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鉴宝直播间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浇了一盆冷水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宋先生拿出的那块田黄冻石吸引,根本没注意胡杨走开几步,很快手里就拿着一块碗口大的石头。

    宋先生讲着讲着,就发现了胡杨手上的石头,哑然失笑。

    那块石头,他有点印象,因为是随着这块田黄冻石一起被挖出来的,之间的距离,也就是十来厘米的样子,而且都差不多大。

    不过,就算是同一个妈生的,都会有一个帅哥,一个歪瓜裂枣。

    这一块石头,完全没有用。完全看不到田黄石的“肉”不说,表皮的表现也烂到了极点,完全就是一枚普通的轧路石。

    于是,它的命运也就注定的,被丢到废弃石头里面,迟一点有车过来,运到指定的地点。

    “那块根本不是田黄石。”宋先生忍不住开口。

    就算看不到“肉”他也能根据石皮的表现,判断里面有没有田黄石。事实上,好多刚挖出来的田黄石,或多或少,或厚或薄,都会包裹一层皮。

    这也就是所谓的田黄石的“皮”。

    曹老看了眼,点头:“石皮表现太差,是没什么用。”

    他介绍,寿山石是田黄石的原生矿脉,因受到内部应力或外力的作用产生脱落或者分离,分离体被寿山溪的水流搬运到泥土或者沙土中。

    以砾石形态存在的分离体在新的地质环境下约数万年的时间里,遭遇周围有机酸性土壤侵蚀逐渐形成石皮。

    “石皮的种类有好几种,比如按照颜色的不同,田黄石皮可分为黄皮、黑皮、黄皮、白皮、红皮、黑绿皮等。

    而按照层数的不同,可分为单层皮、双层皮、三层皮等;按照材质的不同,田黄石皮可分为水皮、土皮、石皮等,按照喻体的不同,可分为乌鸦皮、蛤蟆皮、糖皮等。

    小胡拿着的那一块,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形容,没有这种皮的。”曹老说道。

    胡杨暗想:如果现在有透视眼,那就好了,可以直接透视看一下,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到底是田黄石,还是其他的宝石?

    不过,没有关系,寻宝眼看出它是宝物就行。等回去,自己开了看一看。初级寻宝眼还发现不了,说明它的价值在五百万以上。这样的宝物,他肯定不会放弃。

    胡杨表示:“没有关系啦!既然来到了这里,带一块石头回去,当做纪念也不错。不然,感觉白来了。”

    这话,宋先生等还真信了。

    宋先生想了想,既然是华老带来的人,多少要重视一下。于是,他开口道:“那也别挑那种,嗯!这几块,你们喜欢的话,带一块走,以后可以请人雕一个自己的印章什么的。”

    他指着身边的一小堆,这些都是表现比较差的寿山石,有些杯子大,有些甚至只有一块五号电池大小。

    这些,要卖的话,也就是三几百块钱的小玩意,宋先生是送得出手的。太贵的话,他都没有权做主。

    毕竟,他在这里,也是打工的,顶多只能算一个高级打工仔。

    胡杨对华仔他们说道:“你们挑吧!我也就是留个纪念,所以就随便了。”

    大家也都知道,胡哥不缺钱,挑那一件,对他没什么影响,都很理解他这种做法。他们要是有胡哥这样的条件,肯定也是这样的做法,有什么所谓呢?

    祝福等人极开心,知道这些可能不太值钱,但总归是一块寿山石,白得的,已经没什么好苛求的了。

    “华仔,那一块水皮的,可以。”胡杨指点道。

    水皮田黄的石皮与石肉基本上是融为一体的,没有明显的界限,有所不同的是颜色及透光度的轻微差异,以及石皮表面的粗糙痕迹。

    他这次也就只指点华仔,大家可以理解,毕竟这些人里面,华仔是他最亲近的人。而且,华仔这段时间,工作是尽心尽职,大家也喜欢。

    曹老等人也没说什么,反正都让你们挑的,挑哪一块都一样。

    华仔乐滋滋地收下那块水皮的寿山石,心里想着,回去要将它做成什么。其实,值多少钱也无所谓,更在意的是,胡哥始终把他当成自己人,这令他很高兴。

    “你这一块,皮很薄,肉还算多,不一定要做成印章,以后遇到雕工师傅,请他帮忙,雕一个小摆件可不错。”胡杨跟华仔说道。

    这时候,一个工人大喊:“不能挖了,喷泉都冒出来了。”

    大家望下去,果然发现一处地方,已经不断往上面冒泉水。这样的话,确实不能再挖,安全是一个大问题。

    宋先生喊道:“你们都先上来,不要管那儿了。”

    靠近喷泉的一个工人,被喷了一脸的泥水。他挺郁闷的,昨天,有人就是在这里挖出那块田黄冻石,所以他特意过来占了这个位置,继续挖。而且还是冲着一个点挖下去,没想到直接挖出个喷泉,无比尴尬。

    虽然他们都是工人,但挖出好的田黄石,是有奖励的。比如昨天那人,估计奖励就有几十万吧?

