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604前朝皇子vs纨绔亲王(47)
    两人相携进宫请安,池琤一早就在殿内等着了g。

    一同坐着等的,还有虞霄和白桦在内的十一位皆风姿卓绝的夫郎。

    一个二个的穿得颜色各异,一如他们的气质那般,鲜明。

    池芫一进来,就被这满殿的美男给晃花了眼,还没来得及勾唇,就感觉袖口被人轻轻拉了拉。

    她若有所觉,忙看向身侧难得穿了身红衣的沈昭慕,他目不斜视,但手却才缓缓放下来。

    明明他既没生气,也没看她,但池芫就是读懂了他的意思:不许看他们。

    好吧,也是个醋缸。

    “拜见陛下,凤君,诸位侧君。”

    “行了,都是自家人,别拘礼了,坐吧。”

    池琤笑眯眯地看看池芫,又看看沈昭慕,一脸的姨母笑。

    还体贴地看了眼从进门开始,姿势就有些扭捏的池芫。

    暧昧地朝她眨了一只眼。

    池芫装看不见地端起宫人端过来的茶盏,佯装喝茶。

    “既是一家人了,以后记得常来宫里。”池琤开口,说着又补了句,“当然了,端亲王,莲殿可是先帝最宠爱的殿下,切记要好好待他,万不可欺负他,知道么?”

    池芫闻言,忙起身,接了这话,“陛下放心,臣妹定当好好待莲殿,绝不负他。”

    听着她这话,沈昭慕尽管知道,却还是会因为听到她这么说,感到开心。

    因为姐夫数目多,所以池芫和沈昭慕这次得了不少赏赐。

    池芫临走前还问虞霄,“虞姐夫啊,之前输给你的那三万,什么时候再来王府打麻将,让当妹妹的赢一把?”

    像她这么公然问凤君要钱,不,还是明晃晃地要求赢钱的人,真的是世上罕见了。

    虞霄看她的眼神跟看怪物似的。

    “想得美。”

    但池芫却一点都不意外他这么说,反而游刃有余地接了句,“哎,那就可惜了,原想着,臣妹与莲殿,皇姐与你,二大二,夫妻对抗赛呢。既然你不感兴趣,那臣妹去问问小白姐夫吧!”

    白桦正和沈昭慕聊天,似是听到池芫提及他,便朝她这边看了眼,疑惑地问了句,“端亲王可是叫在下?”

    池芫便看向脸色不善的虞霄,挑眉道,“小白姐夫啊——”

    “行了,我答应!”

    虞霄咬着银牙,恶狠狠地剜了一眼池芫,“你可真是不讨喜!”而后甩袖子离去。

    池芫摸了下自己的下巴,她是不讨喜,但银票讨喜啊。

    害,等她赢了钱,就送跑得快一座宅子吧,她是个好主人,快过年了,该满足下属下的愿望了。

    等从皇宫离开,上了马车,池芫就被沈昭慕拉了下袖子。

    他问:“你和……凤君说什么了?”

    明明是在意的,偏生要抿唇,紧张地盯着她,一副生怕被发现内心所思所想的样子。

    池芫不忍失笑,伸手捏了下他总是一害羞就暴露的红耳朵,“你一早的,吃醋两回呀。”

    她这话一出,沈昭慕忙咳了两声,被口水呛到似的。

    脸也红了,想摇头说自己没有,但心里的确是酸溜溜的。

    他不会撒谎,也跟她说过,以后慢慢教她诚实。

    所以他犹豫了一瞬,便坦诚道,“是的,我吃醋了。”

    他这个直球,池芫倒是懵逼不知道怎么接了。

    “吃醋好啊,我喜欢。”不过很快就嬉笑地对他说,“但是呢,凤君的醋你完全没必要吃,我啊……”

    附耳将她对虞霄使用激将法的原委和盘托出。

    万万没想到她新婚第二天还想着那三万两的沈昭慕:“……”

    这下,他是真的没法吃醋了,主要是,就她这黑心黑手的,哪里像是对凤君留有余念的样子?

    不过,他刚勾起的笑容又僵在了脸上。

    “所以……你替我应下了,一起打麻将的约?”

    首先,他还是对打麻将不太感兴趣,其次,他不会,她就这么应了……

    “你生气啦?”池芫心虚地想,我可不是替你应下的,我替某奸商应的。

    所以才说找个日子,而不是直接定下哪天。

    在这方面,奸商都不需要她邀请,怕是直接叼根烟戴个墨镜,在乱世巨星的bgm里,就开始搓麻将,将男女主男二等一群人都打趴下。

    赚个盆满钵满才尽兴。

    不过,小佛莲就难说了。

    沈昭慕摇头,见她这么紧张,倒是一点都不气,只是拿她没办法。

    “我不会,我只是担心……将你本都输光了。”

    嫁人了,就开始随她了。

    池芫忽然有种自己真的是把一朵佛莲摁进墨水里染黑了的负罪感。

    “没关系,你聪明,记忆很好,没准你上手时发现自己是个记得牌的天才呢!”

    新婚嘛,不好打击相公的信心,池芫拍了拍他肩膀,自信十足地鼓励道。

    于是,接下来,很奇怪的是,池芫陪沈昭慕回趟门后,便开始闭门……

    不是造人,别误会。

    传授麻将技艺。

    打得过和跑得快时不时就被两口子秀了一把狗粮。

    同时还被王爷的牌技压得死死的。

    而很快,就成了,不仅吃狗粮,不仅被王爷压得死死的,还被后来居上越杀越猛的王夫反杀。

    更重要的是!

    “王爷,不是说陪练的吗?”打得过手开始抖了,人也慌了,看着面前所剩无几的碎银子,表情逐渐崩溃。

    比她更崩溃的是总是和买宅子看着一步之遥但又失之交臂的跑得快。

    “是啊,陪练怎么也要来钱的?”

    她的手都不大好了,感觉脚有了自己的想法,想要使个轻功飞走。

    池芫搓着麻将,看了眼上方淡然坐着,明明也在搓麻将,却像是弹琴一样高雅迷人的小佛莲,笑得一脸与有荣焉。

    “厉害啊,小佛莲,你这三日就出师了,这下我们赢回那三万两指日可待了!”

    沈昭慕无奈失笑,“说好了,我主要是锻炼记牌和试着推演这游戏的规律的。”

    池芫比了个手势表示了解。

    “放心,你做你的学问,学你的本事,赢钱嘛,这么庸俗的事情必须交给我来。”

    完全将俩侍卫的控诉当耳旁风了。

    “来来来,继续。你们俩看我干吗?快点!”

    打得过和跑得快:“……”端亲王的侍卫不好当,俸禄更是不好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