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266丑瘸女魔头vs痴瞎小护法(47)
    沈昭慕上楼了,他不想回院子,怕睡着后放出影子,届时影子再给他闯点祸出来,他就真的要早生华发了g。

    一个二个三个的,都是烂摊子。

    白鹤都有些同情他了。

    尤其是他将妖女锁起来,却没伤一分一毫的。

    他琢磨着这当中的微妙关联,便开始为好友的以后感到担忧。

    妖女的心眼大概比针眼还要小些,当初他只是嘴巴欠了点,妖女伤好后,却险些害他被流离门的人杀了。

    现在……

    沈昭慕可是将人锁起来了,妖女死要面子又爱摆威风,能忍下这口气么?

    刚刚口不择言都说出先那什么再杀的话了,可见是气狠了的。

    “你这,决定好了?”

    怎么兜兜转转,还是将人给抓了关起来了。

    白鹤有些费解,才一天一夜吧?这女魔头是哪里冒出来的,难不成,沈昭慕下山专门去抓回来的?

    他听到楼下跟拆迁似的动静,估摸着女魔头在挣脱玄铁链,便低声问沈昭慕,“这哪抓回来的?”

    他没看到沈昭慕扛着被被子卷起来的池芫,所以猜的还是山下抓回来的。

    沈昭慕有些烦躁,但他不想表现出来,只眉头拧了个疙瘩。

    坐下,生硬地略去那些香艳的场景,将池芫假扮丫鬟,又识破自己的伪装和自己演了半天的事说出来。

    尽管他实在不是个擅长讲故事的,言简意赅又枯燥乏味,但这一番删减过的内容,还是叫白鹤叹为观止地张大了嘴巴。

    女魔头真会玩!

    这俩还互相演上了?

    总觉着中间少了点什么关键的!

    比如好端端的,怎么就这么生气将人给关起来了?

    以他对好友的了解,就算痛恨女魔头,也不会像刚刚那样,和女魔头冷嘲热讽互怼上,还叫女魔头那么生气不顾颜面地叱骂的。

    但看了眼沈昭慕的脸色,白鹤知道,自己是问不出实情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影子没解决,还暴露了。

    “无妨,影子看到她才会频繁出现,关起来就看不到了。”

    白鹤斜睨他一眼,没说话,心中却是冷哼,也不知道是为了让影子看不到,还是他自己不想看到。

    “不能让沈毅知道妖女在这。”

    沈昭慕虽然将池芫关进来了,却是蒙了她的脸,一路上也没有让人发现地送进来的。

    有意隐瞒自己抓住妖女的这件事。

    白鹤又静静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意味深长地道,“为何?埋剑山庄抓住了女魔头,武林祸害被你解决了,这是好事,你那大哥就更比不上你在江湖上的声望地位,还愁他篡位不成?”

    沈昭慕看了他一眼,视线收回,冷淡道,“我不需要这些。”

    他对这个江湖的职责,不过是因为他是埋剑山庄的庄主,如果他不是,他想他更愿意一直闭关练功,不问任何事。

    “是不在乎这些,还是在乎女魔头的命,怕一旦她被抓的消息走漏出去,她会被痛恨她的正道人士,尤其是你大哥之流欺负?如同上次那般惨烈的下场……”

    沈昭慕蹙眉,及时打断了好友愈发不对劲的话头。

    “白鹤,休得胡言。”

    他呼吸沉了沉,继续道,“妖女我自要处置,却不是以恶制恶的手段。正道人士怎可行魔教之举,折辱阶下囚?”

    被他的死板噎住,白鹤翻了个白目,“你就自欺欺人吧,别后悔就成。”

    后悔也完了,女魔头这个小心眼的,只要没事了,有事的就会是别人。

    沈昭慕没有接话,他视线下意识看向地面,听见楼下铁链发出的巨大声响。

    没想到这妖女这次能这么快就自行冲开穴道,刚刚铁链就响,他却忘了她是冲开的穴道。

    就是不知,强行冲开穴道会不会受内伤……

    “沈昭慕,你有本事下来和我堂堂正正打一架,你个负心汉,伪君子!”

    嘴角抽了抽,沈昭慕顶着白鹤幸灾乐祸的笑意,冷哼了声,中气这么足,看来是没事。

    池芫骂了半天,口都干了,也没见男人回应一声,更不用指望他下楼了。

    不禁一屁股坐床上,也不喊叫了。

    不过她看了眼这玄铁手链和脚链,眯眯眼笑得一脸得意——

    这点东西可是难不到她!

    “咻——”

    刚要使用缩骨功逃脱,穴道就被封住了。

    浑身一软,池芫就靠着墙壁失去了力气。

    靠!

    “白鹤提醒我,你会缩骨功。”

    沈昭慕眼神清澈冷凝,曲起的手指收回,他弹了一粒棋子出去,暂时封住了池芫的内力。

    “有本事你别点穴啊,只会点穴道算什么英雄好汉!”

    沈昭慕不想和她争辩,看她唇都干了,顿了顿,还是倒了杯清水放到她床边的小桌上。

    “沈庄主,不说话?这是想装什么不熟?在你屋里时,你对我可是又亲又抱还一起洗——唔!”

    池芫大声宣扬两人的关系,沈昭慕耳尖地听到楼上楼下的动静,不禁黑了脸,伸手拿起茶杯,强硬地喂水,堵住了她的嘴。

    恨不得将她的哑穴给点上才好。

    池芫手不能动,嘴巴被杯口塞着,她漂亮的眼能喷火,瞪着他,脸都鼓起来。

    仰脖,一口,将杯子里的水喝了。

    再一甩脸,将杯子掷向他。

    她哼笑了声,“你给我灌水,一会我想出恭可怎么办?”

    沈昭慕刚想离去,就被她这一句给噎住了。

    出恭……

    他看了眼床边小隔间,咳了声,“那里有恭桶。”

    池芫抖了抖自己手腕脚腕上的铁链,“你锁着我——”

    “啪嗒——”

    沈昭慕按了下一侧的机关,锁链伸长,他语气沉稳,“少耍花样。”

    大有不会再上她当的意思。

    池芫娇笑道,“不敢和我说话也不敢对视,怎么,庄主你心虚啊?”

    她云淡风轻的口吻,叫沈昭慕更是心口烧着一股无名之火。

    他转过身,便沉着脸对池芫说了一句。

    “既然你和影子两情相悦,就不必在我面前这般引人误会。池芫,我不是你的猎物,也对你,毫无兴趣。”

    说完,他转身就走。

    留下池芫笑容僵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