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516女装大佬vs花痴小助理(17)
    池芫认真地望着他,“老板,我工资真不经扣的g。”

    她说着,下意识扁了扁嘴,这模样看着挺可爱的。

    沈昭慕有被这正经不自知的卖萌给萌到,笑意扩大,伸手捏了捏她的圆脸,“行了,都说了逗你玩的,一会请你吃饭。”

    小助理有点可爱,不愧是他的助理。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20,恭喜宿主,继续加油!

    看她做饭这么好吃的份上,请一顿,也好让她知道,像他这样的老板不多了,要珍惜。

    一听说请吃饭,池芫吓得大眼睛险些瞪出眼眶,双下巴都出来了,但童寒却很兴奋地凑过来。

    “好啊好啊,沈美人,我们能蹭一顿吗?”

    池芫扭过头,不敢置信地瞪着她,眼神示意她别玩火。

    她怕回头沈昭慕将她年底的工资都给预支了。

    “当然可以,庆祝池小芫毕业,我们去吃日料吧。”

    沈昭慕大方地说着。

    池芫拉了拉他的广袖,小声道,“老板……”

    拍掉她的爪子,沈昭慕低声回着,“行了,都说了我请了。你回头多做点好吃的,好好工作不要太感动知道么?”

    “……哦。”

    感动?不存在的。

    一顿饭吃得,池芫怀疑人生。

    童寒全程小嘴叭叭地向沈昭慕敬酒,黄硕更是笑语中千杯不醉的,池芫的酒量……还行吧,原身一个寝室的酒鬼,她也耳濡目染了。

    但沈昭慕却不准她喝,“她喝牛奶吧,毕竟回去要开车的。”

    然后自己豪气地替池芫喝了。

    池芫:“……”

    这局面怎么那么奇怪?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她带对象来接受姐妹的考验了。

    但问题,这厮是她老板,剥削她的扒皮。

    算了,他们的快乐她不懂,安心吃寿司吧。

    喝到最后,清酒当啤酒吹,童寒一副托孤的嘴脸,将池芫的手交到沈昭慕手中,拍打了几下。

    “沈美人,我,我们小花痴可就交给你了啊!你要好好对她啊,别压榨得太狠了,她很能干的,但是她也很敏感的,别看她不爱说话……混熟了后,可能说了……嗝……”

    眼见她要说更夸张的话来,还没醉的黄硕,立即眼明手快地将她拉过来,往她嘴里塞了一筷子凉菜。

    “你醉了,吃菜,吃菜。”

    沈昭慕看着被打红了的手背,撇了撇嘴,他的脸也有些红,转过来,对着池芫,伸手,“红了,她好大力气,大力是你们寝室文化么?”

    池芫无语,敷衍地拿了纸巾在他手背上擦了擦,“不是。老板,你是不是醉了?”

    后面这俩可是喝了不少的。

    沈昭慕摇头,眼睛水汪汪的,带着迷离的醉态,“我没醉!”

    说着就要站起来,但他穿着汉服,袖子太大了,差点就将桌上的东西挥地上去,池芫忙一手摁着他的袖子,一手将人摁回座位上。

    同时看了眼四周围观的好奇的吃瓜群众,点头表示歉意。

    “嘘,小点声,你可是网红,要是被拍到醉酒撒酒疯,你就完了。”

    她在他耳边小声地提醒着。

    果然,沈美人的职业操守就是,哪怕喝醉了也要保持他无懈可击的姿态。

    一听池芫说完,立马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坐好了。

    只醉醺醺地望着池芫,“你好凶,我的小助理去哪了?她一点都不凶……”

    池芫给他倒了杯水,喂他喝。

    “她更凶,她恨不得揍你。”

    咬牙切齿,低声说着。

    “你说什么?”

    “没,我说你真好看,要是安静点就更好看了。”

    沈昭慕瞪圆了一双桃花眼,闻言双手捂着嘴,不说话了。

    池芫摸了摸他顺滑的头发,“嗯,沈昭慕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仙子。”

    对面,黄硕“啧啧啧”地竖起了大拇指,“原来你平时就是这么阳奉阴违的。”

    这是什么粉丝,变质了吧。

    池芫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来,“我后悔了。”

    早知道是这么个玩意儿……不好意思,还是要迎难而上的。

    谁叫他是沈昭慕呢。

    走时,池芫拿了沈昭慕的钱包付账,黄硕带走童寒,池芫带走沈昭慕,默契地各走各路。

    将人塞进车里,池芫气喘吁吁。

    “真沉啊……”

    “不沉!”

    原本闭着眼好似睡着了的醉鬼,立即睁开眼,反驳。

    池芫心累地叹气,“好,好好,你不沉,池芫沉。”

    “不,池芫也不沉,小助理可爱……嘿嘿。”

    “……”

    池芫哭笑不得,将空调打开,转过头,不禁眼里划过算计,“你老实交代,你今天来学校,是为什么?”

    沈昭慕摇头晃脑的,皱着眉似乎不是很舒服,闻言,却哼哼唧唧了声。

    “来帮小助理撑场子啊。”

    你是来砸场子的还差不多。

    池芫不信他有这么好,却又听他自顾自地说道,“没有家长参加的毕业典礼是不完美的……小助理看着就不会交朋友,不过……嘿,没想到她真的有朋友哦……

    我以为,她和我一样呢,交不到朋友……不,我是不需要!朋友能有我好看吗?”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池芫一时内心五味杂陈,“为什么没有家长参加的毕业典礼不完美?”

    沈昭慕低着头,语气略低落,“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在黑暗的房子里哭,一个人长大,一个人毕业……很孤独的。小助理没有爸爸,一个人在外地读书四年……妈妈也不爱她……

    哎,小可怜,比我还可怜一点点呢。我是爸妈死的早,但他们好像是很爱我的……哼,毕竟我这样好啊看得孩子,世上只有一个!”

    说着说着,没有声音了。

    池芫再一看,睡着了。

    她不是滋味地呼出一口气。

    短暂地心疼之后,就不禁自我释怀地笑了。

    有车有房,父母双亡……

    貌美如花,毒舌到家,这奇葩的人设啊。

    嘴巴这么坏,当然交不到朋友。

    不过看在他舍得给她送花,请她和室友吃饭的份上,她就姑且,对他好那么一点点吧。

    有她池芫在,管他有没有悲惨的身世童年,都能治愈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