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帝归来 > 第2章 上门退婚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章上门退婚



    “该死,你以为你是谁啊!区区一个废物,竟然对我如此无礼!”韩芷韵反应过来后,狠狠地跺了跺脚,满脸不悦之色。



    “待会退婚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回到家中,陆玄默默思考着修炼的事情。



    “天心花穿雪莲.好了就这十种药材了。”陆玄在家族仓库中翻腾了片刻,看着摆在地上的十株材料,淡淡道。



    这十种药材制作的不是别的,而是三千年前的一种丹药,破障丹,用于改良体质,扩大经脉。



    陆玄的身体实在太弱了。



    一个普通武者,最起码也有六条经脉。



    而陆玄只有两条,难怪他一直卡在凡命二层,寸进不得。



    因此破障丹对于现在的他,再合适不过了。



    回到房间,吩咐下人不可打扰后,陆玄开始炼丹。



    对于陆玄这种级别的人来说,炼丹简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成了。”



    一个白嫩光滑,毫无瑕疵的丹丸出现在陆玄手中,通体晶莹,隐隐散发着阵阵药香。



    四品丹药。



    “可惜,以我现在微薄的修为,目前也只能炼制这种丹药了。”



    陆玄自嘲一声,不再犹豫,当即服下。



    灵丹入喉,瞬间化作一团磅礴精纯的灵气,充斥着陆玄的身体。



    陆玄年纪太大了,早已错过修炼的最佳时机,而且由于之前大肆服用不入流的丹药,不少经脉都被堵塞了。



    可以说陆玄的身体,就像一个千疮百孔的网筛,无论怎么灌注灵力,也会在最短时间内漏光。



    而破障丹恰好弥补了这一点,磅礴的灵力瞬间滋补了陆玄千疮百孔的身体。



    与此同时,陆玄的境界,也在节节攀高。



    凡命二层。



    凡命三层。



    凡命四层。



    强大的药力,顿时让陆玄停留在凡命五层之上!



    “不错。”陆玄看着自己光滑如玉的双手,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经过破障丹,不仅能让他迅速升级,更是能让他重塑身体。



    以前修炼的暗伤,以及丹毒,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并且经脉也重新开拓成了六条,达到了普通人的水准。



    呼,随着几口大呼吸,凡命五层的境界终于被陆玄稳固下来,可还没过两息,陆玄的境界如同漏气的皮球,一路猛泄,直坠凡命一层才停下来。



    不进反退!



    实力倒退,是武者的大忌,面对如此状况,陆玄没有惊讶,反而眸中略带欣喜。



    “果然,这《不朽仙诀》与众不同。”



    普通凡命修士,每晋级一重,只能增加一百斤的力量,而陆玄每晋升一层,竟然能增加两百斤的力量!



    陆玄前身修行的是星辰大陆最普通的凡品功法,进展慢不说,上限也低,到玄命境就得另寻其他功法。



    而如今的《不朽仙诀》,则是玄黄珠所附带的功法,共分九层,没有品级,但威力非同小可。



    他不是没想过重修前世的功法,可是强如巅.峰的他,依旧被打得差点神形俱灭,即使重修,重新起步的他,也有可能敌不过前世的仇家们。



    没有经过测试,陆玄心中原本还是有些忐忑的,幸好,结果没让他失望。



    改修《不朽仙诀》后的他,原本只有拇指大小的丹田,瞬间扩大到拳头般大小,容纳的灵气瞬间多了好几倍,别看他现在只有凡命一层,光论真气,比起凡命七八层,估计还要强上三分。



    再加上他原本的见识和眼光,在凡命九境,近乎无敌!



    “玄儿,韵儿登门拜访了,你快出来迎接一下。”门外,陆山的声音传来。



    “知道了。”陆玄应了一声,把房间收拾干净后,推门而去。



    门外,陆山正坐在椅子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陆玄看着陆山,眼神不自觉地柔和下来。



    父亲,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称呼。



    前世父母双亡得早,陆玄并没有享受过太久的亲情,导致他后来与青莲结为道侣,才遭了暗算。



    回忆起陆山为自己做的事情,陆玄踌躇了片刻,干涩地说出近几千年都没说过的话语:“爹”



    “玄儿。”陆山看到儿子已经出来,也收起旱烟,沉声道:“韵儿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说是韩家宴请咱们父子俩,来者不善啊。”



    陆山显然也意识到什么,不由得为自己儿子前途,感到一阵担忧。



    “无妨,一群跳梁小丑罢了。”陆玄毫不在意道。



    看着陆玄气定神闲的样子,陆山心中一阵惊讶,他的儿子,自己是再清楚不过。



    烂泥扶不上墙,说的就是陆玄这种人。



    可如今,他竟然能说出如此霸气的话,而且,听下人说,陆玄竟然主动要求修炼。



    难不成,自己的儿子,终于开窍了不成?



