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福运大王 > 第三十五章 惧留孙
    夹龙山飞云洞,惧留孙自历九曲黄河阵一劫,谨遵师命,回山励精图进。这日,他突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脸色不由有些凝重。

    他起身缓缓走出洞府,遥望西边注视了好一会,谓然叹息一声,便驾云而去。

    用了差不多两个时辰,惧留孙来到了西岐城,径往相府而去。

    “师兄大驾光临,子牙有失远迎。”

    府中管事来报,有仙师来了,姜子牙亲自出府迎接。李靖和韦护才到几天,惧留孙便至,这岂不是预示自己大破韩荣的时机到了。

    想到这,姜子牙老脸泛起了红光。

    韩荣已经成了压在他心头的一座山,若能早一日把这座山毁掉,自然是一件值得大喜的事情。相信不止自己,西岐将举城欢庆。

    “子牙,进府再说。”

    惧留孙脸色有些不太好,刚才他路过岐山,只见空中的神鸟形态模糊不清,看上去如同一团光华,往日气势不存。他心中不由一惊,天数在西岐,成汤覆灭已经是不可逆转之势,西岐如日中天,气运为何会变成这样了。

    饶是他有数千年道行,也猜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最近也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姜子牙虽说吃了几场败仗,可对大局并无多大影响。

    姜子牙点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两人来到前厅,惧留孙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跟姜子牙说了,姜子牙大惊之色,他最近在琢磨怎么剿灭这路兵马,哪有功夫去关注岐山。封神台建造工作交给五精灵后,他几乎就没怎么去过。

    修行之人对气运之说十分看重,山川地貌,都有属于它们的气运,气运越足,代表这座山灵气充沛,万物蓬勃,也是修行之人理想的洞天福地。就跟人一样,若是鸿运当头,做什么事情都无比顺利。

    岐山山势低,周围没有溪流,又无奇险,根本不适合做修行之所,这也是这世上神仙多如过江之鲫,却无人占据此山的重要原因。

    可自从修建封神台后,岐山的气运一日三变,如今钟灵毓秀,是一处绝佳的修行圣地。可好好的岐山,灵气为何外泄了。

    “看来你也不知。”

    惧留孙一看姜子牙的神色便明白了。他不禁叹了口气,又道:“子牙,气运一事,等你解决了这路伐岐人马再说。贫道今日来,是一桩事要告诉你。”

    “师兄请说。”

    姜子牙有些好奇,惧留孙不远千里的赶来西岐,难道不是为了助自己打仗。

    惧留孙道:“说来此事,也是贫道的不是。子牙,你可知在邓九公麾下效命的土行孙是何来历。”

    姜子牙先是一怔,随即激动道:“莫非师兄知道他的根脚。”这个人上次在战场上袭击自己,提起他,姜子牙怒火中烧,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只是手中无克制那绳子的法宝。

    惧留孙淡淡道:“他是我的徒弟。”

    “什么!”

    姜子牙勃然色变,截教处处跟自己作对还能理解,毕竟大家的立场不同,这惧留孙与自己是师兄弟,他居然叫徒弟来害自己,这简直难以置信。

    不行,既然惧留孙对自己有了歹意,他该不会专程来对自己下手的吧。念头一起,姜子牙吓出一身冷汗,身子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看着惧留孙。

    惧留孙解释道:“子牙不要误会,贫道绝无害你之心。”

    姜子牙哼了一声,不满道:“土行孙是你弟子,为何会身在敌营,助纣为虐。”

    若是其他弟子也学土行孙,这封神大任还如何完成,成汤还如何覆灭,姜子牙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去玉虚宫告惧留孙一状。

    “原来子牙不知,那孽畜趁我不在,不知被何人唆使,偷了一葫芦金丹和法宝捆仙绳,下山与你为敌了。”

    说起这事,惧留孙面上一红,其实,他早发现土行孙下山了,一直当作不知情。毕竟土行孙的命数,早有注定,即便惧留孙是他师父,也不能过多干预。

    姜子牙道:“原来如此,师兄此来,可是为了擒拿这土行孙。”土行孙既然是惧留孙的弟子,那么对付他,自然由惧留孙出手。

    惧留孙点头道:“不错,我正是为这孽畜而来。”

    当初自己下山破十绝阵,为土行孙算了命数,可之前在夹龙山,自己再算,发现他的命数发生了变化。惧留孙担心事情有变,所以才下山解决,

    姜子牙面有稍霁,说道:“那就麻烦师兄了。”

    ……

    在韩荣出面下,韩升和韩变随余化学起了道术,这可把兄弟俩高兴坏了,梦寐以求的事情变成真的。每天天刚破晓,两人就在余化帐外等候。

    对于两人如火般的热情,余化除了高兴,还有一丝无奈。毕竟这两人有这股学习的劲头是好事,可同时也影响到了自己的生活。

    看在韩荣的面上,余化不予计较。

    一连三天过去了,韩升由于吃了蟠桃,进步远远超过韩变,已经具备学习小法术的条件。这让韩变十分羡慕,修行更加勤奋,每天只睡两个时辰,其他时间都用在修行上面,他长期食用火枣,人又年轻,即便睡的少,却对他身体并无任何影响。

    相较韩荣,韩升和韩变有基础,多年操练万刃军,两人已触摸到修行的门槛,只是无人指点,一直不能跨门而入罢了。

    余化被韩变这种精神打败了,比原先多抽出两个时辰教兄弟俩本事。

    “兄长,你天天跟我一起修行,嫂子不怪你么。”

    一天的修行结束后,兄弟两人准备离开后营。后营,有一处天然的山谷,谷中清幽,很适合修炼,在余化的吩咐下,两人每天一早来这集合。

    韩升一本正经地道:“男儿志在建功立业,儿女情长,当然要放在后面了。”

    韩变显然不信,便道:“可我怎么听说,要不是父亲发话,你和大嫂不会这么快回营。”

    韩升瞪了他一眼,哼道:“胡说八道,你大哥我岂是那样的人。”

    韩变嘿嘿一笑,韩升恼羞成怒,作势要打他,韩变撒腿就跑,兄弟俩你追我赶的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