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宋捕神 > 第三百六十八章、正反两仪剑
    听到大武的话。

    人群中走出了两个身穿黑衣的青年人。

    这两人与大武小武一样,都是双胞兄弟,长相也有七八分相似。

    其中略微年长的那人手中拎着一把四尺余长的宝剑。

    另外一个略微年幼的人,则是身后背着一把两尺余长的短剑。

    “他们是谁?”

    台上的萧无名看见这两人,压低声音问道。

    “双子神剑,高家兄弟,哥哥高世杰,就是那个手里面拿着长剑的人,弟弟高世雄,那个背后背着短剑的就是。”聂烽看着那两个青年,“他们都是昆仑派的弟子,曾经一度想要争夺掌门继承人之位,可最后却败在了青天的手下,修炼的武功是昆仑正反两仪剑,单个人的武功或许并不算出色,但是当两个人的正两仪剑和反两仪剑结合起来,就可爆发出数倍于己身的力量。”

    高世杰晃了晃手中的大剑,道:“武家兄弟的名字,我们兄弟也早有所耳闻,听说你们两个的逆乱神功,与我昆仑的正反两仪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们兄弟不才想见识见识,若是败在了两位的手中,我们自然会双手支持二位接任天捕之位,可若是二位败在了我们手中,那么就请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没错。”

    弟弟高世雄也说道:“六扇门的天捕可不是什么酒囊饭袋都能担当的,我们兄弟虽然不才,可是却愿意当这个试剑石。”

    两人的言语间,完全没有把武家兄弟放在眼里,极尽嘲讽之话。

    不单是武天涯面露不悦。

    就连下面各大门派也是议论纷纷,包括昆仑派的几个长老,看到高家兄弟的样子,眉头也锁了起来。

    这次试剑大会是为了选择六扇门继任的天捕。

    而武家兄弟正是其中之一,

    可高家两兄弟的话却将他们得罪狠了,就算他们能胜过武家兄弟,那么当他人继任的时候,也不会对昆仑派有好脸色,与六扇门作对可不是明智之举,但现在话已经说出来了,也没有办法再收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好在有关青天,倒不至于和六扇门彻底闹僵。

    高家兄弟还不知道自己的猖狂,已经引起了各派的不满,还得意洋洋的在那里说着话。

    “既然两位愿意赐教,那么我们兄弟也不好拒绝,就放手一战吧!”

    小武的性子最为沉稳。

    可是听到高世杰和高世雄的话后,心中也不由得升起怒意。

    两对同胞兄弟之间的战斗。

    这在武林中还是很少见的。

    尤其是他们修炼的武功,都需要心意相通,相互配合才能发挥出最高的威力,若是有人有私心,或者是心绪杂乱,那么就发挥不出本门功夫的最高精髓。

    高世杰缓缓摘下了背后的大剑,这柄剑四尺有余,身厚锋钝,与其说是剑,不如用棍来称呼更合适,而高世雄的剑恰恰相反,轻薄锋利不过两尺余长,比寻常的宝剑还要短上小半。

    这就是昆仑正反两仪剑攻守兼备的奥秘。

    以正反两仪为基础,从四象八卦衍化而出,从而分化出六十四般变化,继而演变成大周天星斗之数,招式变化可谓是无穷无尽,极尽招式的繁琐,就连青锋剑庐的千锋无影剑法,在这方面都有所不及。

    而且剑势一旦展开,便如长江大河滔滔流水,延绵不断,肆意狂猛,剑气仿佛囚牢一样将对手困住,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令对手防不胜防,难以抵挡。

    据说当年昆仑派有位祖师,曾经悟出了一心二用的法门,可同时施展出这套正反两仪剑,左手短剑,右手长剑,打遍整个天下难逢敌手,就算是那些修为在他之上的人,也难以逃脱这套剑法的攻击

    高世杰手中大剑挥动,身形快如疾风,眨眼间便来到了武家兄弟身前,手中的大剑似慢实快,剑光好似银瀑天降,斩向武家兄弟的身体,而高世雄则恰恰相反,动作看似迅疾实则迟缓,剑罡雄浑无铸,横扫向武家兄弟的下盘。

