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鉴宝直播间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村里的宝树
    应彩霞家里发现两个杯子,价值两百多万的消息,瞬间火爆整个村子,比吴大山家的那宝贝厉害多了。

    那震撼,让所有村民都久久不能回神。两百多万,他们村在这之前,还没有这么富裕的人。对方也就是祖上传下来的两个杯子而已。

    “她真够走运的,死了老公硬是不走,这回就被她赌对了。”有妇女八卦道,语气透露着妒忌。

    边上,一个村委干部听了,顿时斥责:“王娇,你说话最好注意点,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今天,村长才提醒你们,不要那么长舌,不要总是背后说那些奇怪的话,是当耳边风吗?”

    村长不希望,村里人惹得胡杨那些人不高兴,降低自己村子在人家心中的印象。所以,今天特意叮嘱过,让各家的妇女管好自己的嘴。

    这才多久?又开始了?

    应彩霞本来就得到村里不少人的敬重,你还这么说话,怕是失了智吧?要知道,当初自己村的年轻人在抢险救灾中牺牲,连县里的领导都特意下来,安抚家属等。

    这样的人,是你们能随便议论的吗?

    王娇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反正很难堪。刚才,她是因为妒忌,才不小心说出口,话说出口之后,就有点后悔了。

    先不说,应彩霞在村里人心中的形象怎么样。人家现在发了达,大家套好交情都来不及,哪能这么得罪?

    “哼!你们都注意点,我听见也就当没听见,要是村长听到了,呵呵!”那位村干部冷眼看了一会聚在一起的几个妇女。

    村里,就是她们最多事,整天摆弄是非。

    此事,村长等人正在作陪,和胡杨聊天。虽然说,胡杨没能让他们村所有人都发财,但惠及到几户人,已经挺不错的了。

    因此,对胡杨这个年轻人,他还是挺感谢的。

    “回去的那么匆忙,都不多玩几天吗?”村长问道。

    胡杨表示,自己出来已经挺多天的了。原本计划,是出来一周的,现在一周都过去了。

    “我跟小莉算是同事,以后想要来玩,还是有机会的。”胡杨对他说道。

    得!这么说,村长对小莉也重视很多。本来就是自己村的女孩子,他当然也爱护有加。如今,还能联络这么一位有钱人,村里以后对小莉自然更多关注。

    那些还敢随便指指点点的长舌妇,不能姑息,平时真是太惯她们了。

    “那就好,那就好!”

    胡杨谈到进村的道路,到底是怎么回事?国家搞村村通,已经挺多年了呀!怎么你们村现在都还没弄好?什么原因?

    道路不好,村子想要富裕起来,有点难呀!这个道理,你们应该更懂才对的呀!

    一谈到这个,村长就连连苦笑:“不是不弄,镇政府也和我们谈过很多次。政府只能出一半的资金,另一半需要村里筹备。

    进我们村的道路有点长,你也是看到的。那么,修这段路的成本就高。就算政府解决了一半的资金,我们村子也不能承受呀!

    为了这事,村子已经闹了很多次。靠近村口的人家,觉得自己要出少一点,村尾的要出多一点,村口的人认为自己不走后半段的道路,还让他们出,不合理。

    还有修路的话,会占用一些土地,还会砍掉某家靠近道路的树等等,一大堆的事情,总之很麻烦。”

    听到村长的诉苦,胡杨很无语,难怪你们村子穷。

    村民都是这么斤斤计较的,怎么能办大事?不是齐心协力,怎么谋求发展?就因为自己少走一段路,就闹着自己不出那么多钱,听起来很合理的样子,但其实这样就很不好。

    “思想觉悟不够高呀!”胡杨一语中的。

    村长听了,也连连点头,思想工作,他做了又做,但效果不大。因为这个事,他还被镇领导批评。

    “可不是?大家都想修路,但就是不想出钱,各种理由。”

    得!道路没修好,不能怪国家,自己作的。

    这时候,应彩霞的家公说话:“这样吧!真要铺路,我家捐十万元。”

    现在,他家刚得到两百多万,所以有点财大气粗。十万元,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拿出来也没什么,赚一个名声。

    村长听了,有点激动,有了这十万,似乎可以操作一下,已经大大减轻大家的负担。

    “我代其他村民先感谢了。到时候,村里竖一个功德碑……”

    村长还没说完,老爷子就说道:“就填我儿子的名字上去好了。”

    原本,村长还想着,到时候将这位老爷子的名字刻在功德碑的首位。但听到他这么说,想了想,也能理解,轻轻点头,下意识没有接着讲那个人,怕老爷子又开始伤心。

    直播间的大家,还以为胡哥也会跟着捐一点。毕竟,胡哥不是乐于助人吗?

