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522女装大佬vs花痴小助理(23)
    她算是相信了,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g。

    女主这扫把星虽然毒性强,但也让自己有机会被沈美人着急心疼下。

    池芫手搂着沈昭慕的脖子,在他背上,还不忘小声害羞地说了句,“老板,你……背得动我么?”

    这一句,倒是找回了沈昭慕一开始对小助理的印象了。

    他立即挺直腰杆,咳了声不说,还双手往上一掂,池芫吓得瞳孔地震,忙抱住了他的脖子。

    “小意思。”

    他不知道这个举动多吓人,还气定神闲地吹牛,故意轻慢不在意地回道。

    哼,也该让小助理知道知道,他虽然长得美,但体格上也是个男子汉,不比她弱,不,绝对比她强!

    他的手握拳穿过池芫的大腿,置于身体两侧,池芫瞥了眼这个绅士手,只想笑。

    怎么偶像剧里别人的绅士手她看了就是少女心扑通扑通的,到了沈昭慕这,她就觉着怎么看怎么滑稽?

    “你平时不是很能耐么?怎么今天被人撞了居然还能让他给跑了?”

    沈昭慕一边背着池芫往回走,一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

    池芫哼了声,学他的口吻,“这女侠也是有偶尔失神走眼的时候,我当时已经反应很快了,要不然这衣服都得掉水里去。”

    她说着,心里补充道:你是没见识过女主的毒性,你遇到就不会这么说我了。

    谁都躲不过景小鲤的诅咒:)

    尤其是女配。

    “就是笨,别解释了。”

    沈昭慕将她往上掂了掂,暗自呼了口气,毒舌道。

    池芫不想理他,干脆闭嘴不接这话。

    一直到家,沈昭慕将人放到沙发上,然后从电视机下的柜子里找到药箱。

    “忍着点。”

    他洗过手后,撸起睡衣袖子,将药酒倒到手中,然后搓了搓,待热了,才往池芫肿得高高的脚踝处抹去。

    按揉。

    “嘶——”

    池芫咬唇,没忍住,还是疼得轻吸了口气。

    沈昭慕听见,继续冷哼,嘲讽道——

    “你这么笨,还好给我打工,我聪明,能分你点。”

    说是这么说,手却不自觉动作轻了点。

    池芫发现,他衣服皱巴巴的,脖子上还沾了汗。

    这大概是她见过,最狼狈的沈美人了。

    一点都没有那种走路带着一阵香风,精致到每根发丝都是用心打理过的样子。

    “老板,你打不通我电话时,是不是很担心我啊?”

    难得温情的氛围,池芫打算趁胜追击。

    沈昭慕因为药酒的味道难闻,眉头都是紧紧蹙着的,都可以夹死苍蝇。

    闻言,却手一顿,然后抬起眼,眼皮子掀了掀,冷哼,“我担心我明天要穿的衣服被你这个笨蛋弄丢了。”

    池芫扁了扁嘴,真是个别扭的傲娇。

    “哦。”

    “哦什么哦?你才上班几天啊,就负伤了,你是不是故意的,不想陪我去明天的展览……”

    沈昭慕说着,还有些上头了,这个笨蛋助理,手机都能掉水里,这得多倒霉才能做到?

    他想着,眯着眼盯着池芫端详好几秒,然后忽然在池芫被他看得都有些懵逼的时候,说道——

    “你是不是想换新手机,在家合理怠工?”

    “……”

    等了半天,还以为他要说她是不是脱粉了,或者是对他目的不纯呢,结果,这家伙,一本正经地讲了个……冷笑话?

    池芫无语,当他的面,第一次毫不掩饰的,就翻了个白眼。

    “老板,您这脑洞,不去搞剧本创作,太可惜了。”

    说着,将脚从他膝盖上收回,将药酒拿手里,再穿上拖鞋,一蹦一跳地往自己房间走。

    她自己抹。

    沈昭慕看着她跟只兔子似的背影,嘴角扯了扯。

    然后抓了下自己的头发,他这是怎么了?

    刚刚听小助理问他是不是担心她,就紧张到开始转移话题?

    是不是生病了?

    他摸了摸心口,刚刚出门不该跑太快,现在好了,心律不齐的。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30……宿主,你这真不容易啊。

    池芫:谁说不是呢,这30是看不起谁呢:)

    再说沈昭慕,他看着池芫紧闭的门扉,只努了努嘴,算了,她有小脾气,他也有,他还是老板呢!

    想是这么想了,但手却很诚实地开始网购,看手机。

    没关系,从工资里扣她的,她现在没有通讯设备,这现代人没有手机怎么活?

    再说了,她想买也没手机去网购啊。他是个善良的好老板,他买了,直接从她工资里扣就是。

    嗯,有道理。

    于是,他果断买了最新款的手机。

    还挺贵,直接预支她下个月薪水,她想跑都没门了。

    通过最近小助理这愈涨的气焰,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妮子可不是什么真爱粉,没有定性,没准哪天就跑路辞职不干了。

    但他上哪里找这么既能保护他又能照顾他的好助理?

    重点是,和她相处,很舒服。

    池芫抹着药酒,还不知道自己的薪水已经负到了下个月,而她这个月,才开始三分之一。

    系统都不忍心告诉她这个残忍的事实了。

    怕宿主一生气,毒杀了boss。

    她想起什么来,一瘸一拐地又出来,看到沈昭慕在沙发上坐着,还换了一身睡衣,瞧着就是刚洗了澡换的。

    “你这脚,不行就送你去医院吧?”

    沈昭慕敷着眼膜,看她一瘸一拐的,便忍不住开口道。

    池芫见他这样子就来气,便咳了声,公事公办地说,“徐设计师让你尽快将尾款打给他。”

    一听这话,沈昭慕登时嘴角一抽,想到眼纹,他控制住了上半张脸的表情,没敢动。

    “知道了!我看着像是欠钱不给的人吗?”

    这个徐设计师也真是的,要不是看他住在那么偏的地方,总是不放心,要不是对方设计不错,价格又地道,他才不会找他呢,去一趟都跟去乱葬岗一样吓人。

    系统没忍住,将这段播个池芫听了。

    池芫:???所以这狗东西派我去荒郊野岭拿衣服,其实是因为他自己不敢去?

    气死她了。

    沈昭慕没听到池芫说话,便朝她看了眼,结果只看到对方气鼓鼓的脸,以及瞪得圆溜溜的眼睛。

    他下意识抄起抱枕抱怀里,“你想干嘛?”

    “老板,晚安!”

    池芫忍了又忍,拳头硬了又硬,最后还是看30好感度不够她出气的份上,没有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