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骑遇 > 第一二二章?拿了醋吹瓶
    “面会不会有点凉了?要不要给你换过一碗?”齐铁川以前都是计算好时间把面端到齐遇面前的。

    今天是个例外。

    齐小遇同学没有在原定时间出现在帅爸爸的面前。

    “不用了,面凉一点吃得比较快,现在这样刚刚好。”齐遇动作飞快地吃着面。

    齐铁川看得心里一阵叹息。

    有必要这么狼吞虎咽吗?

    还有没有点女孩子的样子?

    “齐小妹今天这么赶时间啊?”齐铁川的语气,酸中带苦,苦里面又泛着酸。

    “宦享哥哥他明天就要去新西兰了,一去好几天,感觉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说。”齐小遇同学自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就不觉得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在帅爸爸面前藏着掖着的。

    “你今天一早就去上课了,一去一整天,也没见你有很多话要和我说啊。”齐铁川再开口说话,就已经不是语气泛酸,而是直接拿了醋吹瓶。

    “哈哈哈哈哈哈哈,也对呀~”

    “那我现在就把宦享大哥哥给抛弃了。”

    “我们父女俩就坐这儿彻夜长谈好了呀。”

    “来一场天不亮就绝不结束的父女夜话,帅爸爸以为如何?”

    齐小遇同学做了帅爸爸这么多年的小棉袄,那肯定也不是白做的。

    帅爸爸有情绪,那是必须要第一个安慰的。

    到目前为止,齐遇最爱的男人排行榜上,排在第一的还是齐铁川。

    尽管这个排行榜从诞生到现在,总共才出现过两个男人。

    丁杭印怎么算?

    那种骗吃骗喝的家伙,哪有可能上摇滚伏尔甘之主的榜单?

    想太多!

    “这个……我们小阿遇明天还要上课,哪能一直在家和我这个糟老头子说话呢?”

    彻夜长谈这种事情,帅爸爸还是孤家寡人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现如今,齐遇愿意,那也要看欠收拾的Ada愿意不愿意了。

    单身奶爸的自由,离齐铁川已经远去很久了。

    “糟老头子?我们【齐家铁铺】哪有糟老头子?哪儿呢,哪儿呢?”齐遇略微夸张地四处张望。

    “你赶紧吃面,吃完面带你的小匠匠走一圈,要早点回来睡觉,知道吗?”作为宇宙好爸爸,齐铁川自然是不可能让齐遇熬夜聊天的。

    他绝对不是想要赶紧上楼陪老婆。

    他可是宇宙好老公和宇宙好爸爸两手抓,两手都硬的宇宙好铁匠。

    他怎么可能干出有了老婆就不陪女儿聊天这样的事情。

    “知道啦~我家帅帅的糟老头子可真是有意思呀~”齐遇笑笑,看破不说破,帅爸爸的面子还是要顾全的。

    小样儿~

    她都没吃Ada的醋,帅爸爸好意思吃宦享哥哥的醋,这才哪儿到哪儿呀?

    如果是Ada的话,那当然是能拆穿就拆穿的,这是相处模式的区别。

    就像Ada整天说要把齐遇从【齐家铁铺】泼出去,她才能好好地过过梦寐以求的二人世界。

    “你爸我这不是需要时间来习惯一下嘛?”齐铁川倒是直接承认自己吃醋了:“想当年,爸爸可是给了你两年适应期的。”

    认真想了想,齐铁川还是觉得自己有点亏。

    “才两年呀?两年的适应期哪里会够呀?”

