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朕有帝皇之气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找到回家的路!
            
    就算是在战斗中也变得宁静了起来,就像是一台杀戮的机器一般,充满了冰冷的思维。


    或许是受到了刚刚提升的缘故,并没有很好的熟悉新境界,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有些生硬,或许给他一段时间的领悟。


    一段时间的熟悉之后,眼下的秦秀完全不是对手。


    毕竟在境界上的差距,完全不是任何身法能够弥补的。


    哪怕这种高级蹿纵术技能确实快速,但秦秀也只能在单七爷领悟新境界之下狼狈躲闪。


    单家老大窃喜道:


    “父亲,看上去老七还真的是突破了,看来应该是进入了您的那个境界了。”


    单老将军一脸满意的老脸笑开了花,脸上的皱纹都少了很多:


    “哈哈,不错!老七的天赋虽然比起老三要差一些,但没想到这些年在战场上历练下来,还是多少有些收获的,看他的样子,眼下应该是胜券在握了。”


    单老三道:


    “哎!秦秀还是太年轻了,若是再过两年,不!甚至连一年都用就能胜过老七。”


    单家老大道:


    “好了,老三,你就不要为你看中的准女婿感到难过了,毕竟他才这么大的年纪,就已经不下于你我的修为,何况我还听说前几天他还在诗社大出风头,若是再让他赢了老七,恐怕别人都会来跟你抢女婿了。”


    单老将军道:


    “咦!不好!”


    单老三道:


    “父亲,又怎么了?难道老七要把秦秀给打伤了,那你可要留意一些,免得伤了太重,不好向他家人交代……”


    单老将军道:


    “情况有些古怪。”


    眼看着秦秀即将落败,就连秦秀都感到自己失败即将成为定局,丝毫没有翻盘的机会。


    不管是窃取了单家老三和老七的修为不能叠加,单老将军的修为更是超过了顶级技能的范畴,同样无法窃取。


    不然的话,秦秀也不会在这场比赛中眼看着要输给单七爷。


    加入窃取了单老将军的修为,那秦秀最少能够在系统的优化下,以秦秀现在四足武夫之气,最少能够增长到五足武夫之气,也就是从高级武夫技能进入到超级武夫技能,同时从抱丹大宗师大圆满达到罡劲至尊大圆满。


    以秦秀的罡劲至尊大圆满击败单七爷刚刚在战斗中领悟的罡劲至尊初期完全没有问题。


    就算是秦秀只要能够叠加单家老三和老七的修为,这两人只要不是修炼的同一家武学,秦秀现在也能够达到罡劲至尊初期,虽然不一定能够获胜,但最少能够保持不败不赢的局面。


    突然!


    秦秀的脑海里传来一声神秘的机械电子音道:


    “由于单七爷临场突破进入罡劲至尊的境界,穿越者先生您现在可以再次尝试窃取对方的超级武夫技能。”


    秦秀诧异道:


    “不是说我现在不过才高级偷师观摩技能,最多只能窃取顶级武夫技能么?怎么又可以窃取单七爷的超级武夫技能?”


    神秘的机械电子音道:


    “这是几个原因造成的,一个是对方刚刚突破,目前还不算稳定,另外一个也是你在不久前已经窃取过对方的顶级武夫技能,这就方便您再次窃取他的超级武夫技能,来的方便和顺畅一些。”


    秦秀道:


    “原来这样,那赶紧窃取,再慢一点我可就撑不住了!”


    神秘的机械电子音道:


    “那您全力激发拥有三足飞龙(幼)之气的高级蹿纵术技能,一心全力躲避,相信能够拥有足够的时间来窃取对方的超级武夫技能。”


    现在秦秀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好听取系统的建议,全力躲闪单七爷的疯狂进攻,反正现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拖延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足够了。


    将高级偷师观摩技能设置为:单乐意(老七)。


    完成时间还是10分钟。


    窃取技能:超级武夫技能


    神秘的机械电子音道:


    “请问是复制,还是剪切?”


    秦秀道:


    “复制!”


    秦秀可不想剪切了对方的修为,最终到了边关,反而被异族打败,甚至击杀。


    怎么也要为华朝留下一点战斗的血脉。


    接下来一段时间,秦秀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随着单七爷临战突破,实力一举进入罡劲至尊(五足)。


    顿时!


    单七爷大发神威,将秦秀打得狼狈不堪,鸟骇鼠窜、狼狈而逃、抛戈弃甲都不足以表达秦秀但是的惨状。


    甚至这一战之后,单婵娟都说当时的秦秀简直是败像连连,难以想象居然还能够秦秀反败为胜的。


    特别是在当时那种氛围的情况下,要知道当时在练武场周边观战的基本上都是单府的人,要说单府的主子还好说一些,多少要一些面子,不愿意过分参与到里面,大声大嚷多少有些丢人。


    可那些下人看到自家七爷眼看着要赢了,自然是一个个溜须拍马,毕竟在单府当差,靠着单府过活,自然不能比旁人表现的太差。


    “好,七爷要胜了!”


    “七爷厉害,快,给他一脚!”


    “给他一掌,一掌定乾坤。”


    “给他一肘子,揍得他满头都是血……”


    “哈哈,那小子一个懒驴打滚,若不然非被七爷一脚踢飞不可。”


    “嗨!刚才要是那些小子不耍赖,像个泥鳅一样滑溜,早就被七爷一掌拍飞了……”


    一个个口号喊得是震天响,对秦秀可谓是人人喊打,场面显得万分声势浩大。


    秦秀在他们的眼中就是捧头鼠窜,只知道躲闪的鼠辈,他家单七爷才是响当当的英雄豪杰。


    当然,其中也有不要脸的主子,譬如那个单三少——


    “秦秀你小子快认输吧!输了不丢人,就算你做饭做菜,做的好吃也没用,再怎么比赛下去还是输给我家七叔,你现在就够丢人的了!哪有你这样不要脸的躲闪,简直太丢人了。”


    “哎!你还要脸么?居然还能钻裤裆,唉!真让人难以相信,这是朝廷的太学生么?这是出口成章说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诗社第一才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