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胜天传奇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洱源城杨云霄平乱


    龙儿盯着申破天,问道:“你这个死缠烂打的坏东西,怎么哪儿都有你?”。

    申破天哈哈一笑,道:“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宿命,也是龙择天的宿命,想躲都躲不开!”。

    龙儿叱道:“切!你就是一个臭虫,看着就恶心,既然今天遇见了,不踩死你才怪!”,说着,极致寒冰神掌发动,排山倒海攻向申破天,申破天哈哈一笑,道:“功力见长,可惜还不够!”,说着巨大的掌印铺天盖地压向龙儿,龙儿毫不退让,双掌齐出,一道冰墙迅猛压向申破天,四只巨掌对轰,一声巨响,整个大殿地动山摇,接着咔咔作响,摇摇欲坠,心儿担心龙儿安危,丢下正在与她纠缠的四位藩僧,前来相助。眼看大殿摇摇欲坠,众人飞散逃离,龙儿心儿借助掌风之力,冲天而起,破顶而出,接着申破天四位藩僧紧紧追踪,一场混战就此在天空中爆发。

    府兵衙门,玄儿和阿朵正在衙门中查看地形,突见天空中龙儿心儿已经显出本体狂暴的与人对战,心中急迫,带着阿朵急忙赶来救援,临走时还不忘了一掌将府兵衙门的大门摧毁。两人直接加入战团,天空中电闪雷鸣,龙啸声声,凤凰高鸣。龙儿叫阿朵暂时到暂住的酒楼隐蔽,以防拖累自己等人。阿朵无奈,这种战斗根本不是她能参与的,只好退却。但是刚要走离战场,一声怒叱:“哪里走!”,只见杨云霄拦住了阿朵的去路,阿朵无奈,只好使出浑身解数与杨云霄战在一起。

    龙儿和玄儿心儿此时被四个红衣藩僧和申破天纠缠,心中焦急阿朵的安危,却无法脱身救援,只好将圣兽本体的威能发挥到极致。申破天毫不在意,轻松穿梭于三女的围攻之下的缝隙,接着一掌一掌极致阴毒掌风拍向三女,三女狂暴愤怒,却一时也拿申破天没有任何办法,只是苦了阿朵,杨云霄已经占到上风,阿朵堪堪不支,眼看就要被杨云霄生擒活捉。龙儿心中一急,摆脱了申破天,偌大的神龙对着杨云霄喷出了一道利剑似的冰柱,迅猛刺来。四位藩僧见状,急忙挥动红衣袈裟,幻化成偌大的红色壁垒,将冰柱拦住。那边,杨云霄见状,哈哈大笑,伸出巨掌转向阿朵,大声道:“让你看看本督的本事!”。

    阿朵见巨掌遮天蔽日压到她的头顶,一时如被禁锢一般,动弹不得,心中惊骇,大吼道:“择天,我的夫君,阿朵没给你留下一儿半女,实在对不住,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你,给你生一大堆孩子!”,说着,对着自己的天灵盖一掌猛击,她宁可自杀也不受杨云霄的侮辱!

    就在这时,一声长叹传来:“唉!你这个小娘子,还没给我生孩子怎么可以死?”

    阿朵一愣,瞬间狂喜,高喊:“择天!”。

    龙择天大手已经显化得如同山岳一般,轻轻将杨云霄抓在手里,接着往地上一扔,道:“暂不杀你,先留你一条狗命!”,接着,大手转向四位藩僧,没有多余的话,灭世巨掌一张一握,四位藩僧来不及抵抗,灰飞烟灭!

    申破天大惊失色,身化黑影“嗖!”的消失于天际!

    龙择天也不追赶,见三女平安的悄然落在自己面前,长舒了一口气,道:“幸亏及时,否则,阿朵命不保矣!”。

    龙儿俏脸一怒,道:“切!她有危险,我们呐?你就不担心?”。

    龙择天也不答话,与四女回到破败的议事殿前,那位总督大人现在已经被龙择天制住,浑身颤抖的瘫倒在地。龙择天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说道:“有几件事问你,希望你说实话!”。

    杨云霄不愧是一代枭雄,梗着脖子,两眼怒视龙择天,一言不发。龙择天也不在乎他的态度,问道:“一、你与大蕃究竟是什么关系?二、大蕃究竟来了多少人支持你?三、你为什么一意孤行的要霸占灵鹫寺?”

