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北方有二哈 > 第504章 馋酒的老头儿
    伊桑听着洛克用直板的语气说出这番近乎无赖的话,僵硬的面皮微微抖动了几下,原本满是阴霾的心情,却不知为何,变好了一些。

    他也不再理会被气的浑身发抖的阿琳,便径自走到管家身侧低声吩咐了几句,而后干脆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直接上楼去了。

    随着二楼书房的房门决绝的闭合声传来,阿琳颓然的倒退了几步,跌坐在了单人沙发上,原本一直被她刻意维护着的贵妇形象也再也保持不住,放声恸哭起来。

    洛克等人则是被管家殷勤的引到了靠近厨房的小厅里,端上了茶饮小食招待着。

    对于这样的待遇,第一次带人擅闯侯爵府邸的洛克简直有些受宠若惊,好在他这人长得本就凶,就算表情出现些许裂痕,一般人也不敢盯着仔细打量。

    倒是那些看着小食端上来厚眼睛精亮的年轻侍者们,让管家心里松了口气,带着几分少有的热情招呼了起来。

    洛克也不拘着这些跟自家女儿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人,只要不落了露娜的颜面或是乱说话,便由着他们去了。

    一时间这处小厅里,倒是显现出了几分与整个气氛低迷的斯特林大宅,全然不同的活跃来。

    在伊桑刻意的纵容下,有洛克带人盯着,阿琳和卡米拉哪怕再怎么不愿,也依旧在次日被强行塞进了来时乘坐的兽车,离开了王城。

    只是,这一次的不欢而散到底没能瞒过老拉图侯爵,在阿琳和卡米拉离开的第二天,老拉图侯爵就带着他的夫人,回到了王城。

    她们夫妻俩第一时间到王庭内见了女儿,在关起门来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就匆匆赶往了首辅家,而后还去了另外那名因着卡米拉而被伯格打伤的少年家。

    对于自家外公这有别于大多数贵族,直白的认错流程,露娜在初初听闻时只意外了一下,很快便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容,想了想,直接让苏西把自己晚间宴会要用的行头装上了兽车,直奔斯特林家的宅邸而去。

    “表哥瘦了,怎么没好好吃饭?”看着坐在厅里眼神还有些呆呆的伊桑,露娜叹了口气,走过去挨着他坐了。

    露娜也并非夸张,虽然仅仅两天的时间,伊桑确实是瘦了不少,原本可体的外套,如今穿在身上,竟是有些晃荡了。

    “没胃口。”伊桑恍然回过神来,瞪了露娜一眼。

    “那点儿出息。”没外人的时候,露娜一项不守礼,直白的翻了个白眼。

    对她这样,伊桑早就见怪不怪了,只叹了口气辩解道:

    “那到底是我母亲。”

    “我没说不是,可大舅母这次……”露娜也是叹息了一声。

    她虽知道当年外公迟迟不退休是因为儿子都比较平庸,但她却一直听闻,大舅母是个很能干的雌性,连她外婆都不止一次的夸过,可却不成想……

    “我印象里的母亲,也不是这样的。原本我接到她的信,说想带着卡米拉一起过来看看我的时候,我也没多想,可……露娜,代我向姑母说声对不起好不好?”伊桑放在膝头的手慢慢收紧,脸上全都是无法言说的苦涩。

    “干嘛让我去说?”露娜瞪着伊桑两腮鼓鼓。

    “我……”伊桑张了张嘴。

    “你什么你?知道那是你母亲,你不好用强,我让人过来已经被母亲给骂了,最近我躲着她都来不及,你还让我往上凑?我可不去!”

    露娜哼哼道。

    “我听姑母说你一直在躲着姑父,现在连姑母也要躲,难不成最近你都乖乖在房里绣花?”伊桑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露娜。

    “你看我是绣花的料?”露娜把一只白皙的冒出尖尖兽甲的爪子送到伊桑面前,还有意曲了曲手指。

    伊桑嗤笑一声,拍开了露娜的手,低喃道:

    “总该学学的,要不然以后可没人要!”

    “你还是少操心我吧!”露娜瞪了伊桑一眼,接着道,“说真的,大舅母忽然闹了这么一出,你不打算回去看看么?”

    伊桑闻言一怔,愣愣的看向露娜,重复道:“回去?”

    “对呀!你是大舅的长子,虽然拉图城还有雷蒙表哥,但雷蒙表哥年纪也只比我大一岁吧?这两年也该去试炼了,而且这次看舅母的样子,被送回去还不定发生什么事情,你放心的下?”

    露娜看着伊桑认真道。

    伊桑闻言陷入了沉思,可不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外面便传来了声响,老拉图侯爵夫妇已经走了进来。

    “外公,外婆!我可想你们了!”露娜见到相携走进来的二人,就直接从沙发上窜了起来,直接向着两人扑了过去。

    “你也就是这张嘴,既然这么想我们,怎么不见你常去?”老拉图侯爵抬手按住扑过来的露娜,嘴上虽然嗔怪,但笑容却异常的温暖。

    “我忙嘛!”露娜拉着自家外公的衣袖撒娇。

    “就你忙,你最忙!”老拉图侯爵夫人,抬手戳了戳露娜的脑门儿,哼哼一声。

    “嘿嘿,外婆,之前我让人送过的东西您送去的花苗您喜不喜欢?”露娜在两人面前一贯没脸没皮,被戳了就被戳了,依旧舔着脸往上凑。

    老拉图侯爵夫人绷不面色到底还是笑了起来,道:“喜欢,喜欢,我们露娜送的我都喜欢。”

    “那酒,还有没有?”老拉图侯爵不等露娜继续表功,忽然拉过她压低声音问道。

    “呃……”露娜略显心虚的瞄向自家外婆外,立刻换来一瞪,不禁憋了憋嘴。

    老拉图侯爵好酒,庄园里又多是一群曾经跟着他天南地北闯荡下来的老部下,也不缺酒友,偏这几年年纪大了,喝点儿就多。

    而且这些人估计是物以类聚,酒品其实都不算太好,她就亲眼见过喝多了就一群人又跳又唱的,还化作兽型在院子里撒花儿,闹的整个庄园的人都不得消停,为此老拉图侯爵夫人下了死力气给那帮人禁酒。

    偏老拉图侯爵在妻子的镇压下依旧“贼心不死”,见露娜跟两个酒庄“勾搭”上了之后,就时不时的跑她那装可怜骗酒喝。

    虽然为了老人家的身体考虑,露娜十次里有八次都不会点头,给的分量也少的可怜,但看着自家外公那馋酒的样,却也总免不了心软。

    就这一来二去的,露娜反而成了自家外公仅存的为数不多的供酒来源。

    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偷偷给自家外公酒喝这种事外婆不知道,但当着自家外婆,露娜还是有些小心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