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想拯救截教的我太累了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区别对待
    姜子牙等人,原本是非常高兴的。

    毕竟三位道人来投,而且能穿越殷商的封锁线,这本身聚代表了一定的能力。

    不过在真正了解众人的身份后,心思却开始瞬间变得冷却下来,毕竟三个人之中也唯有土行孙对他们有所帮助,好歹也是阐教三代弟子嘛,想必也是有些能力的。

    但那个武夷山散修萧升、曹宝是什么鬼?

    你区区一个散修,有什么资格加入我西岐?

    我们无数阐教子弟都搞不定的事情,你们区区两个散修过来有什么用,简直就是在搞笑好吧?

    很显然。

    姜子牙等人身为的阐教弟子,根本就没有将这萧升、曹宝放在眼里。

    “原来是土行孙师弟来了,快请快请。”

    “之前在阐教之中,就经常听人提起过土行孙师弟,当真是百闻难得一见啊。”

    “我相信拥有土行孙师弟的土遁之术,我等想要联络外界,甚至出其不意的打败殷商,都会变得十分简单。”

    “……”

    姜子牙等人,对土行孙当真是不停的寒暄,一副大家都是自己人的模样。

    至于萧升、曹宝两位兄弟,众人却连搭理都懒得,显然在他们看来这区区两个散仙,摆明了就是想趁着封神量劫的机会,从而想来阐教这边混好处罢了。

    若是寻常之时,姜子牙被说不搭理,估计早就让人直接轰出去了。

    区区一个散修,有何资格和他们这圣人子弟相提并论?

    但,现在却不同。

    虽然姜子牙等人心中依旧十分不爽,但如今殷商势大,他们西岐太缺人手了,所以他们哪怕心中对萧升、曹宝两人在不爽,但却也不会将他们给轰出去。

    但,另一边。

    看着土行孙和姜子牙等人谈笑风生,萧升和曹宝心中当然十分不痛快。

    虽说他们只是普通散修,但他们自认还是有资格和阐教弟子站在同一高度的,毕竟他们有着一枚落宝金钱,这种法宝厉害无比,哪怕是大罗金仙、就算是准圣在和他们敌对时,都能瞬间打落他们的所有灵宝。

    若是普通散修,或许对于这种情况,肯定会选择息事宁人,毕竟人家好歹也是阐教弟子,他们面对这种遭遇太正常不过了。

    不过萧升、曹宝两兄弟却有点气不过。

    但两人至始至终也没有开口,毕竟虽说他们不怕这群阐教弟子,但人家好歹也是圣人宗门,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他们这些散修依旧不愿太过得罪,所以如今自然只能就这么尴尬的站在原地。

    时间慢慢流逝。

    等姜子牙等人和土行孙聊了许久后,姜子牙直接冲土行孙开口:“师弟若是没问题的话,我希望你能暂时做西岐的先锋大将,并承诺你只要立功的话,爵位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对此土行孙点了点头,当然也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他刚来就给一个大将职位,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而,另一边。

    姜子牙在和土行孙聊完后,才宛若刚看到了萧升、曹宝两兄弟,随后咳嗽了一声缓缓开口:“两位既然愿意加入我西岐,那么我姜子牙作为西岐军师,自然代表西伯侯表示欢迎。”

    “但西岐身为王师,因此你们刚刚加入,我也不能让他们直接居于高位,这样的话其他人也不会心服口服。”

    “所以你等二人暂领校尉一职,每人可负责三百兵丁,不过两人可以放心,凭借你们的能力想要获取战功非常容易,而我承诺只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你们能获取到功绩,那么你们校尉的暂领就可以取消掉了。”

    “来人啊,送两位校尉下去休息!”