    龙择天悠闲的拿出一把剪刀,精心的修剪自己的指甲,静静地等待着杨云霄的回答。

    龙儿见杨云霄一声不吭,满脸抗拒,大怒,走到杨云霄面前,劈头盖脸就是几个大嘴巴,怒道:“还不老实回答?信不信姑奶奶瞬间让你变成太监?”。

    杨云霄吓得一愣,怒冲冲说道:“一,大蕃与我昆侯历代世交,两地商贸不断,而且我昆侯山高皇帝远,大蕃又想进入中土,没有我昆侯做踏板,他们进不了中土;二、大蕃番僧在昆侯境内寺院众多,信众虽比不上灵鹫寺,但是信奉红衣派的信众人数也不少,在昆侯境内,现世活佛仓仁加措所在的红门寺就是最大的红衣教寺院,除了活佛还有八大金刚,三十六位主教,今天被你灭掉的四位就是其中的四位主教;我霸占灵鹫寺一方面想控制灵鹫寺,另一方面利用他们佛教系统的教义之争,让红门寺取代灵鹫寺独享尊位。我的回答完了,你是不是放过我?”。

    龙择天想了想,说道:“不好意思,我考虑了一下,暂时还是不能放过你,不过我也不杀你,等过一阵子,我把所有事想明白了再给你答案!”,说着不等杨云霄说话,一把将杨云霄扔进乾坤图。

    这时,总督府外人欢马炸,一阵开锅似的闹腾让龙择天眉头一皱,紧接着纵身而起,飞向天空,只见总督府大门外,黑压压的军队已经将整个总督府包围,各种弓弩火炮对准了总督府,天空中十架飞舟来回巡逻。龙择天和四女一见这阵势,随即明白总督府大军出动要营救杨云霄。天空中一架飞舟上一个中年男子对着龙择天高喊:“听说你就是龙择天?还不快快放了我家主公,否则,定叫你们几个人粉身碎骨!”。

    “主公?莫非你们公然要造反不成?”,龙择天问道。

    那人高声答道:“什么造反不造反的,我昆侯历来独立自主,表面上受龙洲皇帝敕封,实际上我昆侯一向独立,不纳税不交粮,自成一体。这大蕃过去也是独立藩国,现在虽然受皇帝敕封,也是独立于龙洲帝国之外,我昆侯和大蕃山高皇帝远,早已独立于龙洲帝国之外,你拿朝廷吓唬我,真是幼稚至极!”。

    龙择天眉头一皱,心道:“自大顺立国以来,虽然号称龙洲一体,天下一统,可是,像昆侯,大蕃甚至西域都游离于朝廷之外,可见朝廷无能透顶,令人失望。”,龙择天高声道:“龙洲大陆山水相连,虽然民风不同,但都是龙洲子孙,岂容你游离于龙洲之外?尔等宵小之辈,不思报国,不念桑梓之情,不顾相邻之意,满腹私心,自立为王,苛政百姓,不恤民情,勾结藩僧,欺压正教,今天我就代表祖宗,对尔等卖国之贼施以惩戒,给龙洲皇帝和独孤秀送一份大礼!”。

    龙择天将杨云霄从乾坤图里提出来,对杨云霄说道:“你看清楚,下面这些兵是不是都是你的兵?让他们退去,自关禁闭,等待朝廷来人发落,我便放过你,如若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杨云霄一脸纠结,一方面惜命,一方面不甘心。那领头的将军在飞舟上看得真切,大声说道:“杨总督,你受惊了,本帅救驾来迟,望企恕罪,不过,这龙择天那你的性命作为要挟,让我们昆侯归顺朝廷,总督大人你想,自古杨氏在昆侯都是独立的存在,岂能受制于人?再说,你杨氏家族执掌昆侯数百年,若因你失去了对昆侯的控制,你岂不是杨氏家族的千古罪人?今天,本帅受杨氏家族长老会委托,带给你一句话:杨云霄舍生取义,确保杨氏辉煌,他以后都是杨氏家族的功臣,受千秋万代供养!”。

