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712精灵女王vs兽人王子(4)
    在一群兽人目瞪口呆中,威风凛凛的大狮子,背着漂亮精致的小女王,直接一跃跳下石壁,落到了地面g。

    阿斯变回兽形,将晕过去的大王子卷起来,同时让另一名兽人扛起昏睡的女人,紧跟随三王子和那精灵女王而去。

    兽人部落以狮群为首,其次便是虎、狼、豹族,只是虎族强盛,狼豹也并非善类,所以虽然大王是狮子部落的首领,但并不是个能号令群兽的实权者。

    前不久还和虎族首领打了一架,旧疾复发,这会正在休养,听说大王子和三王子起了冲突,他下意识按着自己的脑门。

    “让他们自己解决,别放进来!”

    他头疼。

    每次小儿子惹什么事,都要闹得天翻地覆,人尽皆知,简直就是个小霸王。

    偏偏他还倔得跟牛似的,要不是生下来是纯正的狮崽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当初生错了品种。

    “不是啊大王,他们抓到了两名异常美貌的女兽人!”

    要知道如今兽人部落子嗣凋零,女兽人本就稀有,更别说美貌的女兽人了!

    狮王听说了却没有什么反应。

    他都这把年纪了,再说他的王后霸道得很,他哪还敢多娶?

    要不是因为他惧王后,也不会被虎族小老婆的亲哥哥揍这一顿……

    所以他更是摆手,“那更不行了,要是叫王后她们几个知道了……”

    “不是不是,大王,您别听他的,这俩不是什么兽人,据说一个是自称人族的兽人,另一个啊,居然是绝迹了的精灵族!”

    绝了迹的……精灵族!

    原本觉得自己病入膏肓,见一面不省心的儿子们就会撒手人寰的老狮王,顿时坐了起来。

    眼睛都亮了八个度。

    “快,快,将精灵族请进来!”

    额,大王这话是只请精灵族那位还是?

    底下狮子兽人憨憨挠头,算了,都请进来就是了。

    于是,他自以为是地出去了,请了一窝“老弱病残废”进来。

    “阿斯,你这伤?老大他这是怎么——老三你怎么也受伤了?还有这女兽人……”

    老狮王挨个问候了一遍似的,然后目光就落在骑在自己那不可一世不肯低头的傲娇儿子背上的漂亮精灵身上,移不开了。

    银发蓝眸!

    他只在祖先口口相传的传说中听说过,兽人大陆有一片森林,那里曾居住着一群精灵,她们会魔法,能给灾难延绵的兽人大陆带来安宁稳定。

    而这些精灵里,银发蓝眸的便是王族,是拥有最强大的自然魔法的精灵。

    这……

    捡到宝了啊!

    他立即也不管两个儿子的死活了,直抖着大手,来到池芫面前,一把年纪的老狮王,眼里居然闪着泪光。

    “你,你是精灵族的……”

    “女王。”

    池芫一扬下巴,脚踩着沈昭慕宽阔的狮背,精灵立兽群地望着眼前这个画风不大对的老狮王。

    原著中,为了救儿子,他可是被坏心眼的大虫怂恿了,将自己关起来放血救沈昭慕,然后知道得罪了她,还不放她走,打算将她养起来当吉祥物来着。

    仇人见面,那得是分外眼红吧。

    但她眼睛红没红不知道,眼前这狮子王的眼睛,是快红了。

    激动的。

    “这,这真是,神迹再现,我狮族要重新统一部落,成为真正的王者部落了!”

    老狮王围着池芫转了一圈,那叫一个兴奋得忘乎所以。

    直将其余人当做背景板冷落了。

    池芫有些受不住,这些兽人身上都带着些味儿,虽然不是她在现实世界动物园里闻到的动物身上的气味,但总之是不大好闻的。

    这么一来,她闻着沈昭慕这漂亮狮子身上干净的草木气息时,就对他印象好了那么点。

    憨是憨了点,但爱干净也算是可取之处了。

    “我来可不是帮你统一部落的。”

    池芫都想不起来原身出来是干吗的了……哦,好像提到过,她就是觉着精灵族宛如被囚禁似的困在那河流之下,森林之后,很是憋屈,就在长老的洗脑下,靠着自己这点子比寻常精灵厉害的本事,一意孤行地闯了出来……

    再然后,就落到狮子部落了。

    哦,这该死的熟悉的套路,她这是族内出了个野心勃勃的叛徒吧?

    这剧情她又会了。

    回去就将那小老头吊起来打。

    “那,你来是……”

    喜悦之后便冷静下来的狮王,便开始审视眼前只身现世的精灵女王,身为一族首领,她单枪匹马地出现,难不成是来刺探他们族群情况,想要发起战争不成?

    毕竟,这片大陆,从前是在精灵的统御下,听先祖说,后来因为兽人族愈发强盛,繁衍能力又强,便逐渐占领了这片大陆,而精灵族为自保隐居,慢慢地就没有了行踪。

    先祖的事,太久远,他也不清楚,所以他有些警惕地望着池芫。

    池芫摊手,“来看看这片大陆,如今是否还像话。”

    她这话说的,好像是来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

    明明她在别人的地盘上。

    “放肆!”

    狮王身边的兽人立马就涌上来,对她这话不满。

    兽人的领地意识极其强,他们好斗,恋战,这点和平和慵懒的精灵正好相悖。

    池芫蹲下,侧坐在沈昭慕背上,揪着他两搓鬃毛。

    “哎,你们这么不友好,那我怎么提醒你们,一月后雨季来临,你们脚下的那条河会出事,而届时你们几个部落都会受到冲击?”

    她说完,众兽人沉默。

    唯有兽形状态下的沈昭慕,悠悠地接了句,“你这不已经提醒了么?”

    时间,地点,事件,都交代得挺好的。

    池芫:“……”

    这货也要吊起来打!

    怕自己看起来不够聪明,池芫眼角扫过一旁被蹂躏得昏过去的女主,又起了范儿。

    “这只不过是其一,我们精灵族的水镜占卜魔法你们是知道的,我就是被奇异的力量指引,才恰好来到你们这的。”

    狮王对她的话将信将疑,但还是看向了那边穿着奇怪的人形兽人。

    鼻子嗅了嗅,立即皱起眉,“她是什么来历,身上没有兽人的味道!”

    池芫挑眉,“你问,我就要答的么?”

    那她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那……”

    “哎,我今天累了,喂,你,带我回你洞穴,伺候本王。”

    池芫不理会老狮王,拍了拍身下的坐骑,绷着小脸,自来熟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