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今天晚上不回家 > 48:你和谁在一起,不关我的事(明天上架请多支持)
    夜晚,程满月趴在桌子上看着这些准备的精美礼物,除此之外,两人晚上又折回商场,程满月刷信用卡给妈妈买了个黄金手镯。

    妈妈的礼物是这里最便宜的,但是程满月知道,妈妈不会介意这些,她不管送什么妈妈都会感动,为了还人情和不给妈妈丢脸,她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版税,一入豪门深似海,没想到妈妈在她47岁的时候迎来了人生的大转折,程满月心里却打鼓,很替妈妈担心。

    她深知,在小镇生活长大的她们娘俩,生活平淡,都没有什么心眼儿和心机,为人处世从来都是为别人着想,看多了豪门尔虞我诈的小说和现实新闻,程满月又觉得自己因为和夜星河的前史有些幸运,至少他不会为难妈妈和她,也不会有为难继母或者上演豪门争夺财产的狗血大戏,顾念旧情,他也不会给他们娘俩脸色看。她也知道妈妈一定会把夜星河视为己出,夜伯伯对她也是百般疼爱,这样的重组家庭,已经十分难得和珍贵了。

    这段时间,不管是夜星河还是金俊佑,还有简琛,总让程满月觉得他们都不是从前她以为的那个人,现在她才明白,自己其实从来跟他们都不是一个圈子中的人,只不过误打误撞,自己进入了他们的圈子。

    即使她是一个写小说爱幻想的女孩,玛丽苏灰姑娘这种事她从未想过发生在自己身上,现在事已至此,她只能硬着头皮去拼荆斩棘,豪门岂是简单容易的?

    程满月看着这些从前不会出现在她的生活中的奢侈品,简琛的袖扣她很是喜欢,想到他有可能带上自己送的东西,她心中就一阵欢喜。

    看到夜星河送给她的黑珍珠时,让她心里一震。两百万……

    夜星河送给她的第一个礼物,是那个手机,而那时的自己,零用钱不多,没有给他买过什么,只在深冬里,自己偷偷在被窝里连续几天,给他织了一条深蓝色的围巾。

    现在想来,那个年代的小镇卖的手作毛线,也不是什么好毛线,质地坚硬扎脖子,可是那时的夜星河,在圣诞节那天收到这条围巾好开心,天天带着,想必现在的夜星河,带的都是羊绒围巾或者奢侈品品牌吧。

    在看看那条卡地亚的项链,程满月心中涌出阵阵难过。竟然要和他的现女友处好关系,以后说不定还可能住在同一屋檐下,程满月想想就心中一阵堵塞。

    她突然想到那个躺在盒子里多年的手机,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用了。

    她好奇得找出来,又插上可兼容的充电器,不一会,屏幕就亮了,HTC的开机声音让她仿佛时光倒退,又回到了那一年躺在被窝里打电话打到手机发烫自动关机又充电开机的时光。

    竟然还能用,程满月百感交集,脸上带着笑,好像在翻阅自己的青春一般,翻着这部当年学生们梦想的智能机。

    短信里全是她和夜星河从前发的短信,她不敢看,每一句,都让她无法与现在的夜星河联系起来。

    回忆里的人是不能见的,她见到了,果然,他已经不是他了。

    点开通讯录,看着当年高中同学们的电话号码,每一个名字都那么遥远又熟悉,有些人的脸庞,他甚至回忆不起来了,有些人却历历在目,比如永远乐天派的宋力,比如总是活泼聒噪的钟丽丽……

    钟丽丽……她和夜星河在一起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瞒着班里所有人的,程满月怕钟丽丽难过,但是她确实爱上了夜星河,便要求夜星河一定要保密。

    两人经常在桌子底下牵手,甚至大课间做操期间都保持正常的同学距离,但是只要一个眼神交汇,都会让两人低头一笑,她的目光总是追逐着夜星河,不管他走到哪,在人群中总是能那么耀眼得一眼认出。。

    翻到Y字人名排列,夜星河的名字出现了,那个号码,是夜星河和她此部手机的情侣号……

    这是曾经程满月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如今,她都已经忘了,当再念到那串数字,程满月心痛得整个心都要揪起来了。

    她泪眼朦胧,手一抖,竟然摁了拨出键。

    本以为她的号码早就停机了,他记得夜星河这个号早就是空号了,没想到,手机里竟然响起了嘟……嘟……的拨通声。

    程满月惊了,不可思议得看着自己的手机和拨出的这个号码,本应该两个都是空号的号码,此时却全都是畅通的状态?怎么可能?她欠费了这么久,早就该自动销号了,难道……

    灵异事件???

    程满月瞬间头皮发麻。

    就在他一阵慌乱之际,对方竟然接通了。

    程满月怔怔得看着手机。

    “喂……”电话里,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响起。

    程满月倒抽一口冷气,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这个声音,贯穿了她17岁的青春。

    但是程满月还是不敢相信,有一万种可能她听错了,她慌乱得解释道:“对不起,请问您是……是这样,这个号码曾经是我一个同学的……我……”

    “程满月……”对方深呼吸了一口,有些不易察觉得颤抖。

    程满月呆立在原地,浑身冰凉,毫毛竖起。

    两人静止,电话里只传来浓重的深呼吸声。

    过了半晌,对方又低沉得呼唤了一声:“程满月……”声音既悲伤又颤抖……

    程满月的眼泪夺眶而出,大脑翁得一声,她很想对着这部手机里的声音问一句,你是十七岁的夜星河吗?

