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261丑瘸女魔头vs痴瞎小护法(42)
    池芫伸手去扯男人的衣领,这人衣裳裹得还真是严实,也不怕裹得难受g。

    结果,刚放上,就被一只大手扣住了手腕。

    男人微微迷离地望着她,眼里一片茫然。

    池芫见状,便凑过去,在他下巴上亲了口。

    男人一怔,“你……”

    “小护法你今天出来挺快嘛。”

    话没说完就被抱住了腰身,她还用下巴蹭了蹭他的下巴,将脸上的伪装蹭掉了一些,于是,黑乎乎的小脸上,下巴露出尖尖白。

    沈昭慕伸手,蹙着眉心,指腹在她脸颊上不重不轻地揉蹭了几下。

    一言不发地将她脸上的伪装给刮下来。

    池芫也配合,主动将脸往前递,让他给自己“卸妆”。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喜欢我丑丑的样子?”

    抱着男人的腰,池芫像个小姑娘似的,猫儿一样撒着娇蹭了蹭他的胸口,“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不是。”

    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喑哑,手指一抬,外头忽然有什么响动,池芫耳朵一动,忙将他的面具戴上,“我出去看看,你乖乖在这待着。”

    她当心被人听见了对话,那就对沈昭慕不利了。

    她一追出去,便有个黑影从房梁一跃落地,竟然一点声息都没有,再厉害的高手,都未见得能察觉到这人的气息和存在。

    “庄主。”

    “说。”

    “那丫鬟有问题,饭菜里下了药,庄主吃了会昏睡。”

    就这么一句,已经是沈昭慕猜想的结果,但亲耳听到,他还是冷冷地呵笑了声。

    该说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妖女的脸皮么?

    居然会跑来他庄里扮作愚笨丑陋的小丫鬟,还能隐忍地在他屋里伺候,不过,显然妖女是为了影子,才来到他身边。

    想到这,他抿紧了薄唇,为了影子,可以不要她教主的尊严,屈尊是么?

    这些天,那些饭菜,也是她做给影子吃的?

    不知为何,想着,心里便觉着一阵烦闷。

    甚至是带了些嫉妒。

    嫉妒影子能得到一个人这般的在意。

    “行了,藏好,盯紧了。”

    暗卫没说什么,重新隐匿于黑暗中,这次,倒是很会看眼色地藏在了外边。

    沈昭慕重新躺下,他袖子一滑,将鼻烟壶放到了枕头下。

    听见外头细微的呼吸吐纳声,他忙调整了神色,他告诉自己,为了解决影子的隐患,必须忍,不能让妖女起了疑心。

    池芫很快就回来了。

    她脸上还一片黑一片白的,双眼格外亮还自带柔媚。

    沈昭慕便不禁盯着这双眼,懊恼地想,他就说第一眼见这丫鬟时,觉着眼熟。

    现在看来,再怎么伪装也是有迹可循的,比如这双如何都无法改变的漂亮眼睛。

    她五官生得艳丽招人,眼更是动人妩媚。

    但此时他是影子的身份,就看见她不只勾引和冷嘲狡诈的一面了。

    她望着他,眼眸里都是笑,唇角也是翘着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和嘲弄。

    “盯着我看作甚?我好看啊?”

    池芫走到他身边,伸手将他拉起来,便无尾熊一样抱住他的腰。

    沈昭慕没说话,像个木头似的,任她抱着了。

    如果说,在本体的他面前是歹毒的美女蛇的话,那么,在影子面前的她,就是只懒怠又粘人的猫儿。

    沈昭慕想推开她,但无奈,他不清楚影子和她到底怎样相处的,不过看她这娴熟的样子……没准和他性情相悖的影子,放浪形骸,已经用他这身体与妖女亲热过。

    想到这,他身体愈发僵硬,周身不禁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寒气。

    不知是为自己操控不了身体而不得不和妖女亲密还是为了什么,有些置气。

    ——叮,好目标人物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20,宿主快撩啊,搞起来!

    池芫微微一怔,身子也跟着僵了僵。

    她骤然抬起头,一双眼微微愕然地望着被自己抱着也不挣扎的男人。

    对上的,便是男人那不带羞怯也不带欢喜,反而是深邃清冷的眼神。

    她一个腿抖,直接一屁股坐在人怀里了。

    夭寿啊……她撩了半天,敢情是对牛调情了。

    不是,她是觉着刚刚那动静有些奇怪,追出去没看到人,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她就算怀疑,也不会怀疑到现在抱着的这个男人是沈庄主啊。

    毕竟,沈庄主别说让她又抱又亲了,光她撒娇,就能一掌过来劈死她吧!哪能这么乖地让她上下其手?

    老天爷哦,这样还能涨好感度,他在盘算什么阳谋?

    她呆滞地望了男人好一会,但沈昭慕低头,仔细看就发现了,她在发呆,根本不是在看他。

    少有的呆愣模样,叫沈昭慕忍不住多看了一会。

    他想,反正自己在扮演影子,那就得扮得像一点,影子这般色令智昏,一定被妖女蛊惑得舍不得移开眼。

    池芫感觉男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更是心里警铃大作了——

    糟糕,这家伙这么忍辱负重的,就这20点好感度,她信他是被她迷住了吗?不,她信个鬼。

    眼角余光扫了眼窗户,关上了,离门又有点远,这要是跑,除非他不动手抓,要不然她这主动投怀送抱了的小羔羊,还不得是砧板上待宰的了?

    “在想什么?”

    不适应抱着个软乎乎的人在怀里,对方又贴着紧,沈昭慕为缓解尴尬,便主动寻了话头,干巴巴地问了声。

    池芫便眯着眼,默默握拳,哼,你这语气哪里像我家小护法那么关切啊,你这像是要揍我一顿的长辈问责呢!

    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和男人飙戏,“没,就觉着你今晚有些奇怪。”

    心里咯噔一下,沈昭慕面上不显,“怎么奇怪?”

    他想挤出一个笑,但从对方的眼里看出自己这个笑,有些拧巴,便忙不笑了。

    池芫摇头,对方拙劣的演技叫她捉急,她忙将脸重新埋进他胸前,不去看他僵硬的表情。

    给他时间表情管理。

    “你昨晚抱着我难舍难分的,差点就……哎呀,人家差点就是你的人了,你今晚这是欲擒故纵么,故意等我主动?”

    她这一句话说出来后,沈昭慕直接石化。

    差点就是他的人了!

    影子这个色中饿鬼!在他的床上便,便如此放荡!

    给读者的话:

    沈庄主:我不干净了!

    小护法:我没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