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1748章 我不会对你怎样
 杨琪琪点点头,“当然了,我俩沙雕在一起,以后家里肯定是很闹腾的!对了,我们要不要去拜访一下阿姨叔叔,还有我妈我爸?”

“还分得这么清楚呢?

你的妈妈就是我的丈母娘,我的妈妈,你的爸爸是我岳父。

我的父母是你公婆,最重要的是……我是你老公,叫一声听听。”

闻言,杨琪琪羞涩了,“不合适吧?”

燕捷瞪大眼睛看着杨琪琪,“没领证前,你说不合适,我还能理解,现在我俩都扯证了,你还说不合适?

老婆,你知道什么是残忍吗?”

说完,燕捷露出了一个病娇诡异的表情,吓坏了杨琪琪。

但是杨琪琪不知道怎么回事,偏偏这个时候变得脸皮很薄,就是喊不出“老公”这两个字,细想一下也不知道在害羞什么,他们已经领证了啊……于是,杨琪琪嘀咕着说,“我爸我妈结婚那么多年了,也不经常喊老公老婆的,我们还是按照以前的称呼吧?”

“不行,要有仪式感。”

燕捷抱着手臂,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态度十分坚定。

杨琪琪笑了,有些无奈,“那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听,那我就……那我就,咳咳,脑公。”

“发音不标准,老,公。”

燕捷严格的要求。

杨琪琪被逗笑了,跟着燕捷后面学发音,“老公。”

“嗯,发音倒是标准了,但是呢……”杨琪琪的眼神警告着燕捷,一副你还要咋地的神情,充满威胁。

燕捷装作没看见,还是很坚持,“但是声音太小,我听不清。

所以,你要大点声,重新叫一次。”

“唔,你无不无聊啊?

我明明很大声,我就能听见。”

“那是你能听见,我听不见。”

“听不见你还知道我发错音了?”

燕捷失笑,觉得这个时候逗杨琪琪太有意思了。

如果娶个老婆不是用来“玩”的,那将毫无意义。

就这样,杨琪琪被折腾了半个小时,燕捷才放过她。

制服杨琪琪后,燕捷还伸了个懒腰,神清气爽的样子。

两人刚准备开始商议婚礼的事情,他们的手机震个不停,是一些朋友亲戚送来的祝福。

程纭也知道消息了,非常恭喜杨琪琪,昨天她还在催促,今天就领证了,神速!杨琪琪很开心收到这些祝福,一一回复道谢了。

就在这个时候,蒋姨敲门进来,“少爷,少奶奶,有人找……”蒋姨的神情看起来很复杂,好像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带着不安,杨琪琪和燕捷下楼了,赵成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着燕捷的仆人指手画脚,唯我独尊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杨琪琪和燕捷就受不了了。

杨琪琪正要上前阻止,突然看见赵成渊身旁还坐着一个女人,是她不认识的女人……杨琪琪心中立即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怎么回事?”

赵成渊笑了笑,很满意杨琪琪的反应,“听说你们结婚了?

我感到很高兴呢。

我是来祝福你们的,并且送一个礼物给你们!”

杨琪琪才懒得和燕捷废话这些,“什么鬼东西?

你会送祝福给我们?

你旁边的那位是谁?”

赵成渊看着燕捷,“或许问他更合适呢。”

燕捷眼神躲避了,他居然躲避了……女人的直觉总是很可怕的,杨琪琪心里突然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如何控制。

她甚至站不住了,紧张的看着燕捷,“燕捷,你看着我,她是谁?”

燕捷不说话,一直沉默,一开始的喜悦也没了。

一开始杨琪琪就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份不简单,现在看见燕捷的态度,更是确定了!杨琪琪急忙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女人。

她梳着两根麻花辫,穿着碎花衣裳,一双布鞋,看起来是从乡下来的,她还挎着一篮鸡蛋,举手投足都是怕生的样子。

约莫二十五六。

杨琪琪锁紧眉头,燕捷不说,赵成渊不说,她就自己问。

“这位姑娘,请问你是?”

女人很怕生,忙把头低下去。

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杨琪琪耐心问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只是想知道你的身份,毕竟你现在坐在我的家里。”

杨琪琪的性格很强势,只要觉得不对劲,都会拿出自己强势的一面。

“好了,琪琪,你先上楼,赵成渊,你跟我出来。”

燕捷说道。

杨琪琪瞪着燕捷,很是生气,“我现在还不想上楼,除非你先告诉我,她到底是谁?

为什么,我开开心心的跟你领完证,就突然冒出来一个女人?

你不说,她不说,你们之间是有什么吗?”

见杨琪琪的情绪如此激动,燕捷上前安抚,他的手搭在杨琪琪的肩膀上。

“知道了对你没好处,不知道或许更好。

总之,我是……”“别说那些没用的,就算知道了对我没好处,我也要知道。

我必须知道!”

杨琪琪态度坚定。

看见两人吵架,赵成渊心里开心极了。

他叼起一根烟,打算静静地看两人的好戏。

杨琪琪讨厌在屋里抽烟的人,所以一把掐灭了赵成渊的烟,赵成渊已经把烟头点燃了,杨琪琪的手肯定是被烫到了。

但是她面不改色,或许这个时候,只有疼痛才能让她好受点。

燕捷忙关心的问道,“没事吧,琪琪?”

“琪琪,原来,她叫琪琪……”一直不说话的乡下女人,终于开口了。

杨琪琪紧盯着她,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看起来是个很弱的女子,但是杨琪琪做不到同情她。

有时候她很讨厌自己是个直觉很敏锐的人,她总觉得面前的女人不是简单的人,或许说,是影响她感情的人。

“你到底是谁?”

杨琪琪最后一次问道。

女人又不说话了,她似乎很害怕杨琪琪。

赵成渊也看不下去了,本来他是一副看戏的模样,但是杨琪琪烫到手后,他的面容就变得阴沉。

“燕兄,我能说吗?”

赵成渊阴阳怪气的对燕捷说。

燕捷哪有心思和他贫,对他那是横眉冷对。

“不必问他,你出来,跟我说。”

杨琪琪叫上赵成渊出门了,这一出去,就没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