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胜天传奇 > 第二百四十章 太平川独孤秀退兵


    独孤秀原以为龙择天会坐镇闽西城做困兽犹斗,哪想到有探马报,龙择天手下将领带领两万多闽西守军已经弃城逃走,只是未发现龙择天的踪迹。

    独孤秀很是惊奇,龙择天不守城,却弃城而逃,而且只是他的手下,带出城的兵也仅仅两万人,与自己计算和情报得来的十几万守城军相差甚远,那么,另外十万人马去了哪里?龙择天又去了哪里?独孤秀心中狐疑,率军接近闽西城之时,令大部队停住脚步,派出几波探马到闽西城探查。探子们也是有些惧怕择天军,只是远远地看见一座没有任何防卫的空城,以为龙择天白下了空城计,远远地看了一会儿就一波一波的汇报:闽西城城门和城墙不见一个择天军士兵,好似空城一座。

    独孤秀被龙择天伏击截杀的有些心理阴影,越是如此,心中越是不安,于是吩咐起飞一百架飞舟,每架飞舟往闽西城扔下一颗火焰弹,如确实未发现城内有择天军活动迹象,则大军入城。

    飞舟军起飞一百架飞舟,扔下一百颗火焰弹,造成闽西城一片火海,百姓狼奔豕突,一片哀鸿。独孤秀飞上天空仔细看了看城内,确实在奔跑的百姓中未发现任何择天军的影子,这才确定,龙择天确实已经弃城而逃。

    独孤秀指挥大军进入闽西城,看到城内哀鸿遍野,民房倒塌,百姓痛哭失声,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吩咐士兵帮助老百姓安顿好生活,并帮助百姓修缮房屋,给米给粮给钱,帮助百姓快速稳定生活。并贴出安民告示:匪首龙择天聚众造反,为自己的私名私利不顾皇恩浩荡诏安稳定之举,悍然对朝廷军队发起攻击,又不顾百姓死活,悍然对闽西城狂轰滥炸,造成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其罪大恶极莫过于此,朝廷行仁政之举,进入闽西城安定百姓生活,发钱发粮,希望百姓配合,检举与择天阁叛军有牵连的人,还百姓一个想和安宁的生活。

    此告示一经贴出,百姓无不瘪嘴斜视:择天军在时才是真正的安宁祥和,倒是朝廷来了,战火纷纷。因而,对朝廷军多般抵触,城内秩序也并没有很快恢复平静。

    在闽西城修整了几日之后,独孤秀接到情报:晏子城攻击林秋风的一路人马二十万和自己作为奇兵使用的杨云霄部二十万人马,晏子城的曾仁秋所部死亡十五万,被俘五万,杨云霄所部被灭十万,被俘十万。两路大军共四十万人马尽数覆没。情报显示,龙择天带领十万大军连赶三四天的路程赶往弱水川,与林秋风所部东西夹击,致使香军和杨云霄所部全部陷入包围,其战果之惨烈,令人心痛不已。晏子城因为此仗失利,已有罢兵与龙择天妥协的念头,更是停止了对香南刘白衣所部的攻打,大有回转香水城的念头。

    独孤秀看完这些情报,震惊加上愤怒再加上失望,五味杂陈的念头一时齐齐涌向心头,一口鲜血吐出,竟然晕了过去。吾尔满东马岩及格将官见状,更是手足无措,哭着喊着将独孤秀叫醒。独孤秀悠悠转醒,看着周围的人心中竟然想起与龙择天共同西征北伐的日子,那是何等的畅快意气风发?如今敌对的是龙择天而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又无一不是龙择天的手下败将,其心中的苦闷又与何人诉说?但是,眼见已到了如此光景,所谓事不由己不得不行,造化如此,又岂能半途而废?想到这儿,叹了一口气,说道:“龙择天神机妙算,再加上用兵如神,我不如也!”。

    但是,旋即目光坚毅,一股俾睨天下的气势从体内勃然而发,大声道:“但是我独孤秀也不是泥捏的,鹿死谁手,这才更刚开始而已!”。命令马岩:“你联合仙岛八仙亲自指挥二百架飞舟直飞太平川,给我在太平川将所有的火焰弹扔出去,炸他个稀巴烂!”。有吩咐吾尔满东等人:“你们率领所有兵士一个不留,带足五天的干粮,带足火器箭弩,所有火炮出动,所有四十万士兵出动,我要拿下太平川,端掉龙择天的老巢!”。

    独孤秀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一定要把太平川打个稀巴烂!

