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骑遇 > 第七十三章 超强的逻辑
    “最后的晚餐?宦享哥哥,你是要走了吗?”齐遇在需要她抓重点的时候,抓起来也是很准的,要不然也不能成为一枚小小的学霸。

    “明天看一看【本色信仰】的恢复情况再决定,如果她没有问题的话,我应该得回新西兰的马场一趟。”宦享的确是有要走的打算。

    “这么急着回去干嘛呀?”齐遇已经知道宦享接下来半个月都没有比赛计划。

    “之前【本色信仰】高烧不退,丹麦的团队全都被我给清退了。”

    “新西兰那边的工作人员,也被我清理了一遍。”

    “现在没有剩下几个人,我得回去一趟。”

    “尽快把新西兰那边的马场转手了,这样才可以把重心转到澳洲来。”

    宦享这次过来的太仓促,需要回去把收尾的工作的工作做好。

    “清退了、清理了”,齐遇学着宦享的语气,重复了一下他话里面的重点,“怎么听起来这么像霸道总裁的行事风格呀?”

    齐小遇同学发现,刚刚宦享语气里面展现的那个人,和她认识的宦享哥哥,有着很大的差别。

    “霸道总裁不好吗?”宦享继续用刚刚的语气和尽可能严肃的表情发问。

    “霸道总裁好呀,怎么能不好呢?等【摇滚铁匠】那天有宝宝了,就给取名叫【霸道总裁】。”

    “光听名字,就帅气逼人呀,有没有?”

    齐小遇同学对霸道总裁的见解,也是异于常人。

    比起给人类做称谓,霸道总裁这四个字,明显更适合给马类做名字。

    “如果生出来的是一匹母马,也要叫【霸道总裁】吗?”宦享倒是没有被齐遇说话的方式给搅乱了自己的逻辑。

    “母马的话就叫【霸道总裁夫人】好了呀,反正马的名字又不怕长。”在取名这件事情上,齐小遇同学是专业的。

    “那如果【摇滚铁匠】以后有了不止一个小孩呢?”宦享大哥哥接着表达疑惑。

    “那也不怕呀,【霸道总裁的弟弟】、【霸道总裁夫人的妹妹】以此类推,还可以有弟弟的弟弟和妹妹的妹妹,都说了不怕长的呀~”取名一道,怎么都没有可能难得到齐·取名大师·遇。

    “哈哈,还真的是马名不怕长啊,希望未来要落入你魔爪的那些马,会喜欢你给他们取的名字。”宦享一脸虔诚地表达了祝愿。

    “切,这还需要你希望呀?你也不想一想,一匹马上辈子得积了多大的福,才能落到小遇遇的手上呀?”齐小遇同学自我膨胀的夸张手法,用得越来越炉火纯青。

    “这倒是,连我都羡慕【摇滚铁匠】。”宦享对齐遇的话,深表认同。

    “宦享哥哥,你羡慕就羡慕,为什么前面还要加一个连字呀?你这是觉得自己羡慕亏了,还是几个意思呀?”齐·呀字诀·抬杠·遇业已上线。

    飘飘若仙的齐大遇美女,可是除了作曲,还准备拿下中文双学位的,昆士兰大学荣誉学士。

    咬文嚼字的特长,荒废是不可能荒废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荒废的。

    “不亏,明明是赚到了,我要不是羡慕【摇滚铁匠】就不会带着【本色信仰】来。”

    “我要是没有带着【本色信仰】来,就没有可能让她恢复得这么快。”

    “这一切的一切可都是拖了我羡慕【本色信仰】羡慕得要死要活的福。”

    宦享大哥哥认真聊起天来,总是能让齐遇的心情分外舒畅。

    “宦享哥哥,你丹麦和新西兰的团队都处理掉的话,【享誉国际】要怎么办?你不会又要让他颠沛流离吧?”齐遇对【享誉国际】有那么一点特别的感情。

    是【享誉国际】的马蹄铁,让齐铁川事业和爱情双丰收。

    “我这次来新西兰比赛,有把【享誉国际】也一起带过来。”

    “我生日那天你来去的太过匆忙,不然应该也能看到【享誉国际】的。”

    宦享原本是计划在新西兰组建一个新的盛装舞步团队的,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来布里斯班建团队,就会把【享誉国际】也带过来?”齐遇又是意外又是惊喜。

    “对啊,我最开始成为【享誉国际】马主的时候,都没怎么接触过买,也没有好好管过他。”

    “还好【享誉国际】退休之后的驯养师,是他的忠实粉丝,这些年,照顾的也算是不错。”

    “没有像【本色信仰】这样,时不时地就要出点状况。”

    宦享并没有把【享誉国际】一匹马单独留在丹麦的想法。

    【享誉国际】,在奥运马蹄铁事件之前,一直都是和三项赛一起生活在墨尔本的。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享誉国际】离开了澳洲,宦琛北也没有把自己的马场建在澳洲。

    【享誉国际】先前在丹麦都是被当做世界级种公马马给“供起来”的。

    等到丹麦的马主们,心灰意冷到把自己的母马都要回去之后,【享誉国际】超然的地位和待遇,肯定就会和以前有所不同了。

    这种时候把【享誉国际】留下,只会比当初没有亲自照顾【本身信仰】的结果更可怕。

    宦享已经不再是十年前的非典型马主。

    既然要建立一个新的团队,宦享要让自己马生活环境里面的一切都是最纯净的。

    “宦享哥哥,你多久能把新西兰的事情处理好呀?”

    我还蛮期待看到【享誉国际】的呀~”

    齐小遇同学嘴上说的是期待【享誉国际】的到来,实际上期待的是什么,估计她自己都不太清楚。

    “新西兰那边收尾的工作处理起来,应该蛮快的。”

    “但【享誉国际】什么时候能过来,主要还得看布里斯班这边的训练场找得怎么样。”

    “我朋友帮我问了一圈,你家附近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居住区。”

    “目前并没有足够大的地块,可以用来建盛装舞步的训练场。”

    宦享的朋友找了这一区最好的几个房地产经纪帮宦享找场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收获。

    “这样呀?那岂不是此去经年,遥遥无期?”齐遇有点失落。

    为什么会失落?

    经过逻辑遇超强的逻辑分析,她的失落和宦享哥哥什么时候能来一点关系都没有。

    主要是因为她自己盘子里面的惠灵顿牛排刚刚被彻底消灭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