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305驱鬼师少女vs倒霉蛋老师(31)
    超市里,沈昭慕推推车,池芫一个劲往车里丢零食,都不用回头,就能精准地丢进车里g。

    沈昭慕默默看了眼她放进车里的软糖,开始计算着热量以及着色剂、糖精摄取量……

    理智地伸出手想要将这一大盒软糖放回壁橱,但看着前面哼着歌,踮起脚尖去够泡面的池芫,他又被情感压制,收回了手。

    算了,偶尔,不,就这一次,下次不让她吃了!

    “我来——”

    他走个神的功夫,池芫已经够了半天货架最上层的泡面,但奈何个子实在是娇小,踮起脚尖都不能够到。

    沈昭慕便将购物车往前轻轻一推,抵着她的腰背,然后再绕过去,刚想帮忙,池芫就头也不回地拒绝,“我还不信了我就要自己拿——啊——”

    她那个“拿到”的“到”还没说完,身子就腾空,低头,沈昭慕双手绕过她腋下,将她直直地抱了起来,购物车被沈昭慕调了个头,她就直接被放在置物板上坐着了。

    妈耶,好撩。

    池芫捂着小心脏,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吞了一口唾沫。

    沈昭慕扶着她的腰,见她不动,僵着个脖子,不禁侧过头,往前倾了倾,看了她一眼。

    “不是要拿么?快点拿吧。”

    时间不早了,不快些买好菜回去,等做完饭就很晚了。

    “你,你,你干嘛突然对着我耳朵说话!”

    池芫起一身鸡皮疙瘩,本能地捏着自己那边耳朵,像是炸毛了一样,低低叫了一声。

    她耳朵这么敏感的……

    囧了下。

    沈昭慕更是一头雾水,“我没对着你耳朵说话……”就是看了她一眼,离得近了些。

    不过他低头,瞧见自己双手还固定在人腰上,也察觉到不妥了。

    刚要松手,池芫就忽然往后一歪,“喂喂喂,你想摔死我啊!”

    她没坐稳,购物车轮子一滑,沈昭慕忙伸出脚抵了下,然后扶着她的腰,将她往上托了托,“我扶着你,快拿吧。”

    这下,池芫不敢再说别的了,直接拿了几桶泡面往车里一丢,然后自己扶着置物板。

    “好了。”

    沈昭慕“哦”了声,松了手,他们身后,有两个女生叽叽喳喳地指着这边,然后兴奋地说了句“好羡慕啊,看看别人的男朋友多会呜呜呜”。

    池芫:“……”

    好吧,这不和我谈恋爱就很难收场了,沈老师。

    走在路上没有人会觉着他俩不是情侣,这可还行?

    “你不下来?”

    沈昭慕见池芫坐在购物车里不动,不禁问。

    池芫看着他,弯眼就笑,“你推着我走嘛!”

    “不行。”

    谁知道,刚刚主动将她抱上去的男人,严肃地摇了摇头,拒绝。

    池芫:???

    她瞪着眼,满脸写着“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你试试”。

    沈昭慕:“不安全,再说,购物车是用来装物品的,不是坐的,下来吧。”

    好吧,在她眼里可能是很浪漫的行为,但在沈老师眼里,可能不大文明礼貌……

    那还能说什么,活该他单身。

    一本正经的解释这么多。

    她气呼呼地下来,“你说不安全是怕我太重将车子坐坏了?”

    小作一下,增进感情。

    池芫悄悄地对着自己比了个“耶”。

    “还好,不是很重。”

    哪里想到沈昭慕郑重其事地回答了关于她重不重的问题,末了,在池芫气得翻白眼之际,他浑不自觉地补充道,“不过,还是因为我力气不够,不怪你。”

    池芫转过身,鼓着腮帮子恨不得咬他一口。

    “那我真是谢谢你的理解了!”

    沈昭慕:“……”好像说错话了。

    他想了下,拿了一桶冰淇淋,结账后,献宝似的递给她。

    “没有说你胖的意思,你很瘦,给你,别生气。”

    他连哄人都很一板一眼。

    池芫却气不打一处来,“我生理期!”

    真是会踩雷,在雷点上蹦迪可还行?

    沈昭慕:“……”难怪发脾气,原来是生理期。

    他想了下,将冰淇淋放入购物袋里,拿出手机查了查,又转身买了红糖。

    回去后,池芫先洗澡,沈昭慕则一头扎进厨房,做晚饭。

    他看了眼浴室的方向,收回视线,将红糖水泡了,放在一旁,估摸着等池芫出来,温度刚好。

    然后继续切菜,备菜。

    忽然,客厅里池芫的手机响了。

    他听见,拿起,陌生号码,他没接,而是走到浴室前,敲了敲门,“池芫,你电话。”

    池芫将水关掉,闻言,自然地回着,“你替我接吧。”

    说完,又打开花洒,继续洗澡。

    沈昭慕默了一瞬,还是接了。

    对方只说了两句就挂了,沈昭慕面色有些难看,恰好浴室门开了,池芫穿着睡衣出来,见他杵在门外,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不禁挑眉,“咋啦?谁打来的电话?”

    沈昭慕抿了抿唇,“白天的女警官打来的——她说,吴警官死了。”

    死了?

    池芫眉心一拧,“怎么死的……”

    不对,吴警官死了,这女警官却给她打电话,也就是说……

    她想到她临走前给的那两张符。

    不是自然死亡。

    见池芫表情变化,沈昭慕就知道她已经猜出来是和鬼怪有关。

    “她说对方死于……总之,想和你当面谈谈。”

    池芫看了眼手机,上面显示晚上八点,说实话,她很饿了。

    想了下,“让她过来吧,我好饿,吃饱了再说。”

    沈昭慕没有异议,“好,你坐一会,桌上有红糖水,晚饭马上好。”

    说完这些,沈昭慕便又回厨房去了。

    池芫看着桌上摆放的红糖水,再看了眼厨房里忙活的男人,端起红糖水,一边喝一边止不住眼里漾出笑意。

    只是,很快就被那姓吴的警察死了这事给压下去。

    她将红糖水放下,找到刚刚打给她的女警官的号码,发了条短信,报了沈昭慕家地址,让她过来聊。

    发完短信,那边很快就回了个“好”字,池芫这才放下手机,重新喝红糖水。

    生活如此美好,鬼怪却来骚扰,真是让人暴躁。

    (感谢青柠和大恬恬的激情打赏……为回报这两位,明天起3更……直到下周末前后==嗯我很开心很乐意加更T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