    可是,让大家很意外,胡哥没有接话,没有捐款的意向。

    “别胡乱评价胡哥,要是我,我也不捐。这村子的人,自己有能力的,还要等比人帮忙,这是什么道理?”

    “就是,让我想起某人众筹救女儿的新闻。自己手上就有房产等,还要众筹别人的钱,不要脸。”

    “我也支持胡哥。”

    ……

    村长见胡杨不为所动,有点失望,但随即一想,也是人之常情,人家没有义务要帮什么吧?现在帮得已经够多了。

    胡杨忍不住微微摇头:“问题不在资金上,问题在乡亲们的思想觉悟上。那种错误观念不扭正过来,就算资金充足,也会惹出一大堆的麻烦。比如刚才村长你说,涉及到沿途的土地、树木等,到时候又要吵一架吗?”

    听到这话,村长的脸色显然不好看,想到很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打个比方,没有别的意思,村长您别在意。就比如说吧!资金足够的条件下,有人觉得修路沾了自己的田地,觉得村里的补偿还不够,到时候又要怎么办?这都是思想观念上的问题,看似小毛病,但很容易影响大局。”胡杨接着说道。

    村长沉默了半晌,才看向胡杨,点头:“看来,这个问题必须先解决了。”

    听到村长这么说,好像已经下定决心,接下来首先解决刚才提到的问题,胡杨才继续说道:“事实上,你们村资金不缺。刚才,小莉带我走动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们村有一件宝贝,足以解决你们村道路铺设的困难,根本不需要谁捐款。”

    啊?

    我们村还有宝物?

    村长等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才问道:“什么宝物。”

    胡杨看了眼屋里,没有其他的村民,也就放心说:“我就在这屋里说,你们先别透露出去。不然,到时候村民又要抢,村长您肯定也头疼。”

    村长一听,对于自己村那些家伙的尿性很了解,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于是自己就站起来,先去关门。

    小莉的妹妹小薇见大家朝她望过去,连忙竖起一个手掌:“我发誓,我不会说出去的。”

    直播间的观众听了,对这个村子的一些村民,真的很无语。

    同时,也明白刚才为何胡哥一声不响,根本不提捐款的事情。一方面,正如大家所想的那样,胡哥估计也看不顺眼,觉得自己没必要帮;第二,根本不需要他出手,这个村子本来就有资本搞。

    “村里学校旁边的那棵树,不属于私人的吧?”胡杨问道。

    嗯?树?有这么值钱?能解决道路铺设的资金?

    村长点头:“那是公家的,没有说是谁的。”

    “那棵树,是黄花梨木,属于珍贵木材。就那棵树弄起来,也能卖个一两百万,还不够你们修路吗?”胡杨说道。

    村长等人还不知道什么叫黄花梨木,但直播间的观众一阵哗然。黄花梨木的价值,他们大概是知道的。难怪,胡哥说一棵树就能解决修路的资金问题。

    而且,胡哥不是一次两次提到这种珍贵木材,一张明清留下的黄花梨木家具,就能拍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天价。

    另外,有人也看过新闻,一些人因为偷盗黄花梨木犯罪入狱,可见,黄花梨木有多珍贵。

    如果村里有这么一棵宝树,还愁什么资金问题。

    有人可能会觉得,那么珍贵的树木,为什么不留着?非要都砍掉吗?非要破坏环境吗?问这种话的人,显然是还没出社会的人,没有打拼过,没有吃过苦,没有面对过现实生活,才会说这么傻的话。

    再宝贵的树木,能比人更可贵吗?守着一件宝物,过着苦哈哈的生活,那才是傻.逼的行为。

    “村长,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买家。在这之前,我觉得您还是先解决之前谈到的问题,不然,呵呵!那乐子就大了。”

    能为那几分田地一直吵的人,忽然发现村里有那么一棵值钱的宝树,打起来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村长也明显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连忙点头。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胡老板你。这事,我得好好策划一下。”这次,谁敢添麻烦,他绝对不轻饶,必须跟村里的族老们好好谈谈。

    接下来,胡杨也就不多说,吃了一顿之后,带着华仔和小莉,返回羊城。

    村长等人一直送到村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