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娘子是蛇妖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抢夺
    见对方似毫不在意自己的话,俞子青也不恼怒,轻笑了一声,没有再多言。

    一时间气氛再次沉默下来,俞子青干脆在一颗树下盘坐下来,静心修炼。

    自从到了北冥之后,俞子青一直在四处奔波,虽然经过各种交手,让他实力有所精进,但还没有静下心来稳固这些时日之所得。

    自从到了妖界,他很少有闭关的时刻,即便是有,时日也不长,更多时候,都是通过不断的战斗来不断提升,再配合自己所炼制的丹药,修炼速度迅速。

    其实这也同妖众本身的修炼之法有关。

    俞子青后来自己也琢磨过,他发现妖族的修炼,除了天生血脉及来自于月华之力的本源外,基本上就全靠战斗来提升,妖力中本就凝聚着狂暴的战斗之性。

    而每一次战斗,都会一场全身妖力的协同运作,有点类似“锻炼”的感觉。

    当然,若是能安稳修炼,那自是最好的,毕竟安全,可奈何俞子青总是被各种事情傍身,不得不动手。

    如今虽说是在大鹏国境内,但一时间也无事,恰好借助这个机会,好生凝神打坐一番,仔细思索一番今日斗法中的得失。

    另一边,玉寒也开始抱元守一,进入心神清明的状态。

    一晃便是数月。

    盘算了一下,距离木玄果成熟的日子也只在这两三天,俞子青便干脆将自己隐在果园中的一棵老树之下,静待着果实成熟。

    这几日,果园中的守卫小妖也逐渐增多起来,尤其是那棵木玄果的果树,早已被围了起来,俞子青只能远远看着,没有机会下手。

    俞子青悄悄回到换阵之中,心中忽然起了注意。

    虽然他不能变作小妖的模样将东西骗到手,但可以幻化做其他人的模样动手抢,这样一来,也不用暴露自己的身份。

    想了想,只见幻颜珠一阵华光,俞子青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身黑衣的神秘人,正是那日解救鹰郃之时,被俞子青斩杀的男子。

    俞子青又将那男子身上得来的木牌别在腰间,这样就更像那么回事了。

    不想玉寒此时从入定中醒来,抬眼便看到他,忽的眼神一缩,整个人爆发出一阵杀气来,当即就要动手。

    俞子青见状忙解释道:“别动手!是我是我!”

    玉寒听得他的声音,面带困惑,柳眉紧锁道:“你又搞什么鬼?”

    俞子青笑了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嫁祸于人……过会咱们动起手来,我就以现在的模样露面,到时候,就找不到我头上去了。”

    不只于此,若是能引得大鹏国和黑鸦殿的结下冤仇,那就再好不过了,俞子青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真是不错。

    玉寒自然不会去管他如何去想,只是道:“该动手了?”

    俞子青点了点头:“想必人马上就到,咱们可以动身了。”

    随后同玉寒二人潜入果园中,潜伏在那棵老树下。

    很快,有巡逻的小妖就路过他们二人身边,竟然一屁股坐了下来,口中在小声嘀咕着些什么。

    仔细听去,竟然是在发牢骚。

    “你小子不老实地巡视,怎么还坐下来了?”

    “哎呀二哥,你是不是傻,这里根本就没人看管,你还真傻乎乎的巡视?累不累?”坐在地上的妖族不仅不起身,反而向他招了招手,喊他一同坐了下来。

    那妖族环视了周围一眼,见并无异样,也一屁股坐下、

    “二哥,你说,眼看着这木玄果又要成熟,咱们兄弟何时能尝上一口?”

    另一个被称呼二哥的妖族斜瞥了他一眼道:“这木玄果多珍贵你不知道?还想吃这个,我看你是在想屁吃。”

    “这木玄果就这么好?”

    “那谁知道,不过依我看,吃了也长不了几斤肉。”那小妖不屑地道,只是满嘴的酸意。

    另一个小妖叹了口气:“那咱们一帮兄弟在这里累死累活照看,族中也不说给点辛苦的好处,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想要好处?你怎么不开口去找府主大人提?”

    那妖族忙道:“提?你觉得我是嫌命长了么?”

    “算你小子还有点头脑。”另一人哼了一声,又提醒道:“过会族中收取木玄果的弟子来了,你可千万不要多嘴知道么!”

    “你放心,我这不也只是跟你唠叨两句么。”

    玉寒耐着性子听着两人的话,很快看向俞子青,目光向他二人示意了一番,意思是询问俞子青是否要动手解决他二人。

    俞子青摇了摇头,传音提醒她不要轻举妄动。

    他们的目标是木玄果,如今尚未见到木玄果出现,若是冒然出手,并非明智之举。

    就在此时,随着一声号角声响起,那两名妖族忽然从树下爬起身来。

    “来了来了。”

    “他奶奶的,屁股都没坐热就来了!”那小妖骂骂咧咧地起身,看向远处的高空。

    俞子青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只见远处天空正有只大鸟向这边飞来。

    随着距离接近,又看到那鸟背上似乎站着两名年轻男子。

    不一会,大鹏鸟飞至近处,俯下身来,背上的两名年轻男子竟也不下来,只是站在鸟背之上冷冷地扫视了众人一眼。。

    很快周围所有的小妖都聚集起来,一个主事的妖族站在众妖前面,领着一众小妖急忙拜道在地:“拜见二位妖将大人!”

    年轻男子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扫了一圈,其中一人向主事的妖族问道:“玄果可都采下?”