    杨云霄一听,立即火冒三丈,大声怒斥道:“卑鄙无耻,高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狼子野心?你背着我勾结杨氏长老会的杨云梦杨云山等人,一心要排挤我,将我排除在家族继承人之外。没有成功后,你们不死心,表面上臣服,其实背地里卑鄙无耻的勾结大蕃王族和一些藩僧,在昆侯明火执仗,扰乱视听,现在在昆侯的藩僧有一半是你的人吧?我为自保,与红门寺合作,与大蕃藩僧合作,还不是被你们逼的?今天,我受制于龙阁主,你们欲借刀杀人,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但是我不服,我不是输在你们手里,我不甘心!”。

    龙择天顿时明白,这叫做高岩的大帅是昆侯的兵马大元帅,一向与杨云霄面和心不合,而杨云霄的杨氏家族也不是铁板一块,与高岩串通一气,想要搞垮杨云霄。自己无意之中再一次被人利用,哭笑不得,心道:“我这命啊,怎滴如此凄苦?”,也是事到心急,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想到,这杨云霄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如果自己杀了他,却不免被人利用,一想到自己一出生就被人设计算计利用,心里有气,想道:“凭啥我就不能利用你们一一次?”于是对杨云霄说道:“给你个机会,你对忠于你的那些人喊一嗓子,让他们退出去,其余人我会叫他们知难而退,我扶你再一次掌控总督府,剩下的事你自己该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

    杨云霄一脸狐疑的看着龙择天问道:“你说话可算数?”。

    龙择天认真答道:“当然算数!”。

    “好!”杨云霄不再犹豫,声震四野,一嗓子令所有兵将感到心灵震撼:“下面的众将士听令,凡是对我杨云霄还是忠心耿耿的,都到我的左边集合!”。

    杨云霄虽然嚣张跋扈,但是对属下还是有些温情的,比较讲义气,在众将士心目中的威信也很高,一听杨云霄如此话语,一阵犹豫之后,至少一半人马呼呼啦啦的来到左边,天空中的飞舟也有七架落在左边,一时间泾渭分明,两派瞬间对立!

    龙择天对杨云霄说道:“下一步,我将那个什么高岩元帅给你抓过来,剩下的事情你该知道怎么做。”。

    杨云霄一听大喜,道:“若今日我逃出生天,必不忘你的大恩大德!”。

    龙择天不语,突然,手臂长伸,如一条千丈的长藤,瞬间抓向还在天空盘旋的飞舟,佛祖神掌遮天蔽日,将飞舟抓在手内,接着快速回缩,将飞舟放在地上,又用力一吸,将还在蒙圈中的高岩吸在掌内,接着龙择天等人降落在地上,龙择天将高岩扔在地上。高岩一下子摔得七荤八素,蒙头转向。龙择天一指高岩,道:“这个人交给你,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

    杨云霄被龙择天的通天手段惊呆的如坠梦中,众兵将更是吓得呼啦啦瘫倒一片。杨云霄缓过神来,高声喊道:“现在,高岩已被俘,现在众将官听令,只要你们回到自己岗位,我杨云霄既往不咎,若有胆敢反抗者,就地格杀勿论,现在听我口令,十息之后,右边还在此地留恋者,统统杀掉!”。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时间到,众将听我号令,将还在现场的叛贼,就地正法!”。

    杨云霄纯属故意,一口气数了十个数,十个数数完,一声令下,左边的兵将毫不留情的冲向右边,右边中有的人急于立功表现,毫不留情的将身边的同伴格杀,一时间,血流成河,连空气都变成了血腥味,异常恐怖!

    也就是几十个呼吸,几万人命丧当场,尸骸如山!

    至此,昆侯总督府以血的代价暂时平息了叛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