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056招黑小天王vs过气女爱豆(16)
人实在是太多了,虽说最后会剪成两小时一期,但对于演播厅的人而言,是实打实地要拍六七个小时的。

    拍到一半时,程妍便举手示意导演组过来下,然后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的胃,说是胃疼,想吃个饭休息会再继续录制。

    导演点头后,她便又笑着站起来,拍了拍手,唤醒已经困顿的选手们的注意力。

    “导演组说了,放大家去吃个饭再来录制,大家快些吃饭吧,别饿坏了。”

    导演也笑道,“两小时后大家记得自行补妆,然后我们在这里集合继续录制。”

    一众选手早就饥肠辘辘了,闻言,立即活过来了,忙鞠躬感谢程妍和导演,然后出演播厅吃饭去。

    导师们则是回各自的休息室休息。

    从演播厅出去时,程妍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池芫,“想不到芫芫有一天也知道怎么博镜头了,真是欣慰呢。”

    这阴阳怪气的话,听着阿离火冒三丈的。

    “谢谢程姐,还需要多跟您学,我家艺人太真实了,综艺感不好,程姐多教教哈。”

    她嬉皮笑脸地说了这么一段,成功将程妍脸上的笑意给怼没了。

    程妍扫了眼阿离,似乎是记住了这个名不经传的小透明经纪人的样子,然后再带着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迈着优雅的小碎步离去。

    池芫按住阿离的肩膀,“行了,你和她较什么劲。”

    程妍这个段位跟本不大够看的,她都不想理会,毕竟,只要给自己机会,她就能重回昔日辉煌,并登到更高的位置,再也不下来。

    那时候,程妍算什么?

    对手都算不上的路人甲乙丙,为什么要和她较劲呢?

    “可是她也太恶心了,一边欺负你,一边假模假样地在节目上装姐妹情深……我看了只想——呕!”

    阿离压着声音,气愤地握住了拳头。

    “啧。”

    这时,身后响起一道看热闹的声音,阿离吓一跳,忙转过头去,一看是沈昭慕,表情就精彩了。

    怎么说呢,沈昭慕的颜和歌,她都还挺喜欢的,虽然听说他这人脾气不好很招黑,相处起来累,但毕竟是隔着远,也不耽误她喜欢不喜欢的。

    不过现在,她倒是离得近了,滤镜也差不多碎了一地了。

    甚至有种“他除了唱歌就最好还是不要再张口了”的想法。

    实在是太欠了。

    整个节目组的bug,怼天怼地怼嘉宾,男女不计……

    原本她看他怼了程妍,还挺开心的,像极了一只在瓜田里上蹿下跳的猹,结果,这人也怼了自家艺人,还害得她芫姐丢了脸,这就叫阿离滤镜碎得不要不要的。

    “你这经纪人不太聪明的样子啊。”

    沈昭慕目光直勾勾地望着池芫,嘴角勾着戏谑的笑,抱着手臂,挑眉道。

    阿离:“……”滤镜是什么?根本不存在的,这男人太过分了,当面就说她不聪明?

    陌言听到这,却是嘴角上扬了下,嗯,这是傻逼艺人说得最对的一句话了。

    是挺不聪明的亚子。

    “我觉得挺好。”

    但耐不住池芫护短啊,她不冷不热地瞥了眼沈昭慕,然后又说了句,“沈天王,我个人建议,你在节目上控制下你的个性,别太能说了。”

    她说着,拉了下阿离,“走了,我饿了,吃饭去。”

    阿离回头,瞥见沈昭慕眯着眼一脸菜色,不禁乐了,又怕得罪了这脾气不好的艺人,便拼命憋住了笑意,转过头去时,才抖动了下肩膀。

    等走远了些,她才用气声说了句,“芫姐啊,你是没看到沈小天王那个脸色……臭的哟——等等,他该不会记仇报复你吧?”

    快乐不到几秒钟,阿离身为经纪人的危机感就上来了,程妍的咖位还好,沈昭慕这个咖位这个粉丝量,要是撕逼,那就是以卵击石啊。

    池芫现在只想吃一顿再眯一会起来,根本没心思管狗子记不记仇——

    就算记仇又怎么了?他火葬场还嫌赶得不够多么?

    “随他去。”

    而沈昭慕咬了咬腮帮子,“陌言,你看看,这不知好歹的女人,要不是我,她镜头一个都没了,居然不知道感恩!”

    气死他了,这不知好歹的臭女人,她以为他乐意在这么个破节目上怼人啊?

    那个程妍婊里婊气的,他不开口,她早就被人整死了。

    怼她也是帮她啊,谁知道她一开口就是死亡歌姬式高音?

    不过也能理解,长这么好看,舞跳得这么好,总是要有些缺陷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样完美无缺。

    陌言却是酸不拉几地说了句,“没有不知好歹吧,那么菜的经纪人她也当宝一样护着……”

    想想就心肌梗塞了。

    再看看自己带着这么个糟心的艺人,她就头疼。

    一会还要去找导演组,将他怼程妍的那段给剪掉……

    不过——

    站在个人的立场上,她刚刚是真的看他怼绿茶怼得好爽啊!

    “所以她糊啊。”

    沈昭慕吹了下额前的刘海,哼了声,道。

    陌言:“……”人是没机会,有机会的话,绝对比你这个怪咖要火。

    “不过,看她业务能力不错又不作妖的份上,我倒是不介意拉她一把,毕竟,你知道的,我这人吧,对那些个怀才不遇的糊咖,总是有些同情心的。”

    他说着,拂了下自己的头发,侧过头,“你说对吧陌——”

    却发现陌言正在和助理说吃几个菜吃什么,点哪家。

    “言姐,这家味道不错,要不就这家吧。”

    “嗯,就这个吧,快点点好了好让他午睡会,他起床气太重了,不睡饱下午怕是要罢工……”

    “我几时罢工?”

    沈昭慕不禁凑过去,咬牙反问陌言。

    陌言像个机器人似的如数家珍,“上上回,因为导演临时改了你广告台词,你直接摔了台本就走,是不是罢工?还有上回,舞台灯光师不小心迟到了一会,你又气得将人骂走,对方怼了你几句,你直接不彩排了……”

    沈昭慕却是直接打断她,“导演临时改台词我走没毛病,灯光师不准时就是他的错,被说了几句就玻璃心要走,我难道还惯着他?至于彩排,我说了,没心情,彩了也是白费,后来我不还是展现了完美的舞台了?

    陌言,我再次合理怀疑,你这个经纪人对我有些误解。”

    陌言:“……”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不过算了,看你待我身边最久,我大度一回,下次再这么说,我就扣你奖金了。”

    “……”

    她的刀呢,她要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