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二零三、相爱?相杀?
    王崇打坐了一回,心头忽然生出一股灵机,被他转化功力,本该全无修为的森罗大印法,居然微微萌动。

    尽管王崇真气一转,就把这股生出的森罗真气化去,却也不由得微微生惧,这种情况从未有过。

    他轻轻抬头,却刚好韩嫣回头两人目光轻轻一碰,眼神里居然各有深意。

    王崇顿时知道,自己体内刚才的真气异变,居然是这位韩仙子出手,这也明证了,韩嫣并非杨祖一脉,而是补天派的传人。

    在阿罗殿留言的那位——补天韩嫣!

    王崇还真不知道,补天派和杨祖一脉有甚关系。

    他暗暗忖道:“难道又是我的故事?此女化名秦弄玉,偷窃了阿罗教的森罗大印法还不肯罢休,还要去峨眉弄些风景?”

    王崇遍思自己的破绽,并未发现,自己该当“内心有鬼”!

    毕竟他是以季观鹰的面目,单身匹马,夺取了阿罗教,学成阿罗教的道法,亦是顺理成章,并不惧怕被人提起,也通晓森罗大印法的“事实”。

    他做出了坦荡之色,尽管理论上,应该是自己拿捏了对方的把柄,却并无半分要挟之意。

    韩嫣忽然盈盈一笑,扭转头去,这份表现,落在众人眼里,都生出异样神色。

    齐冰云刚回去峨眉,韩嫣就来峨眉祭祖。

    两人都是峨眉一脉最出色的三代弟子,自然各有竞争,曾相约斗剑,比拼法术,道法,乃至各种玄门之术。

    饶是齐冰云在接天关,得了一个“天下最秀”的名头,压服当代正魔各派所有年轻弟子,居然也只挣了一个平手。

    韩嫣一手小无相剑诀,精微奥妙,还兼精通玄天禁法,亦是大衍境最为顶尖的人物。

    他们所乘的云车,就是玄天禁法的六九云车法所化。

    峨眉三代的男弟子,不知多少人仰慕这位韩仙子,包括四大弟子的刘灵吉在内,都有意无意示过殷勤。

    韩嫣却都不假辞色,只以普通同门相待。

    齐冰云知道,这位韩师妹亦是一意求道之辈。

    她却没想到,王崇和韩嫣第一次相见,两人就表现的各有异色,王崇给她的印象,也是一心求道,还是个苦修之辈,甚至对自己都不见任何异状,居然面对韩嫣举止失措。

    韩嫣开始还如她所料,甚至露出了几分排斥之意,但王崇也没说什么话,她就态度大改,甚至一副颇有情义的神色。

    让齐冰云心情十分复杂。

    安羽妙又是另外一番心情,她曾误以为,王崇对自己有意,甚至也犹豫过,要不要接受小师叔的好意。

    反正仙道门派,往往一辈人就能相差几千岁,也没什么辈分之观念,伦理道德,只合血缘至亲,这种仙家门派反而不合用了。

    后来安羽妙才发现,王崇纯粹是一番拳拳爱护之心,对她只有长辈的亲近,赠送了两口飞剑,也没有特殊的举动,心下还颇多失落。

    也亏得安羽妙道心宁定,居然很快就恢复过来,只是对王崇的好感,又深了一层,也是因此,她见王崇似乎对韩嫣有意,才推波助澜。

    本来她见韩嫣似乎有些不悦,还以为自己弄巧成拙,但没想到,转眼两人“眉来眼去”,顿时心下有些疑惑,很想知道,这究竟是哪里不多。

    雷孤竹和云纨袖,乃是多年道侣,伉俪情深,本来是他们夫妇想要求纯阳大圣一件事儿,但是自忖地位不够,这才托人联络了武当派的虞南翼,裘仙儿,增加成功的把握。

    裘仙儿是因为有个姐姐,在峨眉修道,知道齐冰云在接天关折损了百炼火,又知道纯阳真君有办法重炼这口飞剑,这才转托人,帮忙两方牵线。

    这四个人本来见到齐冰云,韩嫣,安羽妙,都大为赞赏,知道这三位女仙日后都前途不可限量。

    却没想到忽然就遇到了,另外一位名头更大,更有来历的少年英才,居然还撞到了一桩眼缘。

    他们四个都有推波助澜的心思,便都不说话,免得惊扰了这般的暧昧气氛。

    三人飞遁了半日之后,韩嫣就落下了云车,在一处突出海面的礁石,按落了遁光。

    她终究不是金丹,不可能连续飞行数日数夜。

    大衍境能够一口气飞遁半日,坚持几个时辰,已经算是道力深厚了。

    王崇见韩嫣盘膝打坐,其余众人也要休息,就把自己的花篮取出来,望空一掷,化为一张花毯,把众人包裹起来,抵挡海面上的罡风。

    他自己跟安羽妙说了一声:“我去捕猎一条大鱼,给大家烧烤了吃。”

    大衍境虽然已经号称仙人,但始终要吃些东西,众人虽然随身携带了干粮,也有一部分辟谷丹,可以疗饥,但弄些新鲜的水产,倒也可以打打牙祭。

    王崇并不想卖弄本领,没有施展化虹之术,只施展山行海宿的心法,足踏海浪,径直去了。

    王崇在海面上兜了一圈,居然没能找到什么鱼群路过,他知道大海汪洋,有时就有成千上万的鱼群,有时候就运气不佳,倒也并不焦急。

    他足踏水光,正要换一处地方,忽然足下有剑意迸发,心道一声:“不好!”刚刚起在半空,就有一道剑光刺破了海面,往他双足上绕来吗,

    王崇不敢怠慢,化成一道飞虹,躲过了这道剑光,却见韩嫣面无表情,御剑直追。

    王崇想也不想,急忙一记大火流金之术和韩嫣的剑光,硬拼了一记。

    双方各展奇能,瞬息间恶斗了数十招。

    王崇在没有运用太远仙都雷法的情况下,光是靠山海经,居然还一时拿不下这位来历奇特的女仙。

    尤其是韩嫣的一手小无相剑诀,入门七道剑诀,每一道精微深邃,虽然还未炼成小无相剑气,但剑术之精,已经是胜过了王崇。

    王崇越斗越是心惊,正要使用压箱底的本事,韩嫣却忽然换了森罗大印法。

    这位女仙一掌推出,三十二道印法汇聚一炉,居然比当初的孤鸿子,对这门魔道武学领悟的更为精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