昙花出现在芷萱的面前,蔚蓝的苍穹之下,朵朵昙花向山洞飞去。突然间,“轰隆”一声,一朵昙花变成一团灼热的火焰,随即朵朵昙花瞬间爆炸,爆炸声响彻山脉,芷萱却不曾挪动过一下。

    芷萱此时有些改变,不论是头发、身材、相貌都没有改变,但其气质却改变了许多。原本的芷萱一直是笑吟吟的,虽然身体之中偶尔散发出成熟女子的韵味,但依旧是那么的活泼、多变。此时的芷萱却不同,芷萱除了流淌的眼泪之外,其余皆是毫无表情,此时的芷萱犹如以前的妍瑶一般,整个人冷冰冰的。

    爆炸消失,那面石门再次暴露出来,凸起的石块芷萱也曾发现,芷萱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灰尘,自己神态优雅的走了过去。“喀嚓”一声,石门打开,芷萱清秀的脸庞依旧毫无表情,忽然间,芷萱的法诀一掐,一朵昙花飘落到石块之上,芷萱看也不看的就往里面走去。随着芷萱的进入,巨石再次关闭起来,但外面的机关却突然爆炸,机关彻底被芷萱毁坏,巨石再次从天而降,山洞彻底被堵死。

    山洞之中依旧那般,水铃儿与阮莹玉在一起修炼,韩千雪、方馨菲二女偶尔发呆,偶尔的去服侍刘启二人,只有空闲的时间才会修炼。山洞之中,妍瑶依旧那般宛如天仙,清秀的脸庞依旧带着致命的诱惑,长时间的闲置,妍瑶的身体也丰腴了许多,但依旧婀娜多姿。自从上次之后,刘启不敢再气妍瑶,此时依旧老实的按着妍瑶的腰间,其专注程度,刘启的额头上都流出汗水来。

    刘启边按边说道:“瑶儿,焚心梵音诀已经修炼到第三层了,你感觉到有何好处么?”

    妍瑶的眸子慢慢的睁开,清脆的嗓音轻声说道:“身体强横了许多,此法相金身好像专门是防御的一样。”

    刘启点了点头,道:“沈晨风的法相真身威力却大了许多,不论是防御还是攻击,其威力都不是法相金身可以比拟的。”

    妍瑶再次闭上眼睛,道:“他的孔雀真身如何凝聚的?天地之力?”

    刘启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好像是活的,有血有肉,他好像就是孔雀一样。”刘启停顿一下,道:“法相金身用天地之力防御,九幽谷的青龙等人却是用法力凝聚的,沈晨风却是一个活灵活现的孔雀,你说他们三部功法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妍瑶一怔,清秀的脸庞转回头来,看着刘启皱起眉头,道:“什么关系。”

    刘启再次叹息一声,道:“我问你呢,你又问回来了。”

    忽然间,二人一怔,妍瑶与刘启迅速的穿起外衣来,此时刘启有丝高兴、有丝愤怒。为何如此?二人皆感觉到有人前来,来此之人除了那部落之人还能有谁?有希望出去自然高兴,但无故的被困如此长时间,自然气愤。当二人出来之时,水铃儿、阮莹玉都已经出来,四人想视一笑,随即全部看向对面的通道之中。

    忽然间,一袭鹅黄色的裙子映入四人的眼中,女子的容貌勾人心魄,女子的身材性感无比,勾人心魄的容貌之上,此时毫无表情的流着眼泪,女子依旧慢慢的往前走着。头顶的昙花在此刻格外的耀眼,手中的簪子也发出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