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投资林风沈萌萌 > 第1017章 隔墙有耳!
    第1017章 隔墙有耳!   

    李彬在给合同添加新要求时,程志东已经将合同反复阅览了五遍。

    

    程志东突然冷不丁说了一句:“林总是不是信不过对方那位科技司司长?”

    

    林风听程志东的话心中一跳,自己的想法已经被他看透。

    

    “我害怕他会是第二个王耀东,我现在对公家的人除了老韩谁都不敢相信。”

    

    按照计划这个项目会让科技司接触到国内大量的同行企业,林风的详细道出自己的顾虑。

    

    这种程度的合同双方没办法互相制约,将国内最权威的民营检测机构搬出来也有可能会因为公家的压力而扭转事实。

    

    眼下龙振川已经给华风很大的压力,但他并没在上次会面中给出承诺。

    

    程志东想出一个办法,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似乎没法立刻解决问题。

    

    林风让他但说无妨,提前做好准备上了战场才不会吃亏。

    

    程志东依稀记得韩四海应该在信产部有认识的人,这个人好像是办公厅副厅长,能跟龙振川互相制衡。

    

    此人确实能确保龙振川一人不出问题,但手中的并没有足够实权,若是真发展到龙振川受贿,这位副厅长必然会被小人暗算。

    

    程志东未曾做过官,但身边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在不同方向上当官,散落在京城内的各种办事处中。

    

    王耀东之后韩四海的处境程志东也通过自己在京城的关系了解不少,但无可奈何自己那时无权无势没法找人替韩四海解围。

    

    根据程志东几个经常出入中北海的发小给出的说法,虽然绝大部分官员都是清廉执政,但其中还是有不少人在其中浑水摸鱼。

    

    这种贪赃枉法之徒家中几乎必有从商之人,赃款通过家中至亲名下的公司才能进行流通变现。

    

    对于普通官员而言,很多人都是低头做事一辈子,要么努力晋升要么保持现状。

    

    公家提供的福利以及津贴足够一大家子过一辈子,如果出现大幅开支或者特别显眼的奢侈品也必会被暗中调查。

    

    综合自己的见解,程志东将想法道出:“查一下龙司长的家底,或者通过他身边的同事了解他平时的作风便能知道此人是否真的可靠。”

    

    林风将程志东的想法记下,不过明天正好周日,根本没办法探明自己的疑问,只能到周一当天凭自己的感觉做决断。

    

    突然间林风想到韩四海周日和自己有约,似乎要带个人给自己认识,便将此事告诉程志东。

    

    有些时日没跟韩四海联系,程志东也不知道韩四海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想把希望放在老韩身上似乎不太现实,说不定只是他的一个牌友。

    

    二人都清楚老韩的处境,并不打算麻烦他出手。

    

    这次会议的结果只有两条,林风临场对龙振川分析,并将5家民营检测机构的补充内容进行详细说明,通过制约乙方的方式尽可能避免小人作祟。

    

    总结完电话会议的结果后,林风将电话挂断,正好赶上韩四海给自己发送了明日约见的酒楼地点和时间。

    

    回信确认后林风带着伍勇在酒店附近的饭店吃晚饭,此时已经晚上八点。

    

    二人刚进饭店后,伍勇注意到了奇怪的目光,正从饭店的落地大窗外的草丛中向内窥视。

    

    伍勇佯装上洗手间的功夫钻进没人的包厢,关紧房门后给酒店打电话。

    

    在黑暗的包厢中伍勇让酒店另外安排另一楼层的房间,准备在二人返回后让林风今晚转移到新房间。

    

    跟酒店订好房间后,伍勇又发了一条短信给林风。

    

    林风正在点菜,手机还调了静音,没有注意到新短信的提示。

    

    林风点完菜后伍勇刚好湿润着手回来,如同真去厕所了一样,但林风已经察觉到异样。

    

    伍勇跟自己在外出差时基本都只会洗手,从来不会洗到满脸是水之后入座,不仅如此他前额上的发梢上都带有水滴。

    

    林风掏出手机看到新短信点开,“林总控制一下表情别惊讶,饭店外隔墙有耳,晚上回去换新房间。”

    

    伍勇的短信简单明了,林风猜测可能是监视韩四海的那批人来查自己了。

    

    二人装作无事发生正常吃饭,买完单后走进饭店后面没有照明灯的停车场内。

    

    伍勇通过遥控车门开关找到位置后,先走到悍马面前。

    

    从并排停放的车子中间间隙中窜出两高两矮的年轻人,有些破烂的服饰加上杂乱蓬松的发型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帮游手好闲的混混。

    

    林风让伍勇租来的车在京城中不超过二十台,下午林风从外面回酒店时就已经被这群混混盯上。

    

    林风二人在酒店附近仅两公里的地方吃饭,一路上为了看清饭店招牌车速一直比较慢。

    

    盯梢的两人骑单车一路尾随悍马到这家饭店,立马联系了另外两名团伙,准备就此打劫。

    

    这家饭店的停车场边上刚好是一片老城区,里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老胡同,抢完直接跑进胡同没人能抓住他们。

    

    四人中的头领站出来要伍勇将钱包和车钥匙拿出来,不仅想把整个钱包拿走,还要把车子也搜一圈。

    

    另外两人绕道林风身后掏出家伙事,让他也乖乖交出钱包,并且警告不准大声喊叫,否则就直接动手。

    

    伍勇刚从灯光明亮的饭店中走进停车场,眼睛还有些没适应黑暗的环境。

    

    在六人僵持不下时,伍勇的视觉逐渐清晰,将四人的位置和体格看清。

    

    伍勇一个闪身把挨得最近的头领右手腕一把抓住,巨大的臂力直接将其手中的刀具甩在地上,另一只手张开虎口对其喉部用力一顶,直接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其余三人见到头领瞬间倒地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惹到了练家子,拔腿就跑,把倒在地上还晕厥着的头领抛弃。

    

    林风立马掏出手机报警,提交笔录后伍勇驱车带自己返回酒店,看样子惊魂未定。

    

    “被抓的这个小子看起来好像长期是长期吸东西的,刚刚我抓他手臂时他的桡骨好像被我捏断了。”

    伍勇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回到酒店后伍勇将预定的房间退掉,泡上一壶茶给林风定神用,看林风煞白的脸色逐渐回暖后才离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