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酒   

    这一天,乔唯一的答辩进行得很顺利,答辩完成之后还跟相熟的老师同学一起聚了个餐。

    

    关于爸爸去世的事情,乔唯一没有跟大学同学说过,因此席间大家聊起的话题,大部分还是关于工作和未来规划。

    

    “唯一,你呢?”

    有人问起她,“你回了淮市这么久,是不是在那边找到合适的工作了?”

    

    乔唯一只是摇了摇头,笑道:“还没有呢。”

    

    “怎么可能?”

    对方却明显不相信,“你成绩这么好,参加的社会活动也多,想找什么工作不是轻而易举啊,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签约?”

    

    “真的没有。”

    乔唯一说,“我现在才正要开始找呢,你们有合适的资源可以推荐给我啊。”

    

    “得了吧,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有人笑着说,“就算不工作,还有容隽等着养你呢,哪像我们啊……”   

    说起容隽,一群人的话题顿时又转向了情感方面,餐桌上有男朋友的人不少,乔唯一很快得以被放过。

    

    吃过饭,乔唯一跟两三个关系最要好的同学又继续找地方坐着聊了会儿天,到了下午四点多才散。

    

    她回到家,刚刚打开大门,就意外地闻见了满室温暖的香气。

    

    容隽真的这么早就回家开始准备晚饭了?

    

    “容隽。”

    乔唯一进门就喊了他一声,“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吗?”

    

    她正坐在玄关换鞋,却忽然就听到一把温和带笑的女声,说:“他还没回来呢。”

    

    乔唯一一怔,抬头就看见了在容隽家工作多年的成阿姨,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成阿姨,您怎么在这儿?”

    

    “还不是容隽叫我过来的吗?”

    成阿姨说,“昨天晚上就吩咐了我今天早点上来,帮他做好准备工作,等他回来学做菜。

    我倒是早早地来了,菜也择好了,汤也吊好了,就等他了。”

    

    乔唯一闻言又愣了一下。

    

    她原本以为容隽只是说说而已,昨天还想着厨房里的一堆东西不知道要放到什么时候丢掉,没想到今天就被派上用上了。

    

    “那他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乔唯一问。

    

    “没有。”

    成阿姨说,“我刚给他打电话了,手机也关机了。”

    

    “那他可能是在开会,被公事绊住了没那么早回来的。”

    乔唯一说,“那不如我来帮您吧?”

    

    成阿姨听了连连摆手,“你不知道他昨天吩咐我的时候那个认真的劲头啊,可不敢不等他,回头他要是犯了少爷脾气,那可不好哄的。”

    

    “没事。”

    乔唯一笑着回答道,“他挺好哄的。”

    

    成阿姨一听就笑了起来,“好哄?”

    

    乔唯一脸上微微一热,却还是点了点头,道:“嗯,好哄。”

    

    “那就没问题了。”

    成阿姨说,“有你在,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乔唯一于是换了身衣服,走进厨房,洗了手就开始学东西。

    

    成阿姨认真地讲,她认真地听,虽然她完全不会做菜,但有个老师傅在旁边,虽然是初学但也很容易上手,只是进度慢了些。

    

    两个人边学边聊,到了六点钟,也才出了两道菜。

    

    而刚刚做好这两道菜,容隽回来了。

    

    一见到厨房里的情形,容隽立刻挤了进来,拉开正站在炉火前的乔唯一,“干嘛呢干嘛呢?

    谁让你做这个的?

    不是说好了我做饭的吗?”

    

    “你迟迟不回来,我不做谁做啊?”

    乔唯一说,“难道要等到八九点才吃晚饭吗?”

    

    容隽顿时就转头看向了成阿姨,成阿姨耸了耸肩,道:“一个家里,你不做就是唯一做咯,要不就你们俩一起做!反正该怎么做我都已经教给唯一了,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我走了我走了,你们爱怎么办怎么办吧,不关我的事啊!”

    

    阿姨一边说着,一边就解下围裙,拿起自己的包就要走。

    

    乔唯一怎么留她都留不住,只能哭笑不得地送她离开,转头回到屋子里,就看见容隽正对着她刚才炒出来的两道菜研究。

    

    “这两个菜是你炒的?”

    容隽问。

    

    “难道骗你啊?”

    乔唯一说,“两个菜也够我们吃了,开饭吧?”

    

    容隽对着那两盘菜沉思了片刻,忽然朝她伸出了手。

    

    乔唯一一怔,“什么?”

    

    容隽指了指她手上的围裙,接过来之后,直接穿到了自己身上,说:“今天早上才拉过勾,总不能晚上就食言。

    你做了菜给我吃,那我也必须得让我媳妇儿吃上我做的菜。”

    

    “不要了吧?”

    乔唯一迟疑着开口,“一来吃不完浪费,二来我怕我们明天真的出不了门——”   

    话音未落,容隽已经一把将她扯进自己怀中,拿手堵住了她的唇。

    

    两个人笑着、闹着、摸索着、相互质疑着,一起吵吵闹闹地把剩下的食材做了出来,最终艰难完成了四菜一汤的“基本操作”。

    

    一室烟火气中,两个人共进了新居里第一顿正式的晚餐。

    

    这样的氛围实在是太过美好,只是少了一瓶红酒。

    

    容隽正不无遗憾地想着,却见乔唯一忽然起身又走进厨房,没一会儿,她就拎着已经倒上红酒的醒酒器和两只酒杯回到了餐桌旁边。

    

    容隽不由得一噎,“家里有红酒吗?”

    

    “有啊。”

    乔唯一说,“我在橱柜里放了一个小的红酒恒温器,放了几支红酒进去,万一有客人来也可以招呼啊。

    不过今天,我们可以先喝一点。”

    

    乔唯一倒上一杯酒,正准备倒第二杯的时候,动作却忽然一顿,随后抬眸看向他,道:“对了,我忘了你已经戒酒了,那……就我自己喝咯。”

    

    容隽只是撑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你想喝啊?”

    乔唯一问。

    

    容隽连连摇头,拿起筷子移开视线,“我吃饭。”

    

    乔唯一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一个人喝两杯,帮你喝一杯。”

    

    她一面说着,一面倒上第二杯酒,还端起两杯酒来,自顾自地碰了一下杯。

    

    容隽忍无可忍,一把放下筷子将她抓进自己怀中,“你是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

    

    乔唯一被他胳肢得酒都快洒了,才终于将其中一杯酒递给了他。

    

    容隽接过来,先是放到鼻端闻了闻,随后才又抬起头来看她,“老婆,我当初可是发了誓的。

    会不会我喝了这杯酒,你就一脚把我给蹬了?”

    

    “那你可以不喝。”

    乔唯一瞥他一眼,自顾自地喝上了自己手中的那杯酒。

    

    容隽紧盯着她的动作,在她移开酒杯的那一瞬,蓦地凑上前去,直接印上了她的唇。

    

    随后,便尝到了酒。

    

    待到分开,容隽直接就笑出了声,“这可不算我喝酒啊,我是无辜的。”

    

    乔唯一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仰头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随后再度凑到了他面前。

    

    容隽一愣,下一刻,便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