    “好精妙的剑术。”

    聂烽再旁连连点头。

    这两人的人品虽然差了些,但手底下的功夫着实不弱。尤其是这正反两仪剑法,攻击的方式往往令人意想不到,本来手使巨剑的高世杰,剑法应该雄浑刚猛,以巨剑本身的力量发挥出强霸的攻击。

    可他却完全相反,竟然以巨剑施展出了迅捷的招式。

    他弟弟高世雄却以轻薄锋利的短剑,施展出了刚猛霸道的剑罡。

    要是换做修为不够深,或者是经验短浅的武者,仅凭这一招,恐怕就要命丧当场,或者是失去先机。

    可武家兄弟却没有任何慌乱,两人分工明确。

    大武应对高世杰的巨剑,小武则是对付高世雄的短剑。

    而逆乱神功的真正威力,也终于在此时显现了出来。

    两道散发着黑色光芒的漩涡出现在了身前,然后瞬间合而为一。所爆发出的力量仿佛撕破了空间,黑色的光芒转眼间就将二人的剑气所吞噬,不过高家兄弟似乎早有所料,身形一转,两个人的剑势又发生了变化。

    高世杰的剑法变得厚重如山,高世雄的剑法变得迅捷如电。

    茫茫的剑气如山海般将武家兄弟困在其中,高世杰和高世雄剑法连环转换不停,两仪真气渐渐融合为一,转化为混沌太极,剑法的威力也越发凌厉狠辣。

    时而同时攻击,时而同时退守,时而一攻一守。

    将阴阳两仪的变化演变到了极致。

    高家兄弟虽然没有将正反两仪剑法练到最高境界,可演变出大周天星斗之数的变化,但是却也练到了八卦衍生的六十四手变化,正反两仪相合就是一百二十八招变化。

    “这两个孩子的心性到是很沉稳,并不急着出手反击,而是准备先看出正反两仪见的所有变化,然后在发起攻击,不错,不错。”圣手神剑段非看到大武小武的举措,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一旁的武天涯大笑道:“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

    “武疯子,你还要不要脸了?”

    沈瀚瞥了他一眼,道:“你这个新出锅的师傅教他们几天功夫,满打满算也不到十天,你还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又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我徒弟,你想要还没有呢!”武天涯毫不在意笑道,“徒弟赢了,我这个当师傅的就脸上有光!”

    沈瀚被他堵的说不出来话,只能笑骂了他几句。

    昆仑派所在的坐席处,关青天看到高家兄弟的样子,眉头微微皱起,随后摇摇头,道:“高家兄弟输了。”

    “怎么会?”

    旁边的年轻弟子奇怪的问道:“师兄,我看好像是高师兄他们占了上风。”

    “他们现在看似占住了上风,可实际上却将自己的底牌全都泄了出去,本来武家兄弟的修为就不比他们差,而且修炼的武功也与正反两仪剑异曲同工,若是他们早点明悟此中道理,逼着武家兄弟与他们交手,胜负还犹未可知,但现在他们心高气傲,将正反两仪剑法的变化都告诉了人家,可对对方的底牌却丝毫不清楚,要想胜是难上加难。”

    “除非他们能悟透正反两仪剑法的最高境界,衍变出正反三千六百五十手变化,不过他们若有那份造诣,也不会现在还在苦苦纠缠。”

    一旁的几个昆仑长辈听了,也频频点头。

    其实天下间的任何门派里面,不怕有混账东西,也不怕有心高气傲之辈,就怕没有目光长远,心性上佳,可担当大任之人,历代的昆仑掌门人,修为未必是门派中最强的人,但往往却是最合适执掌门户的人。

    而高家兄弟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与关青天相差甚远。

    所以这未来的昆仑掌门人,是绝对不能交给他们。

    哪怕他们背后有人支撑也一样。

    “火候应该差不多了。”

    看热闹的聂烽心中琢磨。

    与此同时。

    场上的局面也发生了变化。

    逆乱神功的真气横卷四周,无形的力量仿佛乱流牵扯,将所有的剑气都撕碎震破,然后大武双手挥舞,身前立刻泛起蓝色的漩涡,散发出逆转之力,将高世杰斩出的剑气尽数囊括其中,并且借助漩涡旋转的力量,将剑气化为纯粹的灵气。

