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逍遥山村神医 > 第886章 骄傲不复存在
    她开始害怕,因为她拥有一切,她这么年轻怎么舍得去死呢。

    啪!

    第二十三个巴掌过后,杨树终于停了下来。

    他揉了揉手,说实话,手还真有些酸痛呢。

    “你以为你是文家人我就不敢打你?”杨树一向奉行的准则就是先将人打服了,然后再聊天,这个准则不论是他做小hun混的时候还是现在这个身份都是一致的。

    杨树虽然年轻,但是对这个世界太了解了。

    所谓的成功学也好,或是那些站上大学讲台的生意人也好,并不是他们说的话多有道理,而是因为他们踩着那一大堆人站到了顶峰。

    到了那个位置,他们说的话才有道理。相同的话可能在某个乞丐嘴里也说出过来,只不过因为他经商失败,所以即使是说得有道理但是依旧被人耻笑。

    但是到了那些成功人的嘴里,那些就成了人生座右铭。

    杨树认为这就是道理,在道德之外唯一的道理。

    “你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敢打你?”杨树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我从来不会因为是一个女人犯错了就不会打他,因为那不符合我的人生准则。对于我来说,不管你是谁,只要惹到我了,我一样会揍你,并且在必要的时候会sa了你。美丽,只在善良的人身上才管用。像你这么目中无人且毫无品质的人来说,漂亮只是一个笑话而已。在我眼中,你这具皮囊便是再漂亮也不过是被肮脏所包裹着的。所以你要记住,不要再在我面前秀你那优越的家世,如果我哪天不高兴了,可能就上你们西北把你们文家给拆了。”

    杨树就像一个老妇人那样在那里唠叨个不休,对于文可强烈鄙视的同时还不忘威胁了她一把。

    文可的全身都在抖,这时候她发现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优势。她虽然不相信杨树所说的去西北将他们文家给拆了,但是她也相信杨树真有可能把自己给杀了,所以她明智地选择不吭声。

    反正只要过了今天,这个家伙会死得很惨。

    “很好!”对于这样的态度杨树终于满意了一些,他拍了拍手掌,“你应该感谢齐姐,刚才要不是她说话你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行了,滚吧,我希望下次不会再见到你。不然……”杨树笑了笑,眼中藏着无尽杀机。

    文可打了个冷颤,不过片刻之后她就镇定了下来。

    她将所有的阴狠都藏进了内心里面,杨树是吧,好,你现在嚣张,但是只要我文可离开这家酒店,那就是你杨树的死期!

    文可是带着屈辱离开的,最起码她自己心里是这样认为的。走的时候她是跟着康猛两人一起走的,当她出去的时候康猛两个人几乎没将她给认出来。

    没错,现在的文可两边的脸颊肿得老高,原本的绝世风姿已经成了令人害怕的脸面。康猛和另外一个同伴都惊呆了,他们太知道这个文可了。

    这是一个从天上掉落凡间的人,最起码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在整个西北就没有人敢跟她对着干,西北除了文家之外还有其他的古武世家,其中有一个言家,有好事者将文可与言家的一个姑娘并称为西北双娇,但是文可却认为那个言家女人不配跟自己并列,竟然亲自上门将那个言家女子打成了毁容。

    这是一个容不得任何人xie渎的人。

    康猛两人感觉到了一场狂风暴雨快要来的前奏,没错,就从这里开始。

    “告诉我七叔和三哥,就说我要他死,我要亲手sa死他!”果然,就在他们走出不远之后,文可再也忍不住了,她像是一头受伤了的母豹子猛然回头,一把就卡住了康猛的脖子。

    康猛大骇,想要挣开,但是文可在杨树面前虽然不经打,在他们面前还是具有压倒性优势的,这一下愣是挣不开。

    “好好好……”康猛不停蹬着腿,口中艰难地憋出了几个字,“我……我一定……我一定告诉秦三少和七爷!”

    嘭!

    文可这才松开手将康猛给放开,但是还没等康猛站稳,她马上便又阴冷地说:“今天的事情要是泄露出去,那你们两个都不用活了。到时候你们康家和方家也将不复存在!”

    这两个人浑身一震,一股寒意从脊梁上升了上来。

    “是,小姐,我明白……”两人瞬间便躬起了身子,再都不敢看她。

    文可转身,看了一眼黑暗中的酒店,咬牙切齿地说:“给我等着,等我三哥来看你怎么死!”

    文可对杨树是非常不满,甚至到了要扒他皮rou的想法,但是杨树在将他们给教训了一顿之后心情终于好了一些了。

    他将还没清醒的于茜给bao了上去,让齐玉给她洗漱一番,自己则跑到了自己房间里休息去了。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齐玉从她的房间走了过来。

    “你知不知道你打的是谁?”齐玉的脸上有些忧色。

    “西北文家的人嘛,也就是上次你们齐放那个脑残说要你嫁到的那个家族是不是?”杨树一声冷笑,这是今天他下手的另外一个原因。

    “没错!”齐玉叹了口气,“你知道这文家可是什么存在?那是古武家族,我知道你身手很好,但是对付这些古武家庭……他们……他们拥有一般人想象不到的能力。”

    “像今天这样的?”杨树知道齐玉是担心自己呢,于是便也慢慢说,“齐姐,你就放心吧,他们还不在我的眼里。”

    齐玉苦笑一声,刚才杨树的一切的确是让她感觉到了惊讶,但是她并不认为杨树就有资格跟那些古武世家一较高下,他们的底蕴实在是太深了,这远不是现在的杨树可以达到的地步。

    “你听我说……”齐玉一脸认真的样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是这事真的不是你我能决定的。”

    “齐姐……”杨树听到她的这番话,突然间便有些心酸,他蹲了下来,轻轻拉着齐玉的手,“我从小没了父母,除了芸慧对我好之外几乎没有人对我好,你是第二个。有很多事情我都很遗憾,比如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父母,比如说我成长得太晚,我爷爷老得太快,在他最无能为力的时候帮不上他什么忙。那些东西都已经过去了,我无力再挽回,但是现在不一样,我不想你做一个你自己都不想选的选择。如果这样,那我会后悔一辈子。”

    齐玉听着杨树的这番话,双眼之间竟然有泪光在闪动。

    正如杨树一样,其实她也时常感觉自己是被遗弃的人一样。她对杨树这么好,也不单是因为生意,还是因为她对他有着另外一股情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