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182走音美人鱼vs富二代渔夫(13)
    回到车内,沈昭慕坐的是后座——喝酒了不能开车,叫了个代驾,坐在后座等代驾赶来g。

    他闭着眼,不多时,一名女代驾戴着口罩,穿着黑色大衣,戴了个贝雷帽,直接上了车。

    “先生去哪。”

    女人声音有些低,沈昭慕喝了好几杯酒,喝得有些急,现在头有些晕,便懒洋洋地也没睁开眼,报了地址,便靠着车椅没心没肺地小憩。

    车平稳地行驶着,等到的时候,沈昭慕揉揉眼睛,打着呵欠,从口袋里掏出几张毛爷爷,“辛苦了。”

    然后迷迷糊糊地推开车门,海风吹面,立马一个激灵醒了些。

    他按了密码,进了门,然后一边开灯,一边脱下大衣扔一边,倒在沙发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犯懒。

    稍微醒了下酒,他就回房间的小浴室洗漱。

    “咔哒——”

    好像听到了外边浴室开门的声音,他刷牙的动作一顿,忙漱了下口,裹好浴巾,轻轻拧动门把手,出去,来到房门口,打开一道小门缝,朝外面看了眼,客厅空无一人,肥猫还在睡觉。

    错觉?

    “唰——”

    “谁?”

    正在他疑窦打消时,外面那个大浴室里清晰地传出水龙头打开冲水的声音,他眉心跳了跳,转身,从房中拿了个干净的没派上用场的烟灰缸,裹紧了浴巾,防止走光,然后飞快出了房门。

    一只手落在大浴室的门把手上,另一只手高举着烟灰缸,像极了……

    被小贼闯入家中的良家少女。

    肥肥尾巴一抖,两只耳朵竖起来,从肚子上抬起它胖乎乎的脑袋,机警地盯着浴室。

    “咔哒——”

    门从里头打开,沈昭慕心提了提,脸绷着,手中的烟灰缸就要往下一砸。

    却在看清出来的人的模样时,眸子一睁,生生收回了手,一时不慎,烟灰缸就落下,眼见着要砸到对方。

    他看了眼那白嫩嫩的大长腿,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居然往前一下,用他自己的脚挡了下。

    烟灰缸砸脚上是什么滋味?

    一个字,痛;两个字,真痛。

    痛到沈昭慕脸变形,他扭曲地咬着牙,蹦出来一句,“小鱼妹妹!”

    这中气,配合着狰狞的面部表情,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是见到仇人了。

    是了,眼前这个,大冬天光着一双腿,从他家浴室走出来的“小贼”,不巧,沈昭慕认识,还很熟,正是差点培养出“父女情”的人鱼芫芫。

    “疼不疼啊?”

    眼前的池芫,半年再见,不仅有了双又白又直的大长腿,还化了精致的妆容,只是,口红被她弄没了,看起来像是一夜长大的孩子回家了。

    她扶着沈昭慕的手臂,低头,看了眼他的脚趾头,露出一个怀疑的表情。

    不过,她还是很有良心的,知道他是怕砸到她的脚,自己挡了一下,就没有嘲笑他的行为了。

    沈昭慕龇牙,“你说呢……”

    他单脚跳了下,池芫伸手要扶,结果,沈昭慕没站稳,池芫的手虚晃一下,抓到了他的浴巾,一拽。

    悲剧了。

    短暂的沉寂之后,沈昭慕短促地叫了声,池芫很淡定地看了眼,离得太近,沈昭慕看见女孩眉梢微不可闻地挑了一下。

    急中生智之下,他也没有去顾自己的浴巾了,而是伸手一把捂住了池芫这对漂亮的蓝眼睛。

    “小孩子家家的,少儿不宜不能看!”

    然后将池芫的肩膀扳过去,背对着自己,他再单脚蹦到了房间,“啪”一下关上房门,然后换了家居服,再出来时还拿了一条毯子,结果却没看到池芫的身影了。

    不由得表情一变,太不真实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梦一样,如果不是脚趾头痛得很,他都怀疑是喝多了产生的幻觉了。

    “小鱼!”

    他拧开浴室门,没看到人,不禁皱眉。

    “啪——”一声,客厅漆黑一片。

    沈昭慕转身。

    “我在这呢。”

    池芫端着个蛋糕从厨房出来了,蛋糕上插了一根蜡烛,微弱的光照射着她白如珍珠的脸,映衬出她眼里的清澈笑意。

    “生日快乐,沈哥哥。”

    女孩将蛋糕往前递了递,递到了男人面前,清越的声音很是好听。

    “噗通、噗通——”

    沈昭慕心脏猛地漏了一拍,随后快速地跳起来。

    已经记不清上次有人给他庆祝生日是什么时候了,生日蛋糕……从十岁以后他就没吃过了。

    没想到,今天,一条他曾经在沙滩上捡回来的人鱼,捧给他。

    她叫他“沈哥哥”,声音轻灵不含撒娇意味。

    就……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45,不容易啊,半年前消失才涨了5点,现在终于涨幅正常起来了。

    系统流下了进度条一样的泪水。

    “你,你这半年变了不少,学到了不少人类的知识啊文化小鱼。”

    他吸了下鼻子,故作玩世不恭的嘴脸,调侃着,伸手要捏一下池芫的脸,却忽然想起什么。

    忙将灯打开,然后拉着池芫在沙发上坐下,将毯子抖开盖在她露在外的大长腿上。

    “年轻时候不护着膝,老了风湿有你哭的。”

    他皱着眉头,想起了什么,打开空调,温度调高些。

    摸了摸池芫的手背,凉的,他又将她脱掉的大衣给她披上。

    忽然想到什么——

    “你,等会儿,你是送我回来的那个代驾?”

    他盯着池芫大衣,脑子里闪过什么,随后又道,“酒吧那个也是你!”

    这一模一样的热裤和背心,还有这双小白鞋,以及金色的卷发。

    池芫还捧着草莓蛋糕,闻言不禁苦笑,“等会再说这些,你能先许愿吹蜡烛么?我手都酸了。”

    语气没有傲慢和冷淡了,多了些活泼亲昵。

    沈昭慕这才想起来蛋糕还在她手上端着,立即接过来,然后闭上眼,飞快地许了个愿望,睁开眼吹了下蜡烛,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

    池芫:“……好敷衍啊。”

    “没有,我不过生日,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臭小鱼。”

    将蛋糕放下,沈昭慕勾起一边唇角,还是没忍住,伸手捏了下池芫的鼻子。

    池芫皱了皱眉梢,“别捏,疼。”

    “能有我脚疼?”

    沈昭慕下意识开口接了句,结果对上池芫意味深长的眼神,就咂了下嘴,想起糟糕的浴巾事件,顿时有些微妙的不自在了。

    奇怪……

    明明还是小鱼,怎么他却觉得难为情了?

    难道就因为多了一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