    “确实,一群跳梁小丑而已,韩家以为出了一个归云宗的外门子弟,就能抗衡我们陆家。天大的笑话,除非是内门子弟,否则再怎么样,也动摇不了我们陆家的根基!”陆山仿佛被陆玄感染,说话带着一股无人可挡的霸气。



    两人走出门,韩芷韵的丫鬟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三人互相望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丫鬟便领着两人,一路走向韩家。



    一路上,不少人在他们身后指指点点。



    “听说了吗?陆家公子貌似要被韩家小姐退婚了!”



    “是啊,韩家小姐好像是被归云宗相中了,看样子是要脱离陆家,自己单飞了。”



    “可不是嘛,归云宗可是帝国赫赫有名的大门大派,小小一个陆家,怎么关得住她,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看来韩家的事情,早已传得沸沸扬扬,众人都等着看陆玄的笑话呢。



    听着众人的话,陆玄脸色淡然,古井无波,好似当事人并不是他,相反陆山脸色倒是露出几分蕴怒。



    韩家能有今日,都是陆家一手栽培起来的,如今想独自单飞,实在太不厚道了。



    转眼间,陆山和陆玄进了韩家大院。



    一路上没见到几个人。



    “哼!好大的架子!”陆山脸色不悦,平常他来韩家作客,韩家人无一不是恭恭敬敬,站在门口笑脸迎接的。



    而如今,竟然连下人都见不到几个!



    太过目中无人了!



    强压着怒火,陆山来到正厅。



    此时韩家所有人已经齐聚一堂,韩家主韩战天高高坐在主座上,俯视着刚刚走进来的陆山和陆玄两人。



    周围或坐或站着韩家人,而此次的主角韩芷韵,则垂首安静站在一旁,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陆家主,别来无恙啊。”韩战天嘴上这么说着,但戏谑之意,一览无遗。



    “哼,韩战天,你好大的胆子,莫不是以为自己傍上了归云宗,就能为所欲为了?”陆山微眯着眼睛,手臂上的青筋微微鼓起,显然已经怒到极点了。



    “哪里的话,小女只不过恰好通过了归云宗的测试而已,算不上什么。”韩战天颇为自得道,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你今天大费周章请我们过来,不会就为了炫耀此事吧。”大厅内,还有不少外人,都是乌山镇比较有辈分的乡绅。



    “当然不是。”韩战天站起身,当着在座所有人的面,拱手道:“今日,韩某有两件要事宣布。”



    “第一,小女韩芷韵侥幸通过归云宗的测试,成为归云宗的一份子。”



    “第二,韩家和陆家的婚约,就此取消。”



    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大家都没什么反应,因为他们都提前收到消息了,可当韩战天提起第二点,所有乡绅,像是炸了锅一样,全场一片哗然。



    “食言而肥的无耻小人!”



    “乌山镇出了你这么一家人,算是家门不幸!”



    “当初不是陆家好心拉你们一把,你们韩家会有今时今日?”



    “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竟然如此嚣张,目中无人?”



    乌山镇有不少人受过陆家的恩惠,虽然他们并不喜欢陆玄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但陆山的为人,他们是实打实的敬重,也是他们,当初极力促成这一桩联姻。



    如今韩家单方面毁约,相当于在他们脸上来了一记耳光。



    群情激荡,望着被乡绅们口诛笔伐的韩战天,陆山没有说话,他已经料到有这种结局,目前,陆家在乌山镇如日中天,乡绅们自然是陆家靠拢,小小的韩家就算傍上了归云宗的大.腿,也奈何不了陆家。



    但,也有机灵的人没有声讨韩家,韩战天能当上一家之主,自然不是蠢货,说出这番话,必然有着自己的底气!



    果不其然,只见韩战天淡淡一笑:“诸位别激动,韩某一开始忘记说明了,小女通过的并不是外门弟子的考验,而是宗主亲传大弟子的考验!”



    原本吵得沸沸扬扬的乡绅们,顿时像被扼住喉咙的鸭子般,张大嘴.巴,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亲传大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