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猎奇咖啡馆 > 第四章 黑猫
    “嘻嘻嘻,我看你像个大冬瓜!”

    这句话一说出来,老头儿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

    江然转头看向父亲,问道:“老汉儿,你咋个不赶车了?”

    这时候,拉车的老牛微微颤抖,竟然弯下膝盖,跪倒在地。

    凉风吹拂而过,江然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老头缓缓站起身,脸上的皮肤如同被滚烫的热油泼过一般,一片片鼓起巨大的水泡,紧接着又干瘪下去,开始脱落。

    老头儿的脸,露出里面铁绿色色皮肤,一块块凸起或凹陷,那,那赫然就是一张癞蛤蟆的脸。

    老头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渐渐变化的身体,突然,双眼血红。

    他指着江然大骂道:“老夫勤修苦练上千年,做下一千三百件善事,却栽在你小子手上。”

    “老天啊!”

    老头儿眼泪滴滴滚落下来,红着眼睛大骂道:“贼老天!你欺我!”

    江然吓得一激灵,怀里的塑料袋,滚到地上。

    热乎乎,白胖胖的肉包子,骨碌碌的滚了出来,沾上了地上的泥水。

    他吓得目瞪口呆,心里还是心疼那两个包子,却紧紧蜷缩在父亲怀里,一边带着哭腔,一边道:“老汉儿,老汉儿,咱们快走吧。”

    江父哆哆嗦嗦的,牙齿不停的战栗着,伸手,摸到一旁的鞭子,用尽量安抚的语气道:“莫怕,莫怕。”

    老头缓缓低头,看向江然,咧着大嘴,用阴阳怪气的语气道:“你毁我千年道行,我要你偿命!!!”

    说着,他抬手便去抓江然。

    江父见状,一把将江然护在身后,颤抖着手,跪在地上,一边不住的磕头,一边道:“瓜娃儿不晓事,大仙大人有大量,饶了孩子一命吧。”

    老头儿红着眼睛,一头银发凌乱不堪,一脚踢在他心窝,骂道:“滚一边去!”紧接着,朝江然过去。

    江父被踹倒在地,却顾不上疼,爬起来紧紧抱住老头儿的脚脖子,哀求道:“大仙饶了孩子吧,求你放了我们吧,等回去,我给你打板板供起来,早晚一炷香,实在不行,你有什么怨气都冲我来。”

    老头儿被江父抱住脚,动弹不得,怒气更盛。

    他一把抓起江父,江父悬在半空中,双脚不停的挣扎着,目光却看向呆愣在一旁的江然,拼命喊道:“快跑!!!”

    江然已经被吓得抖如糠筛,双腿一边颤抖一边尿了裤子。

    可见江父被勒得满脸涨红的模样,他突然就忘了害怕,捡起掉在上的鞭子,跑到老头儿身边,又踢又打的,撒泼般哭着喊道:“你放了我老汉儿!”

    “放了我老汉儿!”

    老头儿凶相毕露,迷瞪着眼睛,任由江然厮打,嘴角突然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突然,他抬起右手,猛的一用力,只听“嚯”一声闷响。

    江父的胸口,被老头活生生掏了个大洞。

    霎时间。

    鲜血洒落,喷溅了江然一脸。

    “砰”的一声,江父的尸体,如同破木偶一样,被老头儿丢在了地上。

    “老汉儿!”

    江然一声哀嚎,扑在父亲身上,不住的摇晃着他的身体。

    江父双目满是不舍,眼珠子转向老头儿,嘴唇动了动,像是在替江然讨饶。

    “老汉儿!老汉儿!你别死,别死。”

    江父想要抬起手,再摸摸孩子的小脸,那双布满老茧的手,却只能微微动动,抬不起来。

    十五的月亮,真的很圆啊......

    江父就这样,瞪着一双眼睛,再也没有了呼吸。

    江然不相信,他那高大健壮的父亲,竟然会死?

    他爬着起身,双腿止不住的颤抖着,几乎要摔倒在地,捡起牛车边的包子,连滚带爬到了父亲身边。

    一面将包子凑到父亲嘴边,一面带着哭腔道:“老汉儿,儿不吃包子了,都给你,都给你,你醒醒啊!”

    江然的哭喊,在寂静的月圆之夜,显得那么无助。可江父却没有一丝反应,只是在他的摇晃之下,无声的晃动着。

    江然实在不明白,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老头儿,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妖怪?

    他实在不明白,老汉儿好心让他搭车,还给他包子吃,为啥他还要杀死老汉儿?

    他双眼紧盯着老头儿,浓浓的恨意,涌上了双眼。

    “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江然虽然矮小,但却用尽了浑身的力气,疯了一般的,又是踹又是打。

    他所有的动作,根本不能伤害他分毫,江然恨极了,双手抱住他的大腿,猛地一口,咬了上去。

    老头儿吃痛了,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江然疼的浑身颤抖,一骨碌爬了起来,双手握拳,又冲上前来。

    老头儿微微仰起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用及其平和的语气道:“今日我受你父子一饭之恩,一车之恩,但你毁了我千年道行,我也活不长了。为了这两恩,我给你个痛快,小娃儿,别怪我。”

    说着,老头猛然朝着江然伸出手去。

    那血粼粼的一只手,再也不是人手了。

    就在这时候。

    一只黑猫,伴随着“嗷呜”一声嘶叫声,从树丛里“嗖”的一声窜了出来。

    老头儿分明瞧见,那只黑猫投射在地上的影子,是一头虎!

    黑猫瞬间隐没在江然的身体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江然嘶吼般的狂叫着!

    “啊!!!”

    “啊!!!”

    “啊!!!”

    他一双眼睛全部变成黑色,黑黢黢的眼睛没有焦距,没有瞳孔。

    却散发着,暴戾、残忍的王者气息。

    他眨眼之间,便来到了老头儿面前,老头儿甚至能感受到他的鼻息。

    “你...”

    老头刚说出一个字来,便见江然咧开嘴,那嘴里长满了白森森的尖牙。

    “蝼蚁,死吧。”

    他分明依旧是小孩的模样,声音却嘶哑低沉,脸上的血管几乎要凸出皮肤,目光充满了残暴。

    紧接着,他如猛虎扑食一般,一把将老头按在地上,疯狂的撕咬着。

    老头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了,也根本不求饶,只是木然的看着天上的圆月,露出癫狂的笑容来。

    “哈哈哈哈哈!”

    他大笑出声,转目看向地上的影子,一头猛虎趴在自己身上撕咬着,肉和血喷溅得到处都是。

    “没想到。”

    “有生之年...”

    “竟能,见到您......”

    江然晕倒了三天三夜,高烧不止。

    县医院打了几针都没能退烧,医生只能下了“病危通知书”,让家人把他带回家去。

    江父被判定为意外事故身亡,尸体还停在院子里,李婶抱着江然,坐在屋里哭,絮絮叨叨的道:“江然,江然,回家了,回家了。”

    一旁的邻居们见状,也跟着抹眼泪,胖婶道:“这娃儿好乖哦,咋个命这么苦啊。”

    李婶眼睛通红,抽抽鼻子,道:“老辈常说有孩子吓掉了魂儿,就是这样,我叫了半天,咋也没个动静啊。”

    王叔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道:“要不,还是先给老江下葬了吧。”

    此时此刻,一个身穿黄色道服,头戴天师帽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