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即鹿 > 第四十三章 痛打落水狗 宋丞中奸计
    正商量着报仇,惊闻坞堡被破,张金一口老血险些喷出。

    张道将睚眦欲裂,挣扎欲起。

    张金问他道:“你作甚去?”

    管事的虽然报说坞堡被“郡兵”攻破,而那郡尉傅乔,乃是个不沾烟火的清雅之士,且与张家相熟,岂会无缘无故地作此等恶事?定是莘迩的主使无疑。人在暴怒之下,难免会有应激反应,张道将此时即为此类,至於说为何爬起,爬起后该作些什么,他也不知道。

    听了张金的发问,他呆了片刻,停下动作,用劲拍打床榻,怒道:“莘阿瓜欺人太甚!”

    张金强自定住心神,问报信的那人,说道:“郡兵为何打我家坞堡?”

    那管事答道:“现有从坞堡逃回的一人在外。此事,小人听他说的,急着禀报大家,具体的还没来得及问。”

    “召他进来!”

    不多时,一人入到室中。

    这人灰头土脸,衣服凌乱,狼狈不堪。

    张金认得他,是门下的轻侠之一,问道:“坞堡怎么回事?”

    “今天浴佛节,坞主与许多人来城里看游佛,小人因跑肚拉稀,留在堡中。便在不到一个时辰前,忽有一股兵马,打着郡里的旗号杀至。坞主不在,堡丁亦少,小人等没有防备,抵挡不住,被他们撞开了坞门。”这人说到这里,心有余悸,又道,“小人拼力厮杀,砍翻了七八个围攻的郡兵,这才杀出一条血路,侥幸逃出生天,赶紧来禀报大家。”

    这人言不尽实。

    坞堡被破的缘故,他说得不假,至於“拼力厮杀”,实则未有。坞堡被破时,他恰在茅房里出恭,闻得外头大乱,听说是郡兵攻入,屁股都没擦,就仓皇地越墙而走,乃才逃将出来。

    一路奔逃,这人汗流浃背,当下伏拜室内,热气蒸氲,臀间的污物融化,气味散开,与香炉的香气混杂,似臭似香,香臭合一。

    张金父子嗅到,只觉此种气息,委实难以言喻。

    初时不知此为何味,张金下意识地大力吸了几口,瞧到那人臀间的黄迹,醒悟过来,慌忙掩住鼻子,听着边上传来猛促的呼吸,却是张道将犹尚未能领会此味真意,兀在品个不休。

    张金不好提醒他,也没功夫提醒他,细细听完坞堡被破的经过,心道:“我家坞堡墙高防坚,有甲士近百,把坞中的徒附都算上,壮丁何止三四百;莫说数百郡兵,便是千人攻打,没个十天半月也打不下来。莘阿瓜这个狡诈的鼠辈,竟挑今日,趁坞中人多去观佛,堡内空虚的时候偷袭!”

    他问道,“郡兵带头的是谁?”

    “莘阿瓜!”

    张道将终於明白了室中的气息从而来,如张金一般,也掩住了鼻子,厌恶地瞪那报信之人,听到莘迩的名字,他拍榻怒道:“果然是这个狗东西!”气味窜入鼻中,急忙又举袖遮蔽。

    那人接着说道:“还有郡丞宋翩和郡尉傅乔。”

    张金父子面面相视。

    傅乔许是被莘迩胁迫,在张家父子的意料中,只是,却怎还有郡丞宋翩?

    宋翩与内史宋闳同族,是宋闳的从子。

    他断然不会无缘无故地掺和到此事中来。

    张金心中想道:“莫非内史宋公改了主意,要对我家下手?如若不然,宋翩怎会出现?”

    一个莘迩不怕,其人所仗,无非一点圣眷,究其根脚,於朝野之中并无深基,早晚能够报仇。

    可宋家就不同了

    宋家根深叶茂,在国中的名望与张家不相上下,宋闳如果改变立场,张家恐怕便要危险了。

    张金狐疑不定,相比坞堡被破,宋翩到底怎么情况,才是关系到张家的生死的大事。

    他顿时忧心忡忡。

    宋翩是被莘迩骗过去的。

    张家坞堡外,莘迩再三邀请,宋翩盘坐牛车上,气哼哼地不肯下去。

    莘迩笑道:“宋公,你这是为何啊?”

    “你说我为何?哄我观佛,一声不响的,带我来了这里。你要打张家坞堡,自打去!我又不拦你,你扯上我作甚?”

    “近来公务繁忙,少与宋公亲近,我这不是想着趁此机会,加深一下你我的感情么?”

    “你……!”

    “宋公,张坞已经攻破,你便是据车不下,又有何用?张家侵暴乡里,堡内的赃訾甚丰,寻常的金银之外,想来宝物应也有几件,你知道我的,向来不懂珍宝器玩,宋公是大行家,这方面还得请你打眼,……宋公,随我堡内去吧?”

    “你知道打眼什么意思么?”

    莘迩谦虚地说道:“请宋公指教。”

    宋翩哼了声,说道:“不学无术!”

    自与莘迩同事,从来都是他把莘迩气得无可奈何,这回反了过来,被莘迩摆了一道。

    他心中痛骂:“他娘的,一不小心,中了阿瓜的奸计!这厮日常貌似忠厚,这回把我哄得好苦!”担忧会因为这件事,引起宋、张两家的不和,想道,“张家会不会以为,我是受了宗主的令?”

    有心给张家解释,但想来想去,解释固然可以,张家会不会信?两可之间。

    越想越恼,宋翩想要回城,牛车的四边全是郡兵,又走不得。

    没得办法,他闭上眼睛,扭开脸去,盘坐车上,不再理会莘迩。

    请不动宋翩下车,也就罢了。

    反正他跟着来了,这件事,他就脱不开干系。

    且说,莘迩为何要骗宋翩齐来?

    两个缘故。

    首先,既决定要收拾豪强,张龟说的那两家,“苍蝇”罢了,莘迩以为,不如先打大的。

    大的两家,一个张家,一个麴家。

    麴家与麴硕同族,接麴球的时候,麴经跟从在侧,两人论辈,是兄弟关系,虽说麴球对麴经没有很亲昵,但麴硕怎么想的,护不护短?不好说。

    已经得罪了张家,不可再贸然得罪麴家,而“忠厚是无用的别名”,痛打落水狗,此先生之教,因是,莘迩一不做,二不休,索性选了张家坞堡作为首先动手的对象。

    其次,张金父子涉嫌作乱,最终竟然无事,从中可以看出张家的势力确实强大。

    那么,打张家坞堡此事,莘迩琢磨着,就最好不要自己一个人干。

    由是,他不调本部兵马,用傅乔的郡兵;同时,把宋翩也给哄骗来了。

    向逵等人各领兵马,扫荡完了堡内,押着七八人来见莘迩。

    这七八人都是坞堡的大小头目。

    莘迩於动手前,已经调查清楚了堡内头面人物们的恶行,证据齐全,自有相关吏员上去,宣布他们的罪证,随后带走郡府,等再作审判之后,各予惩处。

    ——那个去城中观看游佛的坞主是张家的小宗子弟,及与他同去的那些人,看完游佛,兴冲冲地回坞堡时,都被候在城门外的兵卒拿下了。

    宋翩气哼哼,傅乔亦面色惨淡,唯是如比朝中根基,他还不如莘迩,心中恐忧张家报复,当莘迩转脸过来时,且得展颜赔笑。

    张家的泰半家产都在坞堡,这回的缴获极多,黄荣等清点到夜半,才得出了一个概数。

    ……

    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