    “早就该如此了!”,申破天恰在此时飘然而入。独孤秀内心有些惊喜,却不动声色,淡淡的看了一眼申破天,对周围的将军们说道:“立刻组织人马,趁龙择天还没有赶回来,发起突然袭击!”。

    申破天见独孤秀不搭理他,也不生气,道:“吕尚已经赶往太平川,这一次,你需要我!”。

    独孤秀看着申破天,终于说话:“我们就一起行动吧!”。

    独孤秀已经红了眼。此刻的他决心倾其所有,与龙择天决一死战。他亲自与申破天一起御空飞行带着二百架飞舟一刻不停的直扑太平川。申破天在空中与独孤秀并肩飞行,对独孤秀说道:“太平川方圆几百里,都是择天军的势力范围,但是真正的择天阁总部所在地在盘龙川,龙择天在那里经营了十年之久,其实力已经不可小看。太平川一带分布的兵力加起来足有六七十万,乃是择天军最大的势力。盘龙川更是防御雄厚,有高阶结界阵法,寻常攻击不足以破其阵。我的意见是飞舟所有的火焰弹一律倾泻到盘龙川总部,这么多炸弹,我就不信轰不开他的阵法。只要阵法一破,大军长驱直入,则盘龙川可以拿下!”。

    独孤秀说道:“飞舟前期轰炸,接着火炮部队进入太平川开始见到村镇就实行火炮攻击,让择天军首尾难顾。对方惊慌之下,必然仓促应敌,我地面军队趁其慌乱可以直捣匪巢,则大局可定!”。

    两个人说这话,见太平川山门已经近在咫尺。独孤秀对地面传令:“所有步兵加快脚步,遇到小股反抗则不必搭理,不改方向,目标直奔盘龙川。火炮队进入太平川后见到村镇就炮击,然后攻击前进。”。

    飞舟队与独孤秀申破天如同黑压压一片乌鸦一般,掠过空中,时辰不大进入了盘龙川地界。眼看一排排密密麻麻规模宏大如同大城市一般的盘龙川总部就在眼前,独孤秀竟然兴奋起来:“终于见到龙择天的匪窝了,给我炸!”。

    二百架飞舟黑压压压在盘龙川上空,一瞬间一片片火焰弹如同冰雹一般倾泻而下,一声声连成一片的爆炸声惊天地泣鬼神,顿时硝烟弥漫,整个空间都笼罩在黑色烟雾中。

    这种轰炸持续了半个时辰,真的如同独孤秀所说,扔掉了所有的火焰弹。待到硝烟散尽,天地平静,独孤秀在高空巡视飞行,只见除了盘龙川外围有一些坑坑洼洼,房屋被毁之外,盘龙川核心地带竟然岿然不动,没有一点被炸毁的景象。更没有想象中的狼奔豕突。盘龙川不见人影,甚至不见一个老百姓,更别说军队。那么多人哪去了?那么多火焰弹炸到哪儿去了?独孤秀匪夷所思,不能理解:几千颗火焰弹,足以能摧毁一座小城,但是这小小的盘龙川总部却如同没事一般,这叫人怎么理解?

    独孤秀正在匪夷所思间,突然几十道身影漂浮在空中,为首一人仙风道骨,正是吕尚!

    以吕尚为首的盘龙川武修阵容异常强大,心儿龙儿玄儿白儿四女,大老远从黔宁和益梓赶回来的龙东龙西龙南龙北,这些不在本世的世外神仙,马燕山司马云令狐超为首的当世极峰,木红杉花不谢等代表的大至尊巅峰,以及聂风马半平葛青王福重王大昌姬重龙汉清等大至尊修为,还有不少武尊修为的各路军将领和各堂口长官,五六十人的高阶武修此刻从盘龙川飞身而出,在空中与申破天独孤秀八仙等遥遥对峙,道道强横的气息令盘龙川的空气都震荡不已。独孤秀看着对面的阵容,头皮发麻,他也认为,自己这一方以这些人正面相对根本就不是对手。别的不说,吕尚四女四男仅凭自己申破天和八仙就算打个平手,其余高端武修又有谁来抵挡?何况令狐超修为就算不如自己但是也远远超出当世最高峰的武修,而且还有一个不只活了多少岁数的马燕山。独孤秀已经有了退缩之意,好汉不吃眼前亏,眼下这支队伍已经孤军深入落到了人家的圈套里,能全身而退就算赢了。

