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婚后爱,大佬要离婚! > 第500章 翻脸无情
 许星辰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也会成为别人的感情导师。

    当然说是导师是有点夸张了,可是,现在柳安宁是真的是有感情问题,想要让她分析请教的。

    许星辰真是日子过的太平静了,如今有这么个事情让她来解决,她眼睛都亮了。

    看着柳安宁的样子,许星辰压抑住自己的心情,不要表现的太夸张,矜持的笑了笑。

    “这个嘛,虽然想一个人可能有很多种理由,比如说因为吃的?

或者因为仇恨?

或者因为尴尬?

也不能纯粹说想一个人就是喜欢。”

    “那我就是不喜欢了?”

    许星辰嘴角抽了抽,她不过是想要卖个关子,想要多说两句,怎么这个柳安宁就这么快下结论?

    她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跟凌灏关系不一样,你现在想他的时候,是不是希望他在你身边?”

    柳安宁认真想了想,“大概是。”

    “那就是了。

你这就是喜欢他。

不能说你从来不会日久生情,就一定不会日久生情,以前没有日久生情,不代表日后不会日久生情。

你现在就是日久生情了啊!”

    “噗嗤……”柳安宁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星辰你这绕口令呢。”

    “你别笑,我的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你应该明白。”

    “我明白啊,绝对明白,所以我就是对凌灏日久生情。

不是那种一见钟情的心动,而是在日渐相处中,喜欢了他就是了。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直接回到我是不是就行了,你还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你可真是厉害。”

    许星辰被笑了,自然忍不住的瞪她。

    “我这还不是怕你不明白?

我说的详细点不行吗?

怎么还嫌弃我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敢嫌弃邵太太呢?

我还得多谢邵太太给我答疑解惑呢,多谢多谢。”

    柳安宁装模作样的作揖道谢呢,惹来许星辰的一个白眼。

    她则忍不住笑了起来,搂住许星辰的肩膀,哄她,没一会儿许星辰也没甭住,两个女人笑起来。

    “我说真的,虽然你现在还是喜欢上了凌灏,但是,恋爱和婚姻毕竟是你自己的。

阿雪总是说我恋爱脑会容易被男人骗,我自己也是甘之如饴,但是,我对别人说起来,还是觉得阿雪说的对。

这事儿对你说也是一样的。

你当初甩了凌灏,他还能对你余情未了,可能这是真的,但是你也得长个心眼。

尤其凌灏现在跟你们家合作,真情假意,你自己也要擦亮眼睛,不要像我一样。”

    柳安宁挑眉,“你是想说,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像你一样,这么好运气?碰到一个邵三爷这样宠人的男人?”

    许星辰被打趣,但是还是厚着脸皮承认了。

    “对啊,难道不是吗?”

    “是,自然是,我也祈祷我有好运气。

来蹭蹭邵太太,沾点你的好运气。”

    柳安宁其实基本上都是笑闹的,她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喜欢,当然如果有一天凌灏真的是不怀好意的,柳安宁也绝对不会多做纠缠。

    她是个抽身很快的人,说不喜欢就不喜欢的。

    所以,也没有多害怕凌灏不是存着正直的心思,跟她符合的。

    退一万步说,即便是凌灏是为了柳家的支持才跟她旧情复燃,也没有什么,毕竟柳安宁原本就要找个利益联姻的,那些人又哪个不是冲着柳家的支持来的?

    一样的道理,区别只在于,她将凌灏看做是喜欢的男人,还是联姻的男人。

    如果但凡凌灏露出一点他不是真的喜欢柳安宁的心思,柳安宁也会迅速将自己的喜欢抽出来,摆正两人的关系的。

    离开了明园之后,柳安宁回到自己别墅,给凌灏打了个电话。

    凌灏那边许久才接听,“安宁?

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柳安宁一笑,“没有。

就是随便聊聊。”

    凌灏在电话那边,抬手,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为了柳安宁的这个随便聊聊,暂时停止了会议。

    当然,柳安宁也不会在意是不是打扰到了凌灏。

    她相信一个男人,知道分寸,真要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凌灏也不会接听电话的,但凡他接了电话,那就说明并不是不能结束的事情,她可不是那什么体贴的先问他忙不忙,是不是打扰了的女人呢。

    凌灏走回办公室,关上门,声音带着愉悦。

    “聊什么?”

    柳安宁忽然也觉得,没有什么好聊的。

    “算了,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知道,”    柳安宁反问,“你知道什么?”

    “知道安宁你想我了。”

    柳安宁默了下,“你倒是机灵。”

    “不,是我们心有灵犀。”

    “……别这么肉麻。

我不过就是无聊,当然,不可否认的,我也确实是想你的了。

但是前提是,是因为我无聊,没事儿可做,所以才想起你。

并不是时时刻刻的想你,这有很大区别。”

    凌灏轻笑了下,笑起来的声音,像是悦耳的管弦乐器,撩拨心口让你的身体内部,像是被小小的电流穿过,舒服又酥麻的感觉。

    而凌灏说话的声音,也一样的好听。

    “安宁,我也不是时时刻刻想你。

我忙的时候,自然也有顾不得的时候。

当然,不那么忙的时候,就在想你。

我想我们的性质是一样的。

都因为,我们互相喜欢对方,所以才会想起来。”

    不然,怎么不想别人?

偏偏只想他?

    这就是喜欢。

    凌灏在上次柳安宁说“想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柳安宁还是喜欢他的。

    虽然她以前那么无情的说绝对不会喜欢他,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但是凌灏还是有信心的,自己一定会再次挽回柳安宁的心。

    不为别的,凌灏就是这么认为,蜜汁自信。

    果然,到如今,柳安宁确实也如他所想的,重新喜欢上自己了。

    柳安宁似乎意识到了凌灏说这话的时候,那种骄傲和自信。

    她哼了声,“你倒是得意了。

但是,你最好记得,我这个人翻脸有多快,你可别让我失望啊!不然啊,我翻脸无情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