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仓元图) > 第十一集 第三章 十年
    “嗯。”

    孟川郑重道,“妖族恨我入骨,若是想方设法都除不掉我。很可能报复性的对付我们的孩子,妖族做事本就凶残邪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阿川你镇守六州之地,影响疆域更广。一人的作用,比封王神魔都大的多。”柳七月郑重道,“妖族定不会罢休,我们干脆将悠儿和安儿藏起来。连府内的族人们都不认识我们孩子……天妖门就休想查出我们孩子在哪。”

    “江州城有一千多万人口,鱼龙混杂。”孟川说道,“我会寻找一普通宅院,让悠儿和安儿住在那,我们平常也隐居在那,可以经常照料。”

    “嗯。”柳七月眼睛一亮,“我一直担心悠儿和安儿,生活在孟府,前呼后拥,处处都有恭维吹捧。因为爹娘都是封侯神魔,他们俩自身也变得骄傲自得,对他们成长将大不利。如今才两岁,还不懂事,就伪装成普通人家培养,至少性情能更平和。”

    “等他们达到脱胎境后,就可以告诉他们一切。”孟川说道,“毕竟到无漏境,怕是很快就会去元初山修炼。”

    “他们俩都能进元初山?”柳七月笑道。

    “好好培养吧,这个时代,让他们拥有足够强实力,就是对他们最好的礼物了。”孟川说道,他看多了妖王屠戮的场景。

    “嗯。”柳七月也明白。

    越往后,怕是战争越残酷。

    “嗯?人来了。”柳七月走出大厅,便看到了进来的地网等一大群人,为首的是三名地网神魔。

    “宁月侯。”三位地网神魔恭敬行礼。

    孟川这时候则是收拾起了地面上的那碗粥和那一根蜡烛。

    “那碗粥和那一根蜡烛点燃的气体,混合在一起可形成剧毒,封侯神魔一旦中毒都可能身死。”柳七月冷然道,“给我查,这毒怎么是送到我和东宁侯面前的。”

    三名地网神魔震惊万分。

    东宁侯、宁月侯,遭到刺杀?

    “是。”三名地网神魔恭敬应命。

    地网,专门负责情报探查,对这方面本就是行家。甚至在江州城境内就有擅长幻术的大日境神魔,如今都用来追查此事。

    ……

    元初山也派遣神魔来追查。

    仅仅三天,结果便出来了。

    那一份混合剧毒,是妖界特有的剧毒‘金角虫毒’,是妖族强者修炼所需的奇毒。

    这份剧毒是要宰杀上千头妖王层次的‘金角虫’才有希望炼制出一份,珍贵异常。在妖界,金角虫也是数量较少的妖族。一份‘金角虫毒’,若是按照同等宝物来换算,相当于元初山的‘一亿五千万功劳’。要知道‘龙水域’这等宝物也只是被元初山算做六千万功劳。

    金角虫毒,一旦入体,迅速摧毁身体处处,封侯神魔一息时间就会毙命。

    就算是凤凰神体,除非立即施展凤凰涅槃还能活命,若是稍微迟疑,剧毒入脑就来不及了。封侯神魔,只有修炼‘不灭神体’有十足把握能活命,其他几乎都是必死。

    如此奇毒,本是修行用的。只会因为无色无味等特性,适合用来刺杀。用来杀一名封侯神魔,对妖族而言是很亏的。

    为了杀孟川和柳七月,妖族却是舍得。

    可惜孟川修炼肉身一脉秘术,保命能力远超妖族预料。

    ******

    江州城,一座占地约一亩多些的宅院,普普通通。

    “小悠悠,小安安,以后这就是咱们的家了。”孟大江、柳夜白都带着孟悠、孟安玩闹着,孟悠和孟安在小院内飞奔着,欢快的很。

    孟川夫妇笑看着这幕。

    ……

    “来,和爹学,挥刀。”孟川带着儿子、女儿,年仅三岁的孟悠、孟安都握着一柄木刀兴奋的挥刀。

    “再来。”

    孟川很有耐心的教着,那两柄木刀都是他亲自削的。

    ……

    十八般兵器都学,孟悠、孟安四岁时,彻底决定了兵器。

    孟安喜欢枪法。

    姐姐孟悠则是更喜剑法。

    “竟然没有一个用刀的。”孟川无奈。

    “你擅近战,悟出道之境后,其他兵器也能用的像模像样吧。”柳七月笑道,“我可很少近战,近战就要靠你教了。”

    “放心。”

    孟川笑道,“不管是枪法剑法,在早期,都是对力量的运用,并且也只是手臂的延伸罢了。‘合一境’‘势之境’‘意之境’都是如此。能更精妙统合自身力量,甚至能影响外界。而我的《心意刀》阴阳变幻,存于一心,教导些基础,我还是很有信心的。这江州城任何一道院,都找不出我这样好的师父!”

    仅仅用半月功夫,孟川就创出一套基础枪法和一套基础剑法,都蕴含阴阳变幻的道理。

    ……

    “还敢偷懒,转身,屁股撅起来!”孟川青筋暴突,怒喝道。

    孟安转过身,乖乖屁股撅起来。

    “啪啪啪!!!”

    孟川直接巴掌抽过去,怒抽之。

    “别打了,别打了,疼,疼。”孟安忍了一会儿终于哭了出来,姐姐在一旁不敢说话,也一副怕怕模样。

    ……

    一年年过去。

    孟川循序渐进的教着,他们姐弟俩四岁筑基、六岁内炼,八岁那年洗髓境,进入了最近的‘青榆道院’,表面上说是已经十岁了!显然虚加了两岁,在江州城这一千多万人口的大城,十岁跨入洗髓境也不算显眼了。

    ……

    转眼坐镇江州城已是十年。

    依旧是那座宅院,孟川和柳七月正在吃着早饭,一对少年男女迅速吃完。

    “爹,娘,我们去道院了。”孟悠、孟安都站起来。

    “去吧。”孟川笑看着儿女。

    十年时间,孟川和柳七月夫妇俩几乎没变化,可儿女都长大了。

    孟安、孟悠十二岁,都达到脱胎境巅峰!当然在青榆道院中,都以为这对姐弟是十四岁!可即便如此……依旧是青榆道院的天才弟子了。

    “孟安和孟悠,都比我们当年要厉害。”孟川看着院落中枯叶飘落,感慨道,“估计明年他们俩就能达到无漏境,十三岁无漏境,也算可以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悟出势。”柳七月道,“阎赤桐师弟就是十三岁悟出势,不知道孟安和孟悠,能否有一个赶得上阎师弟。”

    “该教的都教了,要悟出势,乃至悟出意之境,更多要靠他们自身。越往后我们能帮到的就越少。”孟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