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721精灵女王vs兽人王子(13)
    池芫和沈昭慕刚出了老狮王的大殿,没几步路,她就迎面碰到了一张脸憋得青红交加的男女主g。

    她挑眉,下意识站定了,保持了个安全的距离。

    身为女配的自觉,在不确保友好与否前,尽量远离男女主。

    尤其是男主是能搞死自己的那种气运之子的前提下。

    阿轲眼睛落在严颜身上,尽管精灵族的雌性美貌难以描述,但他不是三弟那种只看脸的雄性,精灵族女王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连父王都要让着她三分——

    他要找的雌性一定是温顺懂事的,而不是这么强势高高在上的。

    他对这个自称严颜的小雌性很满意,不过她好像有点怕他?

    都不肯正眼看他了。

    严颜却是揪着自己身上的T恤下摆,犹豫了下,才走向池芫,小声地道,“你是精灵,会魔法——那你能不能,施展你的魔法……送我回家啊?”

    她在这个落后又原始的兽人部落,怕是活不过一个月吧?

    如果能回去,她当然希望能够回家。

    池芫没想到她找自己是为了这个,挑了下眉梢,随后却又觉着这才合理。

    哪有穿到兽人世界,能跟逛街一样适应极好的穿越者?

    不过——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池芫倨傲地眨了眨眸子。

    演技在线。

    严颜闻言却是又激动又失望,语言系统有些崩溃地追着说道,“不会的,你是精灵啊,你会魔法!你们不是随手画一个法阵就能将人传送到另一个地方吗?

    我的家不在这,在另一个世界,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但我说的都是真的,能不能求你想想办法把我送回去……”

    她说着,嘴巴一撇,眼睛一红,准备哭了。

    这个世界没有手机没有汽车也没有抗生素,就算她是福利院长大的,那她也有福利院的家人在,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对于严颜有些失控了的情绪,池芫很是淡定地回应道,“精灵不是神,既来之则安之。”

    严颜吸了吸鼻子,想到夜里周围都是一群猛兽,她怎么做得到既来之则安之呢?

    于是,她红着眼睛又厚着脸皮问池芫,“我能跟你住吗……我不打扰你,我可以给你作伴的……”

    她揪得衣摆变了形,“我,一个人害怕……”

    好歹要和长相漂亮的物种待在一块,她夜里才不会做噩梦被猛兽吃掉。

    阿轲听了脸色不是很好看,他不明白严颜这么执着回家的心情,更不能理解她要和精灵女王住一间,都不肯和他待一处的想法了。

    “你害怕什么?我是狮子部落最勇猛的雄性,我能保护你。”

    严颜吸了吸鼻子,有些没出息地腿抖了抖,“怕的就是……”你啊。

    发情期的狮子兽人,她怕自己死在石床上。

    她不敢说出来,只直接躲到了池芫身后去,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抓住池芫的袖子。

    池芫想也没想地就避开了。

    沈昭慕直接挤过来,把她挤开,一副护食的嘴脸,排斥严颜。

    “小精灵不需要你作伴,有我呢!”

    忽然就成了大家争抢的吉祥物的池芫,一时有些头皮发麻了。

    还好男主没有凑这波热闹。

    他搂着严颜的肩,“是啊,你跟我回去,你能照顾精灵族的女王么?”

    “我能的!”

    严颜苦哈哈地望着池芫,眼里满是祈求,池芫有那么一瞬觉着,仿佛自己不答应,就是看着一名无辜少女落入魔爪。

    她犹疑了那么一瞬,便点头了。

    “行吧,那你伺候我吧。”

    说完,她心里暗爽了下,哎呀她怎么演起恶毒女配这么自如呢!

    女主肯定比沈昭慕这土著狮子会照顾人些,她还是和人类多待待,吃点能吃的。

    严颜现在看池芫就是看救星,她虽然喜欢帅哥,但也不想一直做做做,这像什么了……

    再说了,她还是相信会魔法的精灵一定有法子送她回去。

    抱着这种信念,别说伺候池芫了,就是池芫要她当小丫鬟,她这会也会答应的。

    “好!”

    这些古老部落的物种,都不会生火,这正是自己擅长的地方啊,只要精灵女王给她机会,她保证对方离不开自己!

    沈昭慕臭着脸,老大不情愿地带着路,他耷拉着耳朵,一副霜打的茄子模样。

    池芫忍俊不禁,逗他,“怎么了?”

    沈昭慕回头,金瞳满是控诉,不满地瞪了眼献殷勤似的黏着池芫的严颜,道,“我也可以照顾好你。”

    言下之意,不需要多余的人。

    这争风吃醋的口吻,池芫心底啧啧了声。

    面上只是镇定地回着,“嗯,但雌性更方便。”

    一句话堵住了沈昭慕的话头。

    而严颜适时地插入这个话题来,“是啊,三王子,我不会打扰你的,我只是来照顾女王陛下。我做饭可好吃了,我还会做衣服——”

    做衣服?

    池芫缓缓转过头来,看女主的眼神,终于是带了点热度了。

    说实话,她身上这绿色的小裙子,穿多了,就那样了。

    哪有女王不换新装的?

    “你会做——本王身上这种么?”

    兽人不穿衣服,裸奔都能习惯,但她不行。

    还有,沈昭慕这草皮裙太丑了,如果能拥有一个免费绣娘,不好意思,女主还缺朋友吗,她考虑下加入。

    同为女人,还是知道不论什么物种的女人,都逃不过漂亮衣服的诱惑。

    严颜按捺住心下的激动,不迭地点头。

    “会,我大学……我学过的。”

    她大学主修的就是服装设计,就是这里没有缝纫机有点麻烦,但只要能弄到针线,应该也一样能做。

    见池芫面上露出几分感兴趣,严颜顿时觉着自己这学没白上,太好了。

    池芫看着眼前一副庆幸对自己有用的模样的女主,不免有些许的罪恶感。

    傻孩子。

    系统:我看你挺开心的。

    都敢奴役女主了,不愧是宿主。

    池芫:天道如果看到了,会不会给我魔法直接收走了:)

    系统:……

    那你还这么嚣张?

    “行,今晚早些休息,明天再做吧。”

    严颜点头如捣碎,伸手扶着池芫,像极了小丫鬟扶着老佛爷,“路黑,明天我给你弄个照明的。”

    一旁彻底沦为没用的背景板的沈昭慕:“……”

    这个碍眼的雌性!

    那没用的管不住自己雌性的大哥!

    他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