    说完之后姜子牙也根本不给萧升、曹宝两人开口的机会,直接就开口喊人。

    紧接着他扭过头后,就再次看向了土行孙,并笑着说道:“土行孙兄弟,今晚我等可要不醉不归啊。”

    土行孙自然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看向萧升、曹宝两兄弟时的眼神,还充满了种种不屑。

    很显然。

    土行孙因为身材矮小的原因,所以他的心性也十分扭曲,如今看到萧升、曹宝越憋屈,他心中更自然越高兴。

    ……

    而,另一边。

    萧升和曹宝在被军士带到自己的营地帐篷,然后等四周无人之后,曹宝在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一巴掌将自己眼前的桌子拍碎,随即才对萧升开口:“我说哥哥,咱们这也太憋屈了吧?”

    “好歹我等也是修士,更是已经达到了天仙境,姜子牙让我们和一群凡人同朝为官,这对我们简直就是在羞辱!”

    “要知道别的仙神哪怕在殷商,好歹也是总兵、副官,最不济也是大将一流,我们若是真在这西岐做区区一个校尉,那传出去简直能让其他人笑掉大牙啊!”

    面对曹宝的开口,萧升一时间也并没有开口,依旧一脸阴沉。

    很显然。

    不止曹宝心中愤怒,就算他萧升也十分不爽。

    但他现在考虑的则是,人家毕竟是阐教之人,若是自己等人真的和对方闹一场,他们最终的结果想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哎!

    无奈叹息一声后,萧升无奈开口:“对方毕竟是阐教子弟,我们兄弟惹不起啊!”

    听到这句话,曹宝也不由叹息了一声。

    也正是想到这里,两人心中就憋屈的不行。

    沉默。

    死一般的寂静。

    此时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显然心中都在不停思考着。

    大概片刻之后,曹宝才忍不住开口:“哥哥,你说我们是否能直接去投奔殷商?”

    “既然西岐没有我等容身之地,那还不如直接反叛出去,若是殷商愿意接纳我们的话,也算是一件好事啊!”

    “毕竟殷商那边的截教,那也是圣人宗门,根本不虚阐教不是?”

    听到这句话,萧升沉默了下来。

    他心中当然知道截教肯定不怕阐教,但问题是阐教都这脾性,谁能保证截教那边会好?

    再者说他们已经选择了阐教,这个时候在去截教那边,人家会愿意接受他们吗?

    第一百四十章秦云的算计

    金鸡岭下,殷商大军营地。

    如今的秦云等人也高坐帅帐,只不过相较于西岐那边的愁眉苦脸,殷商这边则十分高兴。

    毕竟按照秦云的规划,进展一切顺利,西岐大军已经被他们围困,而且西岐的粮道已经被他们斩断,因此只要不出意外的话,西岐那边的覆灭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大帅果然厉害,这么一波下去,西岐死定了。”

    “要知道大王英明神武,殷商百姓安居乐业,但这群诸侯却直接起兵谋反,对付这种人就应该不择手段,直接弄死他们算了!”

    “谋反,就该杀!”

    “……”

    此时的殷商诸多兵将,在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后,对于秦云所叙说的兵法之道,显然已经全都从内心深处开始接受了。

    就像秦云说的那样,既然对方已经选择谋反,那么就是他们的敌人。

    对待敌人,何必讲什么道义?

    难不成敌人需要道义,殷商的子民就不需要了吗?

    为了跟敌人讲道义,从而让殷商子民死亡那么多,这算什么道理?

    像眼前这么做其实最好,没看到出兵这么长时间,西岐都差点被他们围杀死了,但最终自家兵将却没有死亡一人……

    尤其想到之前秦云说的那句兵家名言,所有人瞬间感同身受。

    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利益!

    这也是如今的殷商众将,对秦云这么恭敬的根本原因所在。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有的殷商将士对秦云自然也是感恩戴德不已。

    要知道在以往的出征之中,哪怕是最能征善战的闻仲,每次出征都要死不少的人,但换成如今的秦云之后却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这如何不让他们心中感慨?

