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猎奇咖啡馆 > 第三章 大冬瓜
    江然的意识,似乎回到了更远更远的过去,那段被深埋在心底的过去。

    是做梦吗?

    不是吧?

    摇摇晃晃的牛车上,他甚至能闻到牛粪的味道,和父亲身上,那股熟悉的老旱烟味儿。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

    乡间的羊肠小路,一辆牛车缓缓行来,路两边是茂密的树林。牛车破旧,车轱辘压过泥泞的路面,发出吱吱呀呀的长吟声。

    赶车的汉子,声音深沉透亮,唱着悠长朴素的民歌。

    高高山上呀

    一树槐呀喂

    手把拉杆啥

    望郎来呀喂

    娘问你望啥子呀喂

    哎我望槐花啥......

    歌儿声越过山川,越过河流,淌进车上娃娃的心里。

    牛车上,八岁的江然缓缓醒来,揉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向赶车人的背影。

    “幺儿,醒咯?睡得巴适不?”

    熟悉的川蜀口音,江然咧嘴一笑,抱紧了怀里的塑料袋包装,回道:“老汉儿,还要多久能到家?”

    江父爽朗的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不远咯,你先把肉包包吃了,垫垫肚子。”

    一股肉香,从塑料袋里飘散出来,钻进江然的鼻尖,直让人忍不住吞口水,小江然却固执的摇摇头,道:“三个肉包包,回家和老汉儿跟李嬢嬢,一人一个,一块吃嘛。”

    江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道:“我娃孝顺。”

    紧接着,回道:“等老汉儿以后挣了钱,要多少包子,都给你买。”

    江然舔舔嘴唇,咽了口唾沫,笑着点点头。

    这时候,江父发现不远处,有个老头儿站在路边。

    那老头儿个子很矮,身材却很肥胖,活像是矮冬瓜成精。

    江父见状,半转头,道:“幺儿坐稳咯。”

    江然“嗯”了一声,一面抱紧了怀里的包子,一面转头看向前面。

    牛车快步到了那老头跟前,江然不由得有些惊讶。

    只见,那老头身穿着笔挺的中山装,头发白的发出银光,梳得油光锃亮,脸长得黢黑,却像浮着一层白粉,更像是上了霜的老冬瓜了!

    他肥硕的双下巴,与脖子连成一片,连衣领的扣子也扣不上。

    他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拎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看样子就知道,那纸盒里定是装着点心的。

    在这样贫穷荒芜的地方,见到穿着如此体面讲究的人,实属罕见。

    何况,这人长相又这么怪异。

    阴冷的寒风飒沓而过,江父见老头的怪模样,也是一愣。

    随即笑着问道:“大爷,要不要捎你一段?”

    老头儿和善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江父利落的跳下牛车,一面上前搀扶老头儿,一面热情的道:“大中秋的,您老咋个在这儿啊?要不是遇上俺,可就抓瞎了。”

    老头点头应和着,被江父搀着上了牛车,这一屁股坐在江然身边,将牛车压得狠狠的颤了颤。

    江父也不在意,转身回到前面,鞭子“啪”的一甩,牛车徐徐前行。

    牛车晃晃悠悠的往前走,比走路也快不了多少。

    老头儿低头看江然,笑着指指他怀里的塑料袋,道:“那是个啥?怪香的。”

    前头的江父赶紧道:“幺儿,快把肉包给大爷垫垫肚子。”

    江然心里舍不得,却很听话,委屈巴巴的打开塑料袋,仔细挑了一个最小的包子,递给老头儿。

    老头儿倒是毫不在意,接过包子,痛快的三两口就吃下肚子。

    江然赶紧把塑料袋系上死扣,抬眼看向老头,眼里的意思,赫然就是:不给了。

    老头儿却是一笑,抬手把一直捏在手里的点心盒子,递给了江然。

    那么精美的盒子,那里面的点心得多高级啊?

    江然简直不可置信,诧异老头儿的大方,连忙道:“俺不要。”

    老头笑着道:“这个原本是打算拿回家去,和家人们一块吃的,可是今天赶不回去了,遇上你们父子俩,是咱们有缘分,拿着吧,总不能白坐你们的车,吃你们的口粮。”

    江然还是不敢接,连忙求救似的,看向父亲的背影。

    江父一面侧过脸来笑,一面道:“今儿个回不去,那就明儿到家再吃,您可快收起来吧,小娃儿吃了,以后该嘴馋了。”

    听了这话,老头儿不由得叹了口气,摇摇头,道:“那好吧。”说着,他把盒子放在身侧,咧嘴一笑。

    他似乎心里有事,眉头微微皱着,笑着道:“小娃儿,我给你讲故事吧?”

    江然点点头,抱紧了包子,饶有兴致的道:“俺不听老和尚小和尚的故事。”

    老头儿哈哈大笑,道:“我给你说个,妖精修炼成仙的故事吧。”

    小孩子多喜欢听山精鬼怪的故事,一听修炼成仙,更有兴趣了,眼睛里闪着光,连连点头。

    老头儿沉了一口气,缓缓的道:“《太上感应篇》有言: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

    妖物修炼千年,便可得化形之术,变化成人形,再行一千三百件善事,等待机缘,就能够修炼成天仙。你说,修炼成仙,难不难?”

    江然点了点头,道:“接着讲啊!”说着,双手抓抓老头儿整洁的衣袖。

    老头儿也笑了,他这一笑,将脸上本就紧凑的五官,更挤到了一块,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整个脸看起来,更加的圆了。

    接着道:“要听故事也行,但是,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江然扶着车,站起身来,神气活现的拍拍胸脯,道:“你问吧!俺都上一年级了,啥都知道!”

    老头满脸慈爱的笑笑,回头看看江父,道:“你这娃儿好机灵,长大了是要念大学,成大人物哩。”

    江父也没回头,笑道:“混小子,皮的紧,能有啥出息。”

    老头看向江然,满脸盛满了期待,一字一句的问道:“小娃儿我问你,你看我,像神,还是像人啊?”

    这句话一问出来,江父瞬间脊背发凉,这不是老家儿常说的妖怪“讨封”吗?

    听老人们说,妖怪修炼成仙,要经历“天地人”三劫,这最后一劫的“人劫”,就是所谓的讨封。

    如果被问到的人说它像人,那么妖怪就不能成仙,有的妖怪会心生怨恨,报复所问的人。如果回答像神,那么它就会立刻成仙,也会报答封它为神的人。

    江父惊诧的后背都僵住了,转头看向老头儿,刚想说出什么。

    却见江然笑嘻嘻的露出小虎牙,脱口而出道:“嘻嘻嘻,我看你像个大冬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