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妖神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天地第一劫匪!
 就在众人震惊渊的手段与魄力时,他将目光冷冷扫过那些被镇压的道统首脑。

“人心不足蛇吞象,诸位既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想必背后势力必然资源丰饶,今日我虽不会镇杀尔等,却也不会就此放过你们。”

“我说过,威胁我,要付出代价,想要脱身,叫你们身后的势力来此赎人便是!”

此话一出,世间再度掀起轩然大波。

“土匪啊!”

“镇压十几位道统之主,索要赎金,这简直就是强盗行径,天下第一劫匪啊!”

“元神榜第一的渊,成为劫匪,这简直就是幻神法界乃至整个世间的灾难啊!”

其实,牧龙这也是出于无奈,原因就一个字,穷。

幻儿先前说过,催动妖神塔的力量,需要燃烧大量资源,资源从何来?

寒州正值发展阶段,显然是担负不起的,那么只能另想办法。

也怪这些人倒霉,偏偏将歪心思打到他的身上,这便是送上门来的肥羊,不宰实在说不过去。

“士可杀,不可辱,渊,你休要欺人太甚!”

这些人都是道统的首脑,一方强者,但如今却被一个元神境的小辈绑架,借机敲诈。

如此一来,那便是威严扫地,从此恐怕抬不起头了,就连他们所在的道统,都要因此而蒙羞!不过,牧龙听到这话,却是玩味一笑:“呵,士可杀,不可辱,你们也当得起‘士’这个称呼么?”

“人必先自辱,而后人辱之,倘若不是你们居心叵测,自取其辱,何至于此,做错了事,便要付出代价!”

很快,牧龙放出消息,要这些人所在的道统拿出资源来赎人。

想那些道统,无一不是威震一方的存在,何曾受过这等耻辱,当即怒不可遏,派遣大量强者,进入幻神法界,前往事发地点。

“送个赎金而已,何至于如此兴师动众?

不过,我并不关心你们来了多少人,我只关心,你们带了多少宝物!”

牧龙扫了一眼来人,见其一个个怒不可遏时,却也不在意。

“我青冥道宗,何曾受过这等耻辱,渊,你休要欺人太甚,识相的,立刻放了我宗掌教,否则,今日定不与你善罢甘休!”

为首之人发出威严大喝,气势十足。

“不与我善罢甘休?

好大的口气!”

牧龙听了,冷冷一笑,而后转身问那十几个被镇压的道统头目道:“你们哪个是青冥道宗的掌教?”

“是本座!”

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面露愠怒之色,却在极力压制,实在太过丢人了。

“哦。”

牧龙见此,微微点头,随后道:“倘若你能回去,此人该重点盘查,因为他可能是敌对道统打入你们道宗的奸细!”

那青冥道宗的修士的带头人一听,立刻怒骂:“渊,你休要血口喷人,在此挑拨离间,我对宗主众人耿耿,天日可鉴!”

“难道,不是么?”

牧龙望着那人,戏谑一笑。

“叫你带赎金来赎人,你却跑来寻麻烦,莫非,就果真不怕我撕票,不顾你们掌教的安危么?”

“还说什么不与我善罢甘休?

你可知,在这幻神法界之中,我若不寻你青冥道宗的麻烦,你们便该烧高香了!”

牧龙又是一言不合便动手,懒得再与青冥道宗之人废话,直接催动法力,杀向青冥道宗的一众强者。

有时候,人多不见得能够解决问题,能在虚空之上鏖战天魔之人,岂会惧怕人多势众?

不多时,青冥道宗的强者又被牧龙尽数镇压,堆成一座小山。

“原本,我只打算绑你青冥道宗一个掌教,但你们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我也不能不收,赎一个是赎,赎一百个也是赎,反正你们青冥道宗家大业大!”

牧龙打量着面前的一座“人山”,十分欣慰。

青冥道宗掌教看到这一幕,头都快气歪了。

这一刻,他深知都有些相信牧龙的话了,那人,的确有可能是敌对道统打入青冥道宗的奸细,打算把青冥道宗搞得败落才肯罢休,这意图也太过明显了。

考虑到需要有人报信的问题,牧龙便挑了其中最弱的一个放回青冥道宗。

天魔入侵,幻神法界本就十分混乱,再被牧龙这么一闹,愈发地乌烟瘴气了。

片刻之间,幻神法界之中,又是一片杀气腾腾。

有两方势力分别从两个方向而来,最终汇聚一处。

“渊,你胆敢镇杀我道宗掌教之元神,今日我九玄道宗强者誓要将你镇灭于此,为天下除掉你这颗毒瘤!”

九玄道宗掌教的元神,是牧龙最先镇杀的,其门人报仇,倒也来得快。

“哦,来寻仇的啊,且放一放。”

牧龙说着,又看向另一方势力:“你们,是赎人的还是来寻仇的?”

“我等来自中洲王家,渊,你可知我王家在中洲的势力么?

我父亲,堂堂王家之主,你竟敢绑架他,莫非,是活腻歪了么?”

牧龙听了真话,只是回头,见其中一人面色铁青,问道:“这是你儿子?”

显然,此人便是中洲王家的家主。

只是,下一刻便听牧龙道:“你这个儿子,我觉得不是亲生的,否则哪有不管老子死活的?

我觉得,他很有可能是想借此机会,除掉你,然后争夺家主之位,有道是患难见真情,看看,这都是什么儿子。”

那王家家主听了人,也是气愤不已,张口怒骂道。

“逆子,还嫌丢人不够是不是?”

“没看到青冥道宗的人堆么?

还不快滚回去,准备赎金,来赎老子!”

倘若不是被封印,王家家主真可能的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儿子。

只是,他这位儿子,养尊处优惯了,自以为身份高贵,极难放下自己的架子。

听闻父亲这般话后,并不打算妥协,而是愤怒道:“渊纵是再强,终究只有一人,而我堂堂王家,强者如云,何须惧他?”

“您平日里便教导我,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不可轻易向人低头,我王家乃是万年世家,今日倘若妥协,日后必定是颜面丧尽,沦为笑柄,令天下人耻笑啊!”

王家少主道。

“看看,我就说不是亲生的,但凡是亲生的,哪有这样坑爹的?”

牧龙见王家的家主已经快要气炸了,便安抚他:“你也默默要生气,你如今既然是我的人质,我会替你教训这等不肖子孙的,你且看好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