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983吸血鬼始祖vs美强惨女王(44)
“你怎么下来了?”

    沈昭慕拿着池芫要的裙子,他跑出去买女装时,还是有些懵逼的,毕竟现代的支付,以及店员那花痴的眼神表情,都让他有些无法适应。

    他提着印着服装品牌logo的纸袋子,电梯门刚开,就见池芫懒洋洋地靠着电梯外的墙壁。

    奇怪地看了眼原本说累了的,却出现在电梯口处,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那眉眼的春情,任谁都看得出来,她才经历过一场欢愉。

    沈昭慕看了眼四周,最后目光落在电梯外的摄像头上,不禁蹙了下眉心。

    取下一粒袖扣,弹出去,直接打在那摄像头上,将其打掉。

    正酝酿着狠话的池芫:“……”

    ——系统,他这是先给我个下马威吗?

    她还没放狠话问他怎么背着她去找银剑那晦气玩意儿呢!

    系统:……大概,是觉得你太美了,摄像头不配看见?

    刚被放出来的系统,求生欲十足。

    池芫:你要是被盗号了就说一声,现在就给你举报送你进金钟罩一日游。

    系统:???不,我不是我没有,我就是怕被关起来才拍你马屁!

    它太难了,身为系统,居然还要阿谀奉承才能生存得不那么艰难。

    池芫:哦?原来你刚是拍马屁不是实话啊,行吧,金钟罩里待着吧。

    系统:!!!

    天晓得它就出来多一会儿啊,便被无良宿主抛弃了。

    池芫微微动了动上半身,懒得像是无骨的蛇,她伸出双臂,眉眼昳丽妩媚,表情却是冷冷淡淡的,红唇轻启,“抱。”

    一个字,带着她女王独有的命令口吻,而尾音却又带着几分亲昵。

    手里提着东西的始祖,成功破坏了摄像头后,倒也不死板,她张口要抱抱,他也就上前,长臂一揽,抱了下。

    她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水味,说不上来的味道,但一如她本身一般的危险却又迷人。

    两只吸血鬼拥抱,都是冷的,谁也没感觉到温暖,却说不出的满足。

    大概就是孤独与孤独拥抱,便也不那么孤独的滋味。

    “沈昭慕。”

    池芫忽然张嘴,獠牙伸出来,咬在他脖子上。

    男人身体微微一僵,却一瞬坦然地任由她咬着他的脖子,吸着他的血,手里的袋子掉地上,他无暇顾及,只是大手抚着她的长发,神情淡定。

    池芫却很凶,吸血的劲儿就像是要了他命似的发狠。

    但他只是微微地不适,手顿了顿,眉头轻拧,但缓过来后,又继续抚摸她的长发,就像是一种无形的安抚。

    似是知道她生气了。

    池芫却一瞬收起了獠牙,舔舐着他脖子上的伤口,动作又轻又粘。

    不多时,那上面的伤口便愈合了。

    可是池芫的脸色却很是阴郁,她眼里的妩媚多情早就褪得干净,她松开沈昭慕,只是用一双又冷又恨的眼瞪着眼前这个即便她咬在他大动脉上,凶猛地似是一瞬能将他的血给吸干净了,都无动于衷的男人。

    她嗓音因为刚吸过血而有些喑哑,性感又低哑。

    “沈昭慕,你就不怕我将你吸干,让你死掉么?”

    闻言,沈昭慕微微一愣,似乎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他抿了下唇,琥珀色的眼里划过一丝真实的迷茫。

    “吸干我的血就能杀死我?”

    池芫抿紧了唇角,这下倒是不确定这男人是想寻死呢才这么淡定让她为所欲为,还是真的相信她才不怕她吸血了。

    被问到了。

    “不知道,应该吧,你没试过?”

    “试过,我的血放不干。”

    所以他从未想过吸干血能结束永生这回事。

    “我的体质和你们都不一样……”沈昭慕按了按自己的胸口位置,蹙了下眉心,“普通的银器就算是贯穿了我的心脏,我也能快速愈合伤口……而吸干我血的吸血鬼……我没遇到过。”

    准确来说,能吸他血的,只眼前这一个。

    如果将自己的命留给不认识的吸血鬼,那他宁可自己去另想法子解决。

    池芫:“……”也就是作的,找死就找死了,还挑三拣四的。

    难怪老不死的死不了。

    沉默了一瞬,她又变得凶巴巴的,一把箍住了沈昭慕的脖子,恶狠狠地道,“和我在一起不快乐吗?”

    这个问题,沈昭慕认真地看着她,抬手将她乱了的头发理了理,揩去她嘴角的血渍,神情温柔了几许。

    “快乐。”

    是他孤寂几千年从未体验过的快乐。

    “可是敌不过你想死的决心,是么?”

    池芫却并未因为这个回答而感到高兴,她缓缓松开了箍住他脖子的手,滑下来,目光也随之暗淡。

    这话,宛如捶打在沈昭慕心口上的一拳,闷闷的,身为吸血鬼感受不到多疼,却很不舒服。

    他因为这一瞬的不舒服而短暂的沉默了。

    而正是因为这短暂的沉默,叫池芫眼里的光彻底灭了下去。

    她推了一把沈昭慕,将人推开后,漆黑的眼里满是狠厉。

    “沈昭慕,你不能既想拥有情爱又想结束永生,你这样,太自私了。”

    说着,她按了电梯,直接走进去,然后按了林之心的楼层,赶在沈昭慕回过神之前,电梯门便要合上了。

    她看着电梯外神色复杂正要张口解释的沈昭慕。

    “不过,你别想得逞。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死。”

    电梯门合上。

    沈昭慕一怔,到嘴边的解释就因为这么一会,阴差阳错的,而没能说出来。

    再说池芫,她直奔林之心的房间,敲了下门,对方似乎也没睡,忙开了门,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池芫气势汹汹地闯进来,推开她,然后直接走向银剑,寒着脸,二话不说,拿起银剑就走。

    林之心惊愕地看着她板着一张美艳的脸,却手持着她自己最怕的银剑往外走,登时脱口而出一句,“你做什么去!”

    她都还没想出毁掉银剑的法子呢。

    池芫头也不回,“自己联系岑寂,明天带着孩子去王宫找我。”

    说着,直接一个瞬移,也不走电梯了,直接瞬移走了楼梯。

    留下满头雾水的林之心。

    “用得着这么急么……”

    她看向床上熟睡的可可,想违背池芫的话,却又一瞬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是人类,护得了可可一时,却护不住她一世。

    但池芫可以。

    

    给读者的话:

    周末加更今天…先一更吧我最近生物钟颠倒胸口疼颈椎腰椎跟着疼…绝了

    定了个超早的闹钟明天后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