    同时小武双手之上黑芒闪烁,硬是将高世雄与高世杰两个人的剑势错开,然后以逆乱神功中的错乱诀,将高世雄的身形逼到远处,而两个人一旦分开,正反两仪剑的威力瞬间就下降了不少。

    高世杰也发现了异常,可是他想要撤招已经来不及了,如果他此刻突然收手撤招,那么自己就会破绽大露,直接被大武的逆乱神功打成重伤,所以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以无上内力催动剑气不断斩落,试图将大武的逆转之力破掉,从而挽回颓势。

    “来而不往非礼也!”

    大武高声喝道:“你送了我一招,我现在也还你一招!”

    “疾!”

    一声轻喝。

    大武身前的漩涡中散发出幽深的光泽,慑人心神,仿佛是星空中的黑洞,旋即一股强横的力量从中蕴生而出,甚至将方圆三丈内的空间都牵扯的扭曲起来,最后这股力量与先前高世杰所斩出的剑气结合在一起,黑色的光华猛地向高世杰笼罩而去,似乎可以吞噬一切。

    看到扑面而来的黑色光芒,高世杰心中惊惧交加,向后练练退去,同时手中的大剑在身前挥舞不停,剑势也变得如山岳般厚重,剑罡凝结成太极形状的气团,如同盾牌似的挡在自己身前。

    轰!

    一声巨响传来。

    逆乱神功的真气摧枯拉朽的连着冲破了十重罡气,直到最后一重罡气的时候,力量才溃散了七八分,被高世杰震动剑锋将大武的真气劈散,两个人有来有往,看似谁也没有便宜,是个平分秋色的结局。

    可是在那些高手的眼中,却是高世杰吃了个亏,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高下立见。

    另一边。

    高世雄手中短剑挥舞,剑尖处的青芒吞吐不定,发出了嗤嗤的破空风声,剑法也转化的极为快速,不过没有了高世杰在旁扶助,高世雄的剑法也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他们兄弟两人虽然同时修炼了正反两仪剑,可是却不懂得分心两用的法门,正反两仪转换的时候,总会有些微弱的停滞,虽然很短暂,不过是十分之一个呼吸的时间,对于寻常高手来说,这停滞并不影响什么,他们甚至发现不了。

    可对于小武这种也精通两仪混沌之道的高手来说,却是大大的破绽,而且小武的错乱诀也极其玄妙,往往高世雄的剑锋已经近在咫尺,可却被错乱诀的力量生生将剑锋错开,根本伤不到小武分毫。

    就在高世雄从正两仪转化为反两仪的时候,小武突然抓住了这个破绽,右手擎指如剑猛地探出,逆乱神功的真气直接将高世雄的剑势打破,随即小武在高世雄的身上快速的点了几下,然后就抽身后退,来到大武身旁负手而立。

    高世雄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本相继续动手,可是高世杰却开口喊住了他。

    “二弟!”

    “大哥!”

    “你看看自己胸前!”

    高世杰沉声道。

    高世雄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他胸口处的衣襟出现了七个破洞,而且只有外衣被损坏,里衣没有丝毫的破损,充分的显示了对方对力量的掌控,若不是达到了举轻若重,大巧似拙的境界,怎么会将力量掌控的如此细微。

    如果对方没有手下留情,方才只要指尖劲气倾吐,自己这条命就算是没了。

    “我们输了!”

    高世杰也算拿得起放得下,收起长剑对着武家兄弟一拱手。

    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若是死不认输那就太跌份了。

    “承认。”

    大武拱手道:“昆仑的正反两仪剑法果然奥妙无穷,若不是两位手下留情,我们兄弟怕是也难讨便宜。”

    “输了就是输了,技不如人而已。”高世杰面无表情的道:“不过只是我们两个兄弟学艺不精,不是昆仑正反两仪剑不如逆乱神功,日后我们自当再次讨教。”

    “随时恭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