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了不起的神豪 > 第98章 死丫头,欠抽!
    “好吧,你坐会,我去拿。”

    说完,南宫成转身穿过长廊朝后院走去。

    不是说好了很神秘的遗物吗?不去什么密室或者书房之类的?就这样说一句拿出来就OK了?金叹越来越觉得这糟老头子在忽悠自己。

    南宫成一走,南宫雪又恢复那副不屑的表情看着金叹,眼神中透着鄙视。

    “看什么看,一边待着去。”

    对于这位南宫雪,金叹已经全当做空气自动屏蔽掉了,懒得去看,免得看了心里发堵,待会拿到东西就走,一刻也不想看待。

    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望着不远处鸟笼里面的八哥,等着南宫成回来。

    “喂,金叹,你什么意思?”南宫雪实在是看不下去金叹那副反客为主的臭表情,走到他面前挡住视野,很不满的一拍桌子,居高临下的盯着金叹。

    “什么什么意思,对你没意思。”金叹把脸转向另一边,去看水池里面的鱼。实在是搞不懂堂堂赫赫有名的南宫家的千金大小姐打扮的如此庸俗,一股风尘味+杀马特。

    “呵~你行!”南宫雪一脸讽刺的竖起大拇指:“姓金的,别以为自己很厉害,在帝都最近这段时间靠着秦家在背后撑腰就了不起啊,我告诉你最好老实点,收起你那副高高在上的臭表情,要不然我收拾你。”南宫雪话语中透着一股子古惑仔的气势。

    这话金叹就不爱听了,什么我仗着秦家?

    转过身,站了起来,看着面前非主流打扮的南宫雪,金叹讽刺的笑了一声:“杀马特你胡说什么,我爱怎么管是你什么事,要不是你爷爷三番五次打电话给我,我还不愿意来,怎么,我就是这幅表情怎么了。”金叹指着南宫雪,恶狠狠的说:“还有就是,既然不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别胡说八道造谣,要不然我抽你。”

    “杀马特?你才是杀马特,你全家都是杀马特。金叹我告诉你,我很讨厌你这个人。”

    金叹:[抓狂]

    “哎哟我去!我要走了,我不想待了,遇到个疯子,东西我也不要了!”金叹做出抓狂的样子,认都不认识,就第一次见面就结仇了,让金叹很无奈:“南宫雪,我和你有仇吗?只听说过无缘无故的爱,没听说过无缘无故的恨。”说出最后这句话,金叹有点想抽自己两巴掌,妈的又在撩妹了。

    南宫雪冷冷的抽笑一声:“你这种人别说爱,我讨厌都来不及,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和秦非王思明两人无疑,鉴定完毕。”南宫雪停顿了两秒,又说:“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因为王泰是我弟弟,这理由够了吧。”

    王泰?金叹这才想起开兰博基尼毒药那个小胖墩王泰。

    金叹想了想问:“你弟弟?什么弟弟?你姓南宫,他姓王,噢~姐弟恋,嗯......我知道了,放心以后我让秦非他们让着小胖子。”

    “哎哟我去,秦非你故意的吧。”南宫雪说着就四处找什么趁手的工具打金叹,这时发现那边有把大剪刀。瞬间,南宫雪就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要干嘛?南宫雪别太过分啊!我会还手的。”

    “还手?呵呵~果然是个渣男,还想打女人。”

    金叹:[吐血]

    “你们圈子怎么玩,我不管,可是别把我弟弟带坏了,虽然不是亲弟弟,但是我南宫雪很喜欢他,小时候也一起玩儿。上次的毒药失控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一定是你和秦非还有王思明故意搞的鬼。”

    “不是!这.....”金叹觉得这“杀马特”简直不可理喻:“你了解清楚了吗?是我救了你“情弟弟”的命,你这人不感谢我,还恨上我了,靠!早知道我才难得去搭上危险去救他。”

    “你!假仁假义,和秦非他们一种货色。”

    这话金叹就更不乐意了,什么叫“和秦非他们一种货色?”

    “疯狗似的乱咬人。”

    金叹低声嘟囔了一句,声音不大,还是被南宫雪听见了。

    “王八蛋你骂谁疯狗?”南宫雪挽起袖子,一挺胸,一副要干架的架势。

    金叹也不怕她,但是就怕着“杀马特”缠着自己喋喋不休,耳朵都念起茧,于是说道:“好好好,我说错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行吗?南宫雪小姐。”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金叹彻底抓紧了。

    “我去~疯子吧你,能不能别嚷嚷了。让我清净一会,要不你就忍两分钟,等你爷爷出来把东西交给我,我立马就走人,然后你想怎么骂都行,OK?”

    “姓金的,你敢骂我?我给你拼了。”南宫雪实在是忍受不了金叹对自己人格的侮辱和人身的攻击。

    豁出去了,冲了上来就对金叹拳打脚踢。

    这可把金叹气的哭笑不得,这南宫家咋就出了这样的极品。

    “够了,住手。”金叹在忍。

    “没完了是吧?”金叹还在忍。

    “我要发火了。”金叹再次忍。

    “我要抽你了。”金叹忍无可忍了。

    抓起南宫雪的手臂,瞬间楞了楞,这女人的体温真的还怪异,比平常人真的要低。

    “你要还手?你要打女人?打呀!你打啊!”南宫雪一副真的很欠抽的样子。

    “死丫头,欠抽!”金叹也不迟疑,挥手就朝她身上打去,当然金叹也只是吓唬吓唬她。

    不曾想,这死丫头吓的大叫一声,然后跳了起来。

    “啪!“

    瞬间空气就凝固了。

    金叹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南宫雪的超短裤丰臀上。

    而且还听到一声清脆的“啪!”的声音。

    “我说我不是故意你,你信吗?”金叹瞬间窘迫了。手僵硬在那儿,面色开始难看起来,露出一丝尴尬窘迫的笑来掩饰。

    “王.....八.....蛋!”南宫雪脸一下就红了,然后一股莫名的杀气就起来了。

    再高冷,再自以为是的金叹此时也瞬间焉了。

    “那个啥.....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金叹你去死。”

    说完,脱下高跟鞋就朝金叹扔去。

    金叹觉得这南宫雪太奇葩了,哪里有大户人家的女孩子的修养,简直就是个没素质的野蛮人。

    “告辞!”金叹二话不说就朝门口快步跑去。

    “渣男,你给我站住。”

    小跑到门口就看到从右边长廊处抱着一个鞋盒大小的黑不箱子过来。

    “雪儿不许胡闹。”

    “爷爷....你不知道,刚才金叹....金叹他.....”南宫雪羞得说不出口,只能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恨着金叹。

    金叹赶忙迎了上去:“老爷子这就是秦世亭的大宝贝?”

    南宫成迟疑了一下,金叹也迟疑了一下,好像这话有点问题,随即金叹尴尬的笑了一下:“呸~我嘴贱,我的意思是这是秦世亭将军的神秘遗物?”

    “不错,就是这个,放到桌上去看看吧。”

    金叹点点头,把抱起木箱子放到桌上,这木箱子不是很重,摇了摇好像有东西在晃荡。

    南宫雪也没见过这盒子,好奇的看了看。

    南宫成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

    里面却又是一个小木盒子。

    “这才是秦世亭将军的遗物,我怕放坏,所以用木盒子装起来。”

    小盒子四四方方的不是很大,散发出这一股紫檀的香味,外表没有什么特色。

    金叹小心翼翼的拿起来,翻转着看了看,又摇了摇:“这里面是什么东西,老爷子钥匙呢?打开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