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617雅痞小叔叔vs鬼马少女(11)
    回去后,池芫早早洗漱了,却发现男人还抱着个电脑,在处理工作g。

    这可真是劳模,白天陪着小侄女吃喝玩乐,晚上回家勤勤恳恳赶工作。

    “你计算机上很有天赋,你要真不想上课,我可以和学校商量下,回来学,请专业计算机高手来教你,怎么样?”

    沈昭慕拿捏了小侄女的性子,便试图以退为进,反正她去学校也不一定会听课,还不如在他眼皮子底下学。

    池芫想了下,却是有了另一个想法。

    “不回家,去你公司学行么?”

    她记得沈昭慕公司也是有it精英的。

    沈昭慕没想到她这么快同意了不说,还提出去他公司学,这倒叫他意外,想了想,他不可能一直在家盯着,大多时间还是要去公司的。

    这样一来倒是更方便,便点头。

    “行,公司的确有个厉害的,当初为了挖他可没少花心思。不过他可不是学校的老师,你要是不好好学,他随时会退你这个学生的。”

    他怕小萝卜头只是一时兴起,没有毅力坚持,便将丑话说前头。

    池芫搓着自己的头发,“学就学,万一我出师了,你花两倍,不,三倍的价钱把我请去,开了他,哈哈!”

    沈昭慕:“……”

    想得还挺美的。

    那可是国内排得上名的高手,当初人致力于当黑客,被他又是花钱又是从家里人入手,才挖过来的。

    沈昭慕对池芫的要求并不高,能有个一技之长就行,出师……算了吧,没指望。

    更别说小姑娘还想学会了剔了师父的。

    “先别高兴得太早,你要是技术不够格,就算我是老板,他也未必肯收你这个徒弟。”

    有心想打击下小姑娘盲目的自信,沈昭慕泼了盆冷水过来。

    “哦,那明天就去试试呗,我还不信了,他能不收我?”池芫拿了个抱枕,凑到他身侧,踢了拖鞋,坐过来时,故意将睡裙往上拉了拉。

    沈昭慕回头,瞧见放大的一张脸,以及她这都跑到大腿上来的睡裙,顿时皱起眉头来,伸手将她的裙角往下拉了拉。

    又拿过毯子,往她身上一盖,“裙子太短了,以后不许这么穿。”

    池芫瞪眼,白露了。

    “老顽固,爷爷都没你这么保守!”

    “那你可得习惯了——对了,夜店不许去,你酒量太差了,交朋友的眼光也差。”

    沈昭慕将一封邮件发出去后,就合上了电脑,回头见小姑娘裹着小毯子瞪自己,伸手要揉她头,被她预先躲开。

    “年级不大,脾气倒不小。”

    “哼,你年纪不小,规矩倒挺多的。”

    “……”

    沈昭慕vs池芫第一回合,池芫胜。

    见沈昭慕短暂吃瘪,池芫忙丢下毯子,穿着拖鞋就跑,上楼去。

    “明天我要多睡会!不许叫我!”

    “明早跟我去跑步,别想偷懒。”

    “……”

    沈昭慕vs池芫第二回合,沈昭慕胜。

    谁也别想赢了谁。

    保姆张姐从自己房间出来,听见这叔侄的对话,顿时乐不可支。

    感叹地望着夹起笔记本也准备上楼休息的沈昭慕,“真好,小小姐来了后,先生笑容都多了些。”

    是么?

    沈昭慕脚步一顿,愣了下后,才道,“她啊,就是太闹腾了点。”

    张姐没接这话,她知道,先生嘴上是这么说,但却不允许别人这么说小小姐的。

    次日一早,池芫还是被无情的男人叫了起来。

    推着迷迷糊糊不情愿的小萝卜头进洗手间,将一套粉色的跑步服塞给她,“换衣服,跟我跑步去。”

    当年重伤还是留下了些不可逆的损伤,但沈昭慕这些年还是坚持运动锻炼,只要不剧烈,倒也承受得住。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爱动,沈昭慕看池芫的生活作息那叫一个头疼,晚睡晚起,经常不吃早餐,还挑食。

    整天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能站着绝不动一下。

    这怎么能行。

    跟着他生活,第一条就是得改过来这不健康的作息。

    池芫苦哈哈地换了跑步服出来,对他这单一的粉色审美感到牙疼。

    “你能不能少买点粉色的东西?”

    对于她的控诉,沈昭慕却不以为然,粉色多衬她啊,看着就是个粉嫩的水蜜桃,可爱极了。

    “我觉得挺好看的。”

    池芫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行啊,那你也穿一身粉色试试。”

    沈昭慕拧眉,“我怎么能穿粉的,我是长辈,你是小孩子,我是男的你是女孩子,这不一样。”

    池芫呵呵冷笑,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希望不久后,你还能拿捏着长辈的姿态和我说话。”

    她说完就蹬蹬蹬下楼了。

    沈昭慕在她后头,无奈摇头,一点都不服管,幸亏只有这么一个熊孩子要养,多一个,他这把骨头都得报废。

    跑完步,池芫气喘吁吁地回来,想要往沙发上一倒,却被提着衣服后的帽子,没法动弹,她怕自己会被衣领锁喉勒死,只能坚强地让两条累得打哆嗦的腿站直了。

    “刚跑完不能立马坐,走会儿。”

    池芫捂着自己的两只耳朵,“啊啊啊啊,你好烦啊,你上辈子一定是个念经的!”

    系统:上辈子他可不就是么。

    池芫:……

    是哦,上辈子差点就出家了,但这能一样么!

    小佛莲多温柔多好骗啊,哪有这老男人那么多规矩的。

    呜呜呜想念乖巧温柔的小佛莲了。

    “想什么呢?”

    见池芫站着发呆,沈昭慕问。

    “想你……”上辈子。

    她话没说完就及时止了话头,差点就说漏嘴了。

    但……

    好像停在这更尴尬?

    男人面部似是微微抽搐了下,看着她的眼神写着不赞同。

    “小小年纪,油嘴滑舌,这些话可不能对家人之外的说,知道么?”

    池芫眯着眼看他,干巴巴地笑了声。

    “你以后想听也没机会。”

    等以后有你求着我这么说的时候。

    池芫每个位面的好心态,可不就是好感度上来后的扬眉吐气么。

    “啧,行了,一身汗臭死了,去洗个澡下来吃饭吧。”

    沈昭慕故意拧眉,推着小姑娘催她去洗澡换衣服。

    小姑娘气呼呼地跺脚,“你才臭!我是香香的女孩子!”

    “小香猪?”沈昭慕笑了声,“吃完带你去公司,还想不想拜师了?”

    池芫:“……”行,算你狠,我忍你这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