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沙俄 > 第四十四章 气定神闲
    库捷波夫发懵了,他狐疑地望了望三名宪兵又望了望大门的方向,怀疑是不是刚才开门的方式不对迎来了一群假的宪兵。总而言之,他宕机了,对当前的情况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肥胖的梅萨多夫倒是比库捷波夫反应更快更恰当,毕竟他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需要做的仅仅是配合库捷波夫而已。

    “先生们,”他用闷闷的嗓音问道:“案情进展不顺利吗?还需要了解什么情况呢?”

    三个宪兵有些尴尬,案情进展不是不顺利而是太顺利了,穆拉维约夫将相关证据固定得太充分了,各种手续各种文件一应俱全,让他们根本没办法让那些对加辛斯基和希罗科夫不利的东西消失不见。

    更糟糕地是这位穆拉维约夫少校是油盐不进,不管他们怎么暗示都坚决不肯更改证词,就像一块茅坑里的石头是又臭又硬。而且他还很会恶心人,在移交相关证据证词的时候那个叫过细,各种手续文件盖章签字做得一丝不苟严丝合缝。如果他们硬要做文章,肯定要背巨大的黑锅,对于他们这些第三部的人精来说,太明白明哲保身的重要性了,怎么可能为此搭上自己的前途。

    所以宪兵们一方面只能将“糟糕”的局势向上头反应,另一方面又不能什么都不做,毕竟让他们下来查案是皇储的意思,不能什么都不做,总得摆出个努力工作的样子好交代得过去吧。

    所以这三位放弃了从穆拉维约夫少校那边打开突破口,转而来某位大公这边试探试探,说不定这位传说中的废柴大公比较好对付呢?

    会议室里的军官们很快就被遣散一空,毕竟这是正儿八经的问询,不是看耍猴。除了梅萨多夫和库捷波夫一旁围观之外,只剩下了当事人李骁和鲍里斯。

    “大公阁下,我们有一个疑问,”宪兵甲首先发难,“您为什么要采购如此多的粮食呢,您是在做相关的生意吗?”

    这个问题看似平常但实则居心厄测,李骁回答说不是做粮食生意。他们恐怕就要说,你小子府上总共只有两口人,囤积这么些粮食又不是做这种生意,这是为啥?难不成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么?

    李骁若是回答就是做粮食生意,那宪兵们更加高兴,又会说做粮食生意怎么往圣彼得堡郊区运粮食,从来只听说往城里头倒卖的,没听说往城外头倒卖的。是不是您做的这种粮食生意干脆就是走私的勾当,这是准备把粮食走维堡或者走海路逃税运到国外去!

    这三个人想得很好,觉得某人无论怎么回答总能掉坑里,只要某人掉进去了,还想爬出来?不可能滴!

    只不过李骁的答案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为什么要采购如此多的粮食?”某人讥笑的一指库捷波夫嘲讽道:“那你们要问问副团长先生了……”

    “他一直维护的加辛斯基大尉,也就是我的那位上级从我上任以来就未拨付过一粒粮食,二连的士兵们吃不饱肚子在闹事,要我这个连长给说法……”

    “我能给什么说法,要粮食上面不给,要买粮食的钱也拒不同意,现在士兵们怨声载道沸反盈天,眼看就要闹出大乱子……作为帝国的大公和帝国的军官,我总不能眼睁睁地坐看事情恶化吧?”

    “可上面始终不给个办法,我也只能暂时自己掏腰包稳住他们……正好,先生们你们来得正是时候,不如替我问问,粮食什么时候拨付,我的家底薄可撑不了太久,总得给个解决办法吧!”

    顿时三个宪兵震惊了,俄军当中苛扣口粮和军饷并不稀罕,但是一粒粮食都不给,让下头的士兵完全自生自灭那也忒过分了。可某人的表情分明没有作伪的意思,难道?

    库捷波夫脸上火辣辣的疼,尤其是宪兵们朝他望过来之后,更是觉得羞辱,只不过这个场合他怎么也不能掉链子,不能给抓住痛脚,所以他一脸正经地说道:

    “冬季粮食供应紧张,稍微迟几天算得了什么!完全是小题大做大惊小怪!”

    李骁立刻挖苦道:“几天?中校先生,您数学大概不太好,按照二连的书面记录,上一次划拨粮食还是两个多月前,70多天可比几天多太多了!要不,今后您领军饷也按照这个标准来,迟个两三月也是无所谓的嘛!反正您也不靠军饷过日子不是么!”

    “你说什么!”库捷波夫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他愤怒地冲宪兵们嚷嚷道:“先生们,你们都看到了,他就是这个态度!目无上级目无法纪无法无天,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啊!”

    李骁却嗤笑了一声,挖苦道:“您说再多形容词也没用,这个话题岔开得太生硬,别顾左右而言他,我就想知道,您什么时候把欠二连的粮食如数下发,不然我只能上海军部门口去哭了,到时候让整个圣彼得堡都看看,您是怎么欺负人的!”

    三个宪兵都无语了,也只有像你一样的家族耻辱大公才会真不要脸去海军部门口哭穷,您都是大公了就算自己不要脸但总得给国家和皇室留点颜面吧!

    库捷波夫都气得哆嗦了,不过这口锅他坚决不背,他斜了一眼旁边看戏的梅萨多夫,道:“这事不归我管,您应该找后勤反应!”

    李骁却不上当,他才不会中库捷波夫的祸水东引之计,找军需主任安东诺夫少校就等于找团长梅萨多夫的麻烦。虽然这两货是一丘之貉,但还是不能盲目扩大打击面。抓住库捷波夫往死里打,不沾梅萨多夫的边才是正确做法。

    “我为什么要找后勤,后勤又不是我的直接上级,我只找那位加辛斯基大尉,他是我的上级。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凭什么苛扣我的连队的口粮,凭什么纵容下属抢劫我个人出资购买的救命粮,这是想要做什么?故意激起哗变准备造反么!”

    顿了顿李骁指着库捷波夫的鼻子骂道:“刚才是您一直在维护和袒护加辛斯基大尉吧!你如果跟他没有猫腻,为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诽谤本人?您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这个官司就算打到陛下那里去,我也奉陪到底!一定要拆穿你虚伪伪善的面具,让你这个卑鄙小人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