    这就是大家的动力,只要努力,加上运气好,也有暴富的可能性。

    他来这已经干了好多年,都有同乡劝他,改行吧!挖不出什么来,就拿那么点基本工资,还不如去干点别的。

    现在,随便跟人学一点装修的技术,做一名装修工,一天赚两百块钱,是很轻松的事情。

    曾经,他也想过要放弃。但每次就要摇摆的时候,就看到别人挖出好的田黄石,奖金好几万,十多万,甚至几十万。

    遇到这种情况,顿时希望又来了,感觉浑身都是动力。

    但是,他今年已经三十,还打着光棍,再没有成绩的话,也是时候考虑一下离开,做点别的。

    昨晚,自己的老爸老妈还说着,隔壁村谁家的姑娘什么的。那意思,就是让他回去见一见,但他现在一事无成,怎么好意思回去?

    出来的时候,还跟别人吹牛,以后回去,就是开着小车回去。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在别人看来,你就是在搞笑的,都在看笑话。尽管人家脸上没有表现什么,但心里怎么想,你知道吗?

    反正小学的同学聚会,他去过一次,就没有脸去第二次了。

    他抹了一把泥水,很失望,正要离开,就发现喷泉直接喷出一块石头。他忍不住捡起来,一看,顿时狂喜。可能因为这里属于地下水比较活跃的地方,经常被地下水冲刷,所以这块田黄石,已经没有了皮,直接可以看到肉。

    一块赤裸的田黄石,而且品质还非常不错。

    果然,上天不会亏待一个努力生活的人!

    他拿着那块田黄石,大喊大叫:“宋先生,宋先生,我找到了。”

    胡杨等人望去,是一个眼角已经有鱼尾纹的男子,穿着背心,一身泥水,手里拿着一块不大的石头,一边狂奔,一边大喊。

    看到这一幕,谁都知道,肯定是不错的田黄石。

    宋先生也是脸色一喜,这一号坑,被挖出喷泉,肯定是差不多作废的。没想到最后,还能得到一块田黄石,算是点安慰。

    “我看看,你这家伙,终于开张了。”他对这个工人也有印象。

    就像老师,对成绩最好的跟成绩最差的学生,印象都会特别深。

    胡杨眼尖,一下子就看清楚,惊讶道:“又是一块田黄冻石,看来这一块地方,以前应该是一个河床,经过沧海桑田的变化,变成了今天的农田。”

    只有小河小溪,才能将田黄石搬运过来。

    宋先生等人听后,惊了。

    “田黄冻石?”

    等那人跑过来,献宝一样献上来。宋先生一看,果然是田黄冻石,脸上的惊喜再也保持不住。

    曹老等人则是嘴角抽了抽,一连两天,都挖出这种品质的田黄石,简直要疯呀!

    可以预见,哪怕这里被挖出喷泉,也会受到重视,做好措施,继续作业。没办法,利润动人心,一块这样的田黄石,近千万,投资方如何肯放弃?

    “好样的,好样的!这次,我跟上面说一下,你的奖金绝对不会少。”宋先生拍着对方的肩膀,鼓励道。

    其他工人看了,全是羡慕,又是一块田黄石,而且还是同一个位置,简直没有天理。这时候,大家都忍不住朝哪儿望去,蠢蠢欲动。

    似乎看出这些人的心思,宋先生警告:“那儿大家先别去,等我们商量好保护措施再动工,今天就工作到这,大家都先下班。”

    刚说完,靠近泉眼的位置,忽然塌下去,将所有人的不良心思全部碾碎,一个个后怕的表情。

    刚才捡到田黄冻石的人也一脸侥幸,还好,走得快。不然,自己都不知道会怎样。

    宋先生脸皮抽了抽,这才刚说完,还真给面子。不过,这么一来,事情就有点麻烦了。想要继续开采,恐怕要做很多事情。起码,政府方面,就不好糊弄,有检查的专业人员会过来。

    直播间的人也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看似暴富的背后,居然隐藏这样的危险。所以,有时候不要总羡慕别人赚多少钱,人家付出的,你永远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