    申破天也已经明了眼前的局势,知道事不可为,看出独孤秀有退缩之意,传音道:“你把队伍带出去,我和八仙挡住这些武修!”。

    独孤秀犹豫,虽然他知道申破天有底牌,但是,面对如此强悍的阵容,他果然能挡得住?但是事已至此,只好相信申破天的能力,戮仙剑催发出一道能劈开天地的寒光对着吕尚等人轰然劈下,然后也不看效果如何,转身回跑,喊道:“全军转头,撤出太平川!”。

    下面的军队闻听此言,在各队长官的组织下,迅速后撤。

    独孤秀发出的那道极为强悍的剑光带着雷霆之威扑向吕尚。吕尚不敢怠慢,仙剑一挥发出一道七彩光环,又催动九阳神功将光环催化成实质,同时仙剑前冲正对着寒光猛刺过去,一道同样沛然强大的剑光发出耀眼的光芒与戮仙剑的剑光对撞在一起,一声震天巨响震得人们头脑轰鸣,瞬间陷入懵懂状态。待到声音消失,空气巨幅波动平静,人们赫然发现,吕尚手中的仙剑已经碎裂的只剩剑柄,同时光环消失,吕尚衣衫不整,披头散发。一剑之威竟然让一个金仙顶峰修为吃了亏。吕尚苦笑道:“果然是圣级攻击性最为强悍的法宝,着实厉害!”。

    申破天趁此机会,大声喊道:“八仙随我一起攻击!”。

    八道不同属性的攻击光线如同八种颜色的利剑,排成一种阵法似的剑阵正对着对面人群攻击而来。四女四男此刻也不怠慢,八道不同的气息将剑阵阻拦在外面。四男四女与八仙修为相仿,功力相当,在此刻竟形成了僵持的局面。吕尚知道,虽然一时僵持,但是四女乃是圣兽,四男进入神兽级别,虽然修为仅到金仙级别,但是战力却是普通金仙无可比拟,要不了多少时间,四女四男一定会压制八仙。

    吕尚与申破天面对面站立,谁也没有动手,但是令狐超那边却忍耐不住,挥手道:“随我一起去捉拿独孤秀!”。

    令狐超与独孤秀相比,令狐超显然逊色一筹,但是,同为南鹿书院的骄傲,令狐超对独孤秀有着一种说不清的不服气的感觉,姑且叫瑜亮情结吧。令狐超不顾吕尚的劝阻,直接追击而去,同时,花不谢马燕山二人担心令狐超出现意外也随之而去。

    独孤秀正在命令各路将领带领本队人马有序撤退,自己在队伍后方压阵,见令狐超气势汹汹而来,命令队伍加速撤离的脚步,自己翻过身来站定,看着令狐超花不谢马燕山三人,戮仙剑指向三人,说道:“你以为凭你们三人能留住我?”。

    令狐超道:“就算拦不住你,也要让你付出代价,你以为太平川是那么好进的?”。

    令狐超右手一伸,一杆长枪凭空出现,只见那长枪枪杆乃是亮银色,一握之粗,内含天外陨铁和远古滕树,其沉重坚硬而又韧性弹力十足,一震之下,能搅动周围空气,改变气流的方向。枪尖更是寒光闪烁,在阳光的反射下发出耀眼的白光,而且枪尖周围,一股血色缭绕,令人不战而寒。

    独孤秀微微闭目,细看这杆透着杀气的长枪,道:“过去未曾见你将此枪拿出来,此刻与我对敌,你竟然拿出这把血色亮银枪,看来你是真的想要我的命啊!”。

    “废话!”,令狐超长枪一指,左手一拍枪杆,顿时一股巨大的狂风骤然在令狐超面前形成,同时,枪尖往前一探,血色之光呼啸着奔向独孤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