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重生空间九零辣妻 > 020狼心狗肺
    只要你有钱,哪怕那钱是偷的抢的,也会让人对你摇尾巴。

    这样的例子,她做幽魂那些年可没少见。

    所以,只要她杨弯弯有钱,能在这方面将杨大力踩在脚下,到时候有的是人从杨大力的阵营里投向自己的阵营。

    所以,柔顺的侄女,她不打算再做了。

    瞧瞧,她这几年不是一直很柔顺乖巧吗?

    别人又是怎么看待她们的呢?

    杨大力又是怎么对待她们姐弟几个的呢?

    竟然要卖了他们姐弟啊!

    杨弯弯的举动让杨大力愣了愣。

    因为这个侄女一向老实听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刚才质问杨新桥的话已经和往常很不一样,现在又是这样脾气暴躁,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杨大力心如电转,对杨新桥说:“新桥啊,你刚才不是说你还要去田里吗?我这里还有点事情,你去吧,不然耽误你干活了。”

    杨新桥点点头,又说了一句:“你这个侄女就是不懂事,我看你也不要对她那么好了,养成了白眼狼。”

    杨大力无奈笑笑,杨新桥这才气愤地离开。

    杨新桥走了,杨大力将鱼放在桌子上,转而也到了堂屋,见杨弯弯在收拾咸菜,说:“弯弯,听说你今天去派出所了?”

    杨弯弯进了堂屋后,很快想了很多。

    她知道,她要发财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但是杨大力和曹新春却可以现在就将她们姐弟再害一次。

    她不要紧,但是弟弟妹妹没有自保能力,很容易被他们得手。

    所以,就算反击,也要讲究策略。

    于是,杨弯弯低着头,闷声说:“是。”

    “派出所的人叫你去干什么?”

    杨弯弯就将派出所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大力既然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去了派出所,那么,派出所内的事情也瞒不住他。

    杨弯弯说:“听说办案有功的话,可以得到奖励,所以我问了派出所,我今天算不算有功,能不能得到奖励。如果有奖励的话,大概有多少钱。他们说,这件事要看功劳大小,如果我可以给他提供更多线索,我立下的功劳大,可以给我请功。如果我说的事情没什么价值,那就一分钱都没有。”

    杨大力立刻紧张地问:“你知道什么线索吗?”

    杨弯弯想了想,说:“我说了一些事情,但是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线索。”

    “你说什么事情了?”

    “我就把曹丽丽到我家来的事情全说了一遍。大伯父,曹丽丽不是和我一起去打工了吗?她有没有回来啊?”

    杨大力说:“她,她当时身体不舒服,你们和她走散之后,她很快就回家来了。好像就是这样吧,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要问你伯母。”

    “原来是这样啊,我以为曹丽丽一直跟着王桂香,所以我当时就那么说了。大伯父,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大伯父,你说,我这样说的话,派出所该不会怀疑曹丽丽和王桂香是一伙的吧?哎哟,都怪我!我没弄清楚事情就胡说八道!”

    杨大力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心思追问杨弯弯,敷衍了几句,急急忙忙就走了。

    杨弯弯唇角一勾。

    这个杨大力,心里的盘算果然是这样。

    不但和派出所的人打得火热,而且连派出所内的事情都清清楚楚。

    杨弯弯很后怕。

    也幸亏没有在派出所里说太多。

    二叶和尚涛回来后,她嘱咐了她们好多话,却发现怎么都不能放心。

    随后,她将二叶叫到一边,将自己对杨大力和曹新春的怀疑告诉了二叶。尚涛还太小,她怕尚涛管不住嘴巴,不小心将这些说出去。

    二叶听了杨弯弯的话,非但不怀疑,反而说:“大姐,我早就觉得他们不是好人。我从前说过,大姐你还不信。”

    杨弯弯顿时呆了。

    同时,她觉得十分欣慰,难为二叶小小年纪竟然会暗中观察事情。

    她十分惭愧,前世的自己真是太笨了。

    二叶都发现的事情,自己这个做姐姐的竟然没发现!

    这从侧面也反应了,杨大力夫妻根本就是狼子野心,毫不掩饰,二叶一个姑姑娘都能看出他们不安好心!

    ##

    初中知识并不难,掌握方法后,学习变得很轻松,成绩很容易掌控,杨弯弯的学习也终于走上了正轨。

    这段时间的周末卖凉拌菜和贴贴画,加起来又赚了几百元,现在除了那一千元和杨大力送来的一千元,她们手里有两百多的零花钱。

    因为给弟弟妹妹补充营养,杨弯弯平时都舍得买油和肉类,所以这些钱最多花到学期末就没了。光靠卖凉拌菜,下学年的学费可真搞不出来。

    好在下学年还早,她总归要想出办法来的。

    晚上,她搬到了二楼的卧室睡觉。

    二叶和尚涛搬到了她的隔壁。

    姐弟三人一人一间房子。

    二叶和尚涛每天睡得早,杨弯弯心里有事情没那么早睡,也不习惯在弟弟妹妹的呓语和清浅呼吸中想事情。

    所以,费了一番口舌,杨弯弯说服了弟弟妹妹,三人到二楼睡。

    二楼的卧室多,她可以独自睡一间。

    她想独处。

    独处,方便她干很多事情。

    九点多钟,万物安静。

    杨弯弯悄无声息打开卧室的门,站在了阳台上。

    村里人口还算密集,她家前面五米之处是同村人的水田,左边十几米和右边十几米都是邻居。房屋背后翻过一个小山坡也住了七八户人家,他们这十几户住在一堆。再经过几条田埂,前后左右都是如这般聚集在一起的人家。

    此时此刻,蛙鸣虫鸣阵阵,到处都黑漆漆,只有零零星星的灯火闪烁。

    宁静的夜晚,美丽的乡村,难以回首的往事,不知前途的未来。

    杨弯弯感慨万千,在藤椅里坐了下来,藤椅已经有些破败,坐下去发出吱吱声。

    十月份的天气很热,杨弯弯轻轻摇着蒲扇。

    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到处都是黑漆漆一片,让人心底无端生出几分联想。

    但杨弯弯并不怕,她死都死过一次了,这些大自然里的漆黑并不会让她产生恐惧。

    最恐惧的是人心,而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她做游魂那么多年,还是惨死的,说起来也是妥妥的一枚厉鬼,可是从未害过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