    只不过对于眼前众人的吹捧,秦云却也只是稍微笑了小,随即也就懒得在这方面多说。

    毕竟他是仙人,封神谅解过后就会离开,并不会在殷商待多长时间,自然也不会太过关心这方面的问题,更不会去思考真正成为什么殷商重臣……

    所以,差不多就行了。

    秦云如今最重要的目标实际上只有一点,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赢得封神量劫的胜利。

    也正在这个时候,韩荣突然开口:“敢问大帅,末将有一事不明。”

    “讲!”秦云缓缓开口。

    韩荣也没有废话,直接疑惑开口:“之前杨戬防区进入金鸡岭三个修道之人,原本我们是有能力阻止这一点的,末将有点想不明白,大帅你为何要这么做呢?”

    听到这句话,秦云笑了起来。

    稍微思考片刻之后,他才缓缓开口:“既然这不是军事会议,所以本帅也就给诸位好好说道一下,什么叫兵法!”

    “今后诸位若是在遇到类似事情上,或许也能起到一个参考作用。”

    “被我放进西岐营地的三个修道者,分别是阐教三代弟子土行孙,以及两个武夷山散修萧升、曹宝!”

    “关于情报问题诸位无需担心,锦衣卫那边已经传来了十分详细的情报。”

    “土行孙此人擅长土遁之法,对我等威胁不大,随便一人就足以斩杀,所以此人并不重要,我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放武夷山这两个散修进去。”

    “或许诸位不太了解,实际上阐教之人眼高手低,就连我截教这等同为圣人宗门都看不起,更不要说区区一些散修罢了,因此本帅断定他们两兄弟进入西岐阵营后,绝对会遭遇无数阐教弟子的各种看不起和鄙夷。”

    “等过一段时间两人彻底愤恨西岐之后,本帅就会让潜伏在西岐的锦衣卫暗子秘密接触两人,只要能将这两人拉入我殷商阵营,接下来他们两个能在西岐大营中做的事就很多了。”

    “比如冲击我殷商大营时他的部队直接掉头冲杀西岐阵营,再不济也能直接炸营让西岐大军直接陷入混乱,还有给我殷商传递情报,或者在西岐大营中传递一些信息,比如粮道被斩断,他们接下来将没有粮食吃等等……”

    “只要这两个散修运用的好,西岐大军将会不战自溃!”

    嘶!

    伴随着秦云的开口,在场所有人均倒吸一口冷气。

    之前他们只是单纯的认为,将这三个道人放进西岐阵营后,会让敌人的实力强大很多,但却根本没有考虑到其它问题,更没有想到这么原本对敌人很好的事情,被秦云这么一操作,竟然会给对方带来这么大的一场灾难。

    简直,可怕!

    其实不说其他人,就算是如今的汜水关总兵韩荣,也被秦云这一手给玩的震惊不已。

    现在的他十分庆幸,秦云还好不是敌人,否则若是让他遇到秦云这么一个对手,那么或许他最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韩荣,受教了。”韩荣感慨一声,忍不住开口。

    对此秦云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说道:“如今诸事已定,不用多长时间,西岐大军将会彻底崩溃。”

    “这段时间内诸位做好准备,并绝对不可麻痹大意,若是让西岐之中强者离开金鸡岭的话,那么等阐教强者反应过来之后,这场大战肯定会横生许多变数。”

    “在等几天时间,一但彻底将萧升、曹宝两兄弟搞定,就是我等挥兵灭西岐之时!”

    伴随着秦云的开口,所有人轰然应诺。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所有人对秦云已经十分服气,因此对于秦云的帅令,众人自然不会阳奉阴违。

    等所有人离开之后,一身锦衣华服的飞鱼服、绣春刀的申公豹突然现身,看着眼前的秦云,眼神中不由流露出一抹恐怖。

    很显然。

    在申公豹这么漫长的生涯中,秦云绝对是给他恐惧最大的人,没有之一。

    并非秦云的修为,而是他的谋划算计。

    申公豹觉得若两人是对手的话,那么秦云估计能直接整死他,而他却也没有丝毫反击之力。

    这段时间的接触,他毫不怀疑这一点。

    因此面对如今的秦云,申公豹躬身开口:“师兄,咱们接下来,要率先弄死那杨任和土行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