    “我怎么感觉我家帅爸爸是那种一矜持就能矜持一辈子的。”

    齐·神助攻·遇翻起旧账来,倒是不觉得理亏的。

    “所以,你是要告诉爸爸,你和小宦先生是我和你A妈一样的状况?”齐铁川和Ada打赌是一回事,齐遇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有些事情,作为爸爸,齐铁川肯定还是要问一问的。

    尤其是关系到女儿幸福的。

    “这个呀,我也不好说。”

    “反正,我现在就觉得什么都是很新鲜的。”

    “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就是会有一种期待,但有不知道自己期待的是什么。”

    “每天都和坐过山车似的。”

    “一会儿高兴地不行,一会儿又郁闷地不要不要的。”

    “帅爸爸,你和Ada最开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齐·小棉袄·遇并不介意和齐铁川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

    既然都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心意,那么要不要告诉帅爸爸,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

    “我当然不是了。”齐铁川否认了齐遇的猜测:

    “你爸我一开始,就只有坐立不安的忐忑,没有跌宕起伏的期待。”

    “爸爸那会儿呢,也不是你这个年纪,爸爸的感觉也说不得准。”

    “就是,你如果现在就要开始谈恋爱什么的,会不会有点太早了?”

    齐铁川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担心这个问题。

    在齐铁川的价值观里面,谈个恋爱就是要结婚,结婚就是要一辈子。

    他自己身上曾经有过的悲剧,怎么都不希望再发生在齐遇的身上。

    “早什么呀!现在都嫌晚了好嘛!”Ada人未到声先至:“亲亲爱爱的,你怎么还没有上来啊。”

    说好要在楼上等消息的A妈,在楼上待了没两分钟就又下来了。

    Ada这个时候下楼,也不是她的问题,谁让齐铁川半天不上去的?

    “我这不是还在和齐小妹聊天呢嘛。”齐铁川给了Ada一个拥抱,就好像他们分开的不是两分钟而是连整天一样。

    “小阿遇,别听你爸的,每个年纪,都会有每个年纪的心态。”

    “如果每个人,都要到了结婚的年纪,并且想得很清楚了才开始谈恋爱,一谈恋爱就结婚。”

    “那恋爱本身的乐趣就没有了。”

    “所以,没有人可以用自己的经验来剥夺你的谈恋爱的乐趣。”

    “我这种热情似火的也好,你爸那种愚钝木讷的也好。”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那都不是你自己经历的。”

    Ada对于爱情的态度,和齐铁川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齐铁川还想说点什么好好教育一下齐遇,临时抱佛脚,也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但Ada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我们闺蜜之间的谈话,你就不要擦嘴了。”

    “小阿遇,你放心,我已经帮你教育过我家亲亲爱爱的川川了。”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开开心心,毫无负担地去谈你自己想谈的恋爱。”

    “当然了,你要是不想谈了也要记得告诉我。”

    “F妈进可帮你助攻,退可帮你守城。”

    “你就安安心心,想干嘛就干嘛就对了。”

    Ada下楼,看到齐遇还在,求生欲再度爆棚。

    明明是做了好事的人,还这么心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齐铁川已经就小遇遇情窦初开的问题,和Ada聊了好几天了。

    最终的结果,是齐铁川被Ada给说服了。

    虽然,Ada不断试错的那种寻觅真爱的方式,齐铁川认为是有问题的。

    但和他自己相比,显然是Ada年轻时候的日子,过得更加洒脱和肆意。

    相比如自己原本沉闷的性子,齐铁川更喜欢Ada像太阳一样的性格。

    如果每个人都像他这么木讷,那这个世界上,能够获得真爱的人,就又会少了很多。

    即便齐铁川已经想得很通透,但分歧还是不可避免的:“什么叫想干嘛就干嘛了?我是让你好好和小阿遇谈一谈的,怎么就想干嘛干嘛了?”

    齐铁川心心念念小遇遇的情感教育问题。

    “谈什么呀,你这个远古生物。”

    “你以为自己生活在古代中国还是怎么的?”

    “小遇遇到这儿以后,什么教育没接受过啊?”

    “我们这儿,从高中开始周末学校门口都能领到套。”

    “你让我说的事情啊,不用教育,全靠自觉。”

    “小阿遇,你自己有分寸的哦?”

    Ada非常大大方方地就把齐铁川根本就没有好意思和齐遇探讨的问题给搬到了台面上。

    还挑了挑眉,让齐遇自己接收,类似于“你懂的”这样的信号。

    在这一点上,Ada和齐铁川的分歧是巨大的。

    毕竟是在完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成长的,忌讳的东西有些不太一样。

    齐遇看看Ada眉飞色舞的模样,又看到齐铁川整张脸上都写着焦虑欲言又止的样子,顿觉一阵阵的无语。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这些大人们脑子里装得都是什么?

