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1018失忆王爷vs清冷神医(28)
沈昭慕这个鼻血流的,还不是上火,是很上火。

    “我,我就吃了个墙角那红红的小果子,味道像枣一样的……”

    池芫一听,再加上这个脉象,气得对着他脑门就点了几下。

    “你,你吃了我好不容易养出来的媚果!”

    媚果?那是什么果?

    沈昭慕只觉得自己现在浑身都好热,难受得想要脱衣裳洗个凉水澡。

    他觉着池芫的手指冰冰凉凉的就很舒服,不禁哼哼着抓着她凉凉的手往自己热得冒气的脸上贴。

    “我好难受阿芫,我热……好热啊……”

    池芫气死了,“我培植了好久才长出来那么一颗,这媚果是给山下林老治不举……的药材!”

    沈昭慕一听,脑子里清明了一瞬。

    什么?

    这难道是和春药一个作用的果子?

    但他这会儿难受得无法纾解,再听池芫一心只有她的药材被他给吃没了,不禁犯拧了。

    “你不关心我,你只关心你的药材……阿芫,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池芫:“……”

    她现在就想给他一针扎死他得了。

    “这果子半颗就能……你还吃完了!”池芫抿着唇,有些一言难尽地说着,“没有解药,你自己去河边泡泡冷水……唔!”

    话没说完,就落入滚烫炙热的怀抱里。

    他的吻来得霸道又炙热,池芫怀疑他将自己当解药吃了。

    实际上,还真是。

    “你,不就是现成的解药?”

    男人唇抵着她的唇,声音沙哑,性感得要命,池芫被吻得晕乎乎的,快要窒息,才被松开些。

    随后就被一把抱起来,沈昭慕急冲冲地抱着池芫进了屋,再一脚将门给踢得关上,然后喘着粗气,将人压在了床上。

    池芫摸到了自己的银针,抬手,刚要扎下。

    却不料,陷入情迷中的男人,还能警觉地一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再轻轻一按,她就感觉手腕上麻了使不上力气,然后针掉落在被褥中。

    完蛋了……

    池芫是挺馋他身子,但不是这么个被饿狼扑食的吃法啊!

    这是个初哥,又,又过大,现在吃了媚果,这倒霉的不用想绝对是她这小身板了。

    果然——

    在她分神之时,衣裳被扒没了,腿被分开。

    下一瞬。

    “啊——”

    她疼得直捶他的肩,但是男人身上的肌肉紧绷得像是铁一样,她捶得手也跟着疼了。

    “出,出去!”

    她眼角一滴泪滑落,声音也弱了下来,极度不匹配的两个尺寸,叫她疼得眉心深深凝起来。

    而男人快要爆炸了一样的难受,可还是用极大的克制力忍了下来。

    他呼出来的气都是灼热的,见身下的女子漂亮清冷的脸满是痛苦,眼角还带着泪,他不禁慌了。

    俯身,有些笨拙地亲吻她眼角的泪,还有紧蹙的眉心。

    然后手上也没有闲下来,不断地探索,试图缓解她的不适。

    别说,虽然笨拙,但聊胜于无。

    池芫眉头舒展了起来,这回却是难耐地动了动四肢。

    “你,你动一下……”

    好一会,她又哭了,这次是羞的,太丢人了,这家伙毫无技术可言,却叫她如此丢人地开了口,这以后人设都没法维持了。

    沈昭慕听见她这清媚的声音,登时受到了鼓舞。

    然后——

    池芫继续哭。

    一晚上不知道哭了多少回,直到枕头都是湿的,还没被放过。

    最后,她直接哭不出来了,太累了。

    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休息,但某人像是不觉得疲惫似的。

    外头月亮升起又落下,直到天边升起鱼肚白,她才昏沉沉地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她咬牙切齿地想,等她醒来一定要一针让他一个月做不了!

    药性解了的男人,终于彻底清醒了。

    而清醒过后,他看着昏睡过去,脸上还带着泪的池芫,缓缓退出去。

    随后轻柔地亲吻她的眉眼,鼻子,唇。

    最后拥着她,一道睡去。

    睡着前他想的却是,真可惜,那果子就只长出来一颗……

    池芫再度醒来,已经是晌午了。

    她撑开眼皮子,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卡车碾了又碾,差不多是一滩肉泥了。

    她木着脸,爬起来,低头一看,好家伙,知道给她洗一洗。

    屋内的味道散不去,她闻得脸都红了。

    “阿芫,你,你醒啦。”

    而男人端着一碗粥进来,瞧见她靠坐在床上,表情麻木冷淡的神情,顿时心虚。

    池芫听见他的声音就来气。

    她冷笑一声,眼神像是刀子似的射过去,“将我柜子里最上层左起第三个瓶子拿来。”

    虽然很想捶死他,但奈何现在她觉得自己再不上药,估计不得好了,便命令他去拿药膏。

    这时候,她竟无比庆幸她还是个大夫。

    沈昭慕将粥放下,忙不迭去拿。

    “我不知道该涂什么药,不然,我……”

    不然什么?已经给她上过药了?

    池芫想想那个画面,抿唇,“那还真是幸好你不知道。”

    被她挤兑了,沈昭慕也还是笑着,且笑得一脸傻气和讨好。

    眼角眉梢皆是餍足的愉悦。

    看着池芫能开出一朵花来的那种灿烂。

    对比之下,池芫这脸臭得和茅坑的石头有的一拼了。

    “阿芫……我,对不住,我以后会小心和温柔些的!”

    他将药递过去,然后凑到池芫面前,一双眼又亮又温柔地注视着她。

    池芫身上还不舒服着呢,哪里有心思理他?

    直接甩手将他推开,“出去,我要上药。”

    “没事,我陪着你。”

    沈昭慕却依旧温柔地望着她,持续傻笑。

    阿芫真好看,娇羞起来好看,生气起来也好看。

    池芫气笑了,“要不你来?”

    反问了一句。

    结果,他还真厚脸皮地接了下去,“好!”

    伸手就要代劳。

    “啪——滚出去!”

    迎接他的,却是女人又冷又凶的一句,以及毫不客气地打在脸上的一巴掌。

    捂着脸灰溜溜出去的沈昭慕,吸了一口气,站在门口反思了一下。

    是不是昨晚哪里表现得太差劲了,叫阿芫不喜欢了。

    而此时,系统很是谨慎地报着好感度。

    ——宿主,好感度今早80了。

    听见这个池芫就来气。

    ——老娘这么辛苦,才加了10点?

    想摔药瓶子。

    系统:……

    昨儿你辛苦什么了?你不就躺着享受了吗……

    

    给读者的话:

    好怕被驳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