    可是她的喉咙哽咽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她好希望,这八年是她的一场梦,当她醒来,自己还躺在清水老家的小床上,枕边放着手机,一醒来就能接到夜星河的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她一定会哭着告诉他,夜星河你知道吗,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到你消失了,八年后,我妈和你爸结婚了,我成了你妹妹,你也要跟别的女生结婚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一下子把程满月拉回现实,她回过神来,像是突然惊醒般,瞬间明白这世界没有平行时空,没有时光倒流,她现在才是处在最真实的现实中……

    门铃……能摁她家门铃的还有谁……

    她拿起手机,奔向门口,那一瞬间,她完全预感了是谁在摁门铃,而他,竟然敢来摁门铃……

    程满月哗得一声拉开门,看到夜星河拿着同款老式手机站在门口,眼圈通红得看着她。

    程满月心中一震,四目相对,恍惚间,程满月仿佛看到了17岁的自己坐在床头,睡眼惺忪得打电话对夜星河说:【我见到了25岁的你……】

    那时的夜星河一定会宠溺得笑着说:【你做的这是什么荒诞的梦啊……】

    夜星河放下手机,看着她,满眼悲伤,喉结涌动了一下,说:“你终于打来了……”

    终于?什么意思?明明消失后手机空号的是你啊……明明我给你打过无数个电话落空后,这个号码便被她遗弃了啊,为什么两个号码都是通的?

    就在程满月一肚子疑问想要全盘托出之时,客卫洗手间里传出一句男声大喊:“主人!我的洗发水用完了!”

    ………………

    程满月石化在原地,夜星河的眼神猛得沉了下来,原本红着的眼睛从深情悲伤瞬间失去光芒,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那目光,冷得骇人。

    她的身体微微抖了起来,刚想说什么,夜星河转身便走回对门的房间。

    程满月一个健步追了上去,解释道:“不是的,那其实是……”

    夜星河回头,冷冷得说道:“你和谁在一起,不关我的事……”他的语气冷得彻骨,黑眸极暗,眉心紧紧皱着,仿佛在进行着剧烈的挣扎,又仿佛,什么都没有。

    听到夜星河这样说,原本温暖的回忆涌上心头的程满月像瞬间被泼了凉水,她甚至有些自嘲自己因为一个尘封的电话号码而混淆了现实。

    自己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他都要结婚了,她有什么立场解释,犯不着!

    她语气很淡,淡得听不出感情,“哦,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告诉夜伯伯……”

    夜星河掀了掀薄唇,声音冷得如同极致的寒冬,“我没那么八卦,房子既然给你住,你带谁回来都是你的自由。”

    “嗯。好。”

    砰的一声,夜星河在她面前关上门。

    程满月怔怔得站在原地,这才真的是,梦醒了……

    17岁的自己,应该会在电话里哭闹:【夜星河你竟然对我摔门。】

    那时的他一定会说:【怎么可能呢!下楼,我去排队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椰蓉包。】

    其实,17岁的时光,才是一场梦吧……

    她转身回到房中,客卫的洗手间里,金俊佑还在喊着让程满月帮他拿洗发水。

    程满月失了魂般,从自己房间的洗手间拿了洗发水递给金俊佑,金俊佑从门缝里伸出来的手带着水珠和热气,还忍不住笑嘻嘻得调侃她:“程满月,要不要一起洗?一起洗暖和又省水!”

    程满月站在洗手间门口,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流水声,默默地说:“金俊佑,刚才,夜星河来了。”

    水声停掉,金俊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语气充满警惕:“他发现了?”

    “嗯。”

    “说什么了吗?”

    “他不知道是你,他说我带谁回来都是我的自由,他应该以为我带男人回家了吧……”程满月低着头,有些自嘲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哦,那不是很开明吗?他有未婚妻,你有小狼狗,大家都成年人了,这不是很正常嘛!”

    过了许久,金俊佑都没再听到程满月说什么。他在腰间围上一条毛巾,一打开洗手间的门,看到程满月好像一尊雕像一般低着头呆立在门口,那落寞委屈的表情,看得他心里一揪。

    但是,他还是掩饰住了自己的心痛,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程满月,他的肩膀和胸膛还滴着水珠,头发湿着,浑身散发着男生沐浴露的香气和荷尔蒙的气息。

    “都过去了,程满月……”他更加用力得抱紧了她,温柔道:“现在在你身边的是我……你不能永远站在过去里不出来。”

    宽阔又结实的肩膀抵在程满月的脸颊前,男生肌肤的触感很是奇妙,金俊佑抱住她是,程满月觉得心里那种空落落的感觉,被吹散了。

    但是……这只围了一条毛巾是怎么回事……

    “你、给、我、把、衣、服、穿、好!!!”程满月河东狮吼,金俊佑又被踹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