    俞子青打量着这二人,向玉寒传音道:“看到没,这两个人的表情比你还拽,让人看了就想打他一顿。”

    玉寒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紧接着二人听那跪拜的妖族道:“回妖将大人话,两枚玄果,都已摘下。”

    说着招了招手,很快一个小妖将一个锦盒供了上去。

    俞子青看着那锦盒,心中感叹,原来这玄果在此妖身上,自己若是知道,应该早些动手的。

    现在只能打那两名年轻妖将的主意了。

    那妖将伸手一招,锦盒便被妖力托着,飘到他面前,打开盒子似乎检查了一番,也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便御着大鹏展翅离开。

    很快,下面跪拜的妖众中间便传来那两个小妖的咒骂声:“呸!什么东西!看那死人脸,都快拽上天了。”

    另一名妖族抬起脸来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淡淡地回道:“这是实话,可不真的上天了么……”

    俞子青也不敢耽搁,向玉寒道:“走,咱们追上去!”

    玉寒紧随他的身影,尾随在那大鹏鸟之后。

    一直行了数百里的距离,眼看离开妖府的地界,俞子青道:“此处看起来颇为荒凉,不如就在这里动手?”

    玉寒还未回答,二人只听一声爆喝,空中一道寒光闪过,一柄飞刀正向着那两名大鹏国的妖将斩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俞子青二人急忙停驻身形,躲了起来。

    二人对视了一眼,这才反应过来,俞子青讶然道:“看来打劫的不止自己一方。”

    很快,又有两人露出身形,一个是满脸大胡子的大汉,粗眉环眼,单是看面相就很是凶恶。

    身边的另一人则面容白净,看起来稍显年轻。

    “来者何人!敢在我大鹏国地界上撒野!简直找死!”年轻妖将大喝一声,出手将斩来的飞刀击退,面带怒色看向二人。

    只听那大汉大笑一声,声音粗犷,道:“我说两个小子,交出木玄果,大爷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说着再次欺身上前,毫不犹豫地一拳轰出。

    这大汉的修为虽不及玉寒,但比俞子青还要高上一些,一拳砸来,那妖将勉强接下,顿时脸色血红,显然招架有些勉强。

    另一个妖将见此状况,突然向天一指,很快一声鹏鸟的鸣叫声响彻云霄。

    “他是在通知族人!”祖灵悄悄地解释了一句。

    果然,见他这般动作,大汉对身边的男子道:“速战速决,否则援兵到了咱们可就难脱身了。”

    白净男子阴恻恻地盯着对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玉寒看向他,眼中带着询问之色。

    俞子青摇了摇头,示意二人暂时先不出手:“咱们先静观其变,若是能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岂不是省事?”

    玉寒沉默不语,耐心地同他藏在一棵枝繁叶茂的树上,冷眼观望着场上几人的争斗。

    那两名妖将实力不及对方,很快就落在下风,但也只是稍逊色一些,一时间还能坚持得住,并未露出败迹,以俞子青的眼光看来,短时间内大汉不可能将他二人拿下。

    他心念直转,若是再这么下去,只怕大鹏族的援军很快就到。

    看着半空中两伙人又斗了片刻,冲玉寒交代了一句:“不等了,动手吧!”

    随后二人身形爆出,目标明确。

    玉寒负责将那大汉二人挡住,俞子青则对身揣锦盒的大鹏国子弟出手。

    他二人一出现,便引得场上四人主意,那白净男子最先反应过来,尖声道:“不好!是来抢东西的!拦住他!”

    说话的同时,那大汉早已动手。

    不过玉寒到底是天妖巅峰的境界,素手一挥,一道飞花席卷成墙,挡在他们面前,大汉二人的身形顿时被阻。

    俞子青早已化为一道光影,几乎瞬间便闪至那妖将面前

    那妖将瞬间反应过来,掌劲吐出,让他未料到的是,对付竟然不躲不避,自己这一掌直接击中了袭来的那个身影。

    不过下一刻他就再次愣住,掌劲“穿透”对方,击了个寂寞。

    而俞子青早已一个闪身蹿到另一名妖将面前,这妖将不曾想俞子青竟然突然之间换了攻击对象,向自己出手,仓促之下不及应对,被俞子青结结实实地一拳打在胸口。

    而怀中的锦盒早已被俞子青趁机取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俞子青的目标是木玄果,所以完全不会留下来给对方出手的机会,东西一到手,便冲玉寒喊了一声,两人化为光影消失在原地。

    只留下惊怒的四人。

    “三弟!”

    另一边,那妖将看着被俞子青击成重伤的兄弟,悲痛地喊了一声,眼中满是怒火,可惜俞子青早已消失无影无踪,而在他们面前的,只剩下大汉与那白净男子。

    他怒视着二人:“你们两个狗贼,休要逃!”

    一声声鹏鸟的鸣叫声响起,是大鹏国的妖族子弟接到信号后,纷纷赶来。

    那大汉不仅没拿到木玄果,眼看着就要被来势汹汹的一众妖族围住,再也没有了此前的狂妄,心下大急。

    转身欲逃,却被那妖将使了手段拦住,仅片刻,妖众便赶至眼前。

    “怎么回事?”为首的中年男子脸色难堪地看向那年轻妖将,对方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那两人呢?”

    “已经逃了……”

    “跑了?”中年男子大怒,“可知道他二人身份?”

    妖将摇了摇头,只是大概形容了一下。

    只见他冷峻地喝了一声:“给我追!”

    顿时有数名弟子向着妖将所指方向追去。

    随后众人把目光投向被困在场地之中的大汉二人。

    “长老,这两个贼子怎么处置?”

    “杀!”

    …………

    另一边,俞子青回到幻阵中,唤醒还在入定中的梦翎,在丫头茫然的目光中,同玉寒一道离开了大鹏国。

    不用想也知道,身后必然会有大鹏国的妖族追来,虽然二人行动很是果断利索,但并不代表着无迹可寻,躲在大鹏国的地界,终究不算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