    还有Ada说学校门口会发的东西,齐遇也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有些东西,大概只有在意的人才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帅爸爸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这么高瞻远瞩的人了?

    可问题是,她和宦享大哥哥,这才哪儿到哪儿呀?

    齐遇顿觉自己每次都要连汤都喝掉的三鲜面有些吃不下去了。

    这么尴尬的话题,还是适时终止最为合适:

    “看来我A妈还是不错的,我之前还一直担心,我要是和宦享哥哥表白来白白去的话,帅爸爸会打断他的腿呢~”

    帅爸爸会对要抢小棉袄的人有意见这一点,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但齐遇从来没有真的觉得齐铁川会动手打人。

    只是爱情来得太快,连齐遇自己都没有预料到。

    以齐遇对齐铁川的了解,帅爸爸接受起来,肯定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现在看来,因为有Ada的鼎力支持,一切都比她想象的要平稳很多。

    唯一不平稳的,就只有小遇遇悸动的那一颗心而已。

    “什么叫A妈还是不错的?”

    “F妈,是F!你要夸我的时候,请把A改成F。”

    一脸毫无重点的得瑟过后,Ada又开始八卦:

    “你们两个今天不是表白了吗?有结果了没?你们这是谁被谁攻陷了?”

    Ada的汉语能力,也在持续不断地进步中。

    “攻陷?你以为打仗呢?你怎么不直接说沦陷呢?“齐遇对Ada永远咋咋呼呼的性子,也是没有什么脾气。

    “沦陷啊?沦陷也行,只要你们两个三天之内能谈上恋爱,那就是我赢了。到时候,可是会有惊喜的。”Ada第一次说明了他和齐铁川赌约的时间限制。

    “三天是吧?怪不得你昨天晚上那么不遗余力地误导我。”齐遇看着Ada笑了笑。

    没有怨念只有无奈的笑,有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后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不不不不不,我昨天怎么能是误导呢?”

    “明明是极度正确的引导,就像灯塔引领着黑夜在海上航行的船只回家。”

    “是引导,引导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吧?”

    Ada遣词造句能力,也和坐过山车似的,忽高忽低。

    齐遇懒得和一个老外咬文嚼字。

    因为那样并不会有什么成就感。

    “再正确的引导,三天也不够啊,宦享哥哥明天要去新西兰,一去就是三天,等他回来,就过了你和我爸打赌的时间了。”

    齐遇选择实话实说,省的Ada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什么玩意儿?这不是明天才走吗?怎么就过了打赌时间了?”

    “今晚不是时间,还是明早不是时间啊?”

    “你有我这么一个热情似火的榜样在前面引导。”

    “整整一个晚上,还搞不定一个小宦先生?”

    Ada送给了齐遇一个无限鄙夷的眼神。

    A妈一下楼,好好的家庭谈话,就风格突变了。

    “热情要是有用,你也不用花那么多年,才能搞定我家帅爸爸吧?”齐遇一脸的不以为然。

    A妈的经验,需要用辩证的眼光来看,至于鄙夷的眼神,直接忽视就好了。

    “你爸是大木头,人小宦先生是小帅哥,那能相提并论吗?”Ada并不接受齐遇的辩证法。

    “大木头……小帅哥……”

    “你这是觉得我爸不帅了,还是几个意思呀?”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呀~”

    “怎么,只有年纪小的才能是帅哥?”

    ”我家帅爸爸这样的就是木头了?”

    齐小遇同学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架势。

    A妈昨天晚上做的,不管是误导还是引导,都让小遇遇浑身不自在了至少两个小时。

    不爆发归不爆发,完全当没有发生过,那也是没有可能的。

    “不不不,Sweetheart,你这么说是不对的,你爸的帅,那是帅成了一座雕像,小宦先生那种,在怎么帅,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而已。”

    Ada又有了全新的遣词造句的方式。

    就是不知道被她形容为一座雕像的那个人,是不是会对木雕、根雕之类的东西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