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143娇蛮公主vs敌国质子(34)
    池芫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竟然和沈昭慕没有再见到g。

    倒不是沈昭慕躲着她的问题,而是孟皇后像是防贼一样地防着她了。

    而不待池芫想法子解决这个问题,池熠就进宫了。

    带来了一个她并不想听到的消息。

    “西赵使团已经抵达城外了,父皇的意思是让我先私下和西赵大皇子接触,不惊动朝中。”

    池熠一进摘星殿,遣下侍从,只留下池芫的心腹,坐下便冷不丁地开口给了池芫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

    提前就进京了?

    不,不对。

    池芫想着原身的记忆,毕竟知道的有限,剧情里没有仔细写这一段,毕竟原身只是个女配。

    所以,不管是现在还是原身经历过的,其实西赵的使团早就到了,只是因为皇帝瞒着,她才完全不知道,直到宫宴上才见到?

    可是……皇帝为什么瞒着呢?

    见池芫的眼珠子转啊转的,一副六神无主思索不通的样子,池熠根本不用想就想通了她在思考什么。

    便道,“别想了,你这脑袋想破了也不会有结果。”

    他说着,曲起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冲池芫挑了下眉梢,冷漠的面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给皇兄倒杯茶,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按照她这暴脾气,多半是要炸毛,不会同意的。

    池熠恶劣地想着。

    哪里想到,池芫是二话不说就站起来,倒了杯茶,飞快端到了他面前,又迅速坐下。

    “倒了,快说。”

    “……”

    望着眼前的茶,池熠看了眼面前绷着脸很是严肃的少女,不由自主地也严肃起来。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也不能说出去。”

    池芫挑眉,还没说话,池熠便叹气,“算了,就你这性子,也找不到旁人说去了。”

    直接戳池芫人缘不好的伤口。

    池芫:“……”

    她忍。

    “父皇想瞒的,是孟家,是母后。”池熠简洁地说道,“准确来说,是不想节外生枝,被你们察觉他和西赵的交易。”

    交易?

    池芫微微歪了下脑袋,吸了口冷气。

    要瞒着孟家人的交易能是什么交易……

    几乎是一瞬间,池芫有了答案。

    “他要我联姻?”

    她声音拔高了几分,一副随时要冲出去豁出命的架势。

    池熠就怕她冲动,忙伸手将她拽着重新坐下。

    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你想人人皆知不成?”

    他压低声音,池芫鼓着脸,一副“我现在很不好你尽力圆吧看我会不会听”的丧气模样。

    池熠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最后也有些生气了。

    气的皇帝。

    “父皇这一招实在是令人心寒,莫说你,我都受不了。”

    池熠说着,却没看到池芫听到他说这话时翻的巨大的一个白眼。

    ——你还受不了?你对原剧情里,可好受了,跟着皇帝一起卖玉华公主的时候,就属你最欢。

    想着,池芫就更替原身悲哀。

    这都是一窝什么黑心鬼啊。

    “西赵近来强盛,而父皇,你别看他正值壮年,实际上,最近频频找太医夜里切脉,据我所知,身子骨是不如从前……这个时候,若是西赵发兵,他定然没有心思应对,是以,他想到的最好的缓兵之计,便是——联姻。”

    池熠见池芫冷静了下来,便也不瞒着她,都抖露了出来,包括皇帝外强中干的身体近况。

    池芫听得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想给男主发一份剧本梗概,但面上还是敬业地表现出了惊讶、愤怒、悲痛的表情。

    她太难了,这样下去迟早是要精分而亡的。

    “你别急,这事还没定,一切都有转机。好在这事父皇交给我来办,那西赵的大皇子荒淫好色,我绝不会让你嫁给那样的东西。”

    池芫心里“啊哦你也知道啊”,面上感动不已。

    “皇兄……我不想嫁西赵大皇子,反正,我死也不嫁,你要是不能帮我摆平这事,我就一把吊死你面前,然后死后夜夜找你!”

    “……”池熠额头突突地跳了跳,伸手敲了池芫一记,“瞎说什么!”

    不过池芫强烈抗嫁的心情,成功传给了他。

    原本只是觉着西赵大皇子品行不好不堪嫁的他,如今却上升到了“皇妹要是嫁给西赵大皇子只有死路一条”的高度,瞬间就重视起来了。

    “行,你稍安勿躁,皇兄先去接触接触,再给你想法子。总之,你不想嫁,咱们就提前做打算……”

    池熠面上划过一丝深沉之色,实在不行,他找他的部下,将婚事给妹妹定下来。

    他倒是有个忠心又老实的部下,家世人品都不错,知根知底的,玉华要是嫁过去,也不会吃亏受苦。

    还不知道他心里已经在给她物色未来夫婿的池芫,“什么打算?给我定亲?”

    池熠眼睛灼灼地望着她,“对,定亲,当然这是不得已之时再做的打算。”

    池芫嘴角扯了扯,“上哪去定?父皇要真想把我嫁过去,满朝文武王公贵族里,谁敢接这烫手山芋……再说了,就我这个名声,王孙贵族们基本上被我打了个遍了,咳,不好嫁吧。”

    这话一出,池熠瞬间怒其不争地道,“你说说,你当初怎么就不收敛些!”

    “你当初也没尽当兄长的职责劝着些啊!”

    拨弄着茶盖,池芫耸肩。

    “……”

    “不过,”池芫转了转眼睛,面上一瞬明媚慧黠起来,凑近池熠,神秘兮兮地道,“我倒是有个好人选。”

    池熠暗道不好,“谁?”

    “沈昭慕啊!”

    “……”

    池熠顿了下,随后冷笑,“你做梦,做梦都别想!”

    池芫气急,“怎么不行?他也是西赵皇子,又是在咱们这待了这些年的,知根知底吧也算是,又打不过我,这以后也不怕他欺负我。父皇不是要和西赵联姻么,这西赵的皇子娶了东楚的公主就行,管是大皇子还是十七皇子呢,是皇子就行!”

    “哦,是么?”池熠狞笑,表情怪怪的,“我看,你不是随便哪个西赵皇子都可以,你是只除了这位十七皇子,都不可以吧!”

    池芫:“……”

    皇兄你怎么可以净说大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