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982吸血鬼始祖vs美强惨女王(43)
沈昭慕握着银剑,他看着上面闪着的会令血族不安的光芒,眸子里划过一丝异样。

    他知道,这是他曾经一直渴望的,能够结束他漫长永生的唯一利器。

    很奇怪不是么?

    他也是吸血鬼,可是为什么,只有他,不惧怕其他的银器,甚至他的血还可以愈合银器带来的伤害……

    但如果是银剑,他想,能够治愈别人,但也许,他自己不行。

    所以在知道自己醒来后,世上还存在这样一把可以结束他的孤寂和罪恶的武器存在时,他无疑是喜悦的兴奋的。

    一开始只是有那么一些胜负欲在,想要把玩见识下这把剑的威力,但也暗藏着自我了断的心思。

    却没有想到……

    遇到了这样一个不在他意料之中也不在他安排之中的家伙。

    “池芫要是知道你来看这把剑,估计会炸。”

    林之心哄了可可睡着后,再看窗前默默用银剑挽了个利落的剑花的沈昭慕,肃容上多了一丝探究,但很快就划过。

    颇有种看好戏的语气说道。

    沈昭慕将银剑放回原处,没有看林之心,语气很淡,“既然你不能将我转化为人,也不能让我结束永生,你说,是继续这样好,还是,选择一条可以看得见的路好?”

    他忽然哲学的问题,叫林之心挑了挑眉梢。

    “我看得见你内心的,恐惧,不安,还有迷茫——”

    林之心伸手,闭上眼,手心中有魔力淡淡地发散出来,她语气低沉地说着,“你的强大便是你最大的不安。”

    她睁开眼,表情微微疑惑,什么时候强大也成了一种恐惧不安的因素了?

    她没问。

    沈昭慕看了眼银剑,没有回答她的话。

    径直朝门外走去。

    但是林之心却在他身后,回答了他最初那个问题,,“有时候活着比死更难。”

    她想到自己便是这样,为了抚养这个特殊的孩子,为了对伴侣的承诺,她一直苟活至今,并不觉得活着有多容易。

    但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应该珍惜生命。

    “而和喜欢的人一起活着,就算是在痛苦中,也能开出甜蜜的花。”

    沈昭慕走到了门口,闻言,脚步停了下来。

    微微偏了下头,丰神俊逸,俊若神祇。

    “多谢。”

    似乎是将林之心这番话记在了心上,他轻回了一声。

    然后离去。

    不多时,林之心朝门口走去,握着门把手就要将房门给关上。

    但,这个时候,一张美艳慵懒的脸映入眼帘。

    她:“……”

    “晚上好,小女巫。”

    池芫撩了下头发,浑身散发着魅人的性感。

    但林之心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地戒备道,“打住,上个被你叫小女巫的女巫,快过头七了。”

    这下轮到池芫:“……”

    这女巫真的有些不会聊天!

    系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宿主撩妹翻车?

    池芫:你笑太大声影响我了:)

    系统:就很好笑啊!

    池芫:哦,金钟罩呢?这里有只系统收留下:)

    系统:……

    只是因为笑声太灿烂而被关小黑屋什么的,它好惨啊。

    “你可真不会聊天。”

    池芫收起自己无处安放的魅力,嫌弃地撇了眼面前死板的女人,然后推开她挡路的身体,直接登门入室。

    “很显然女王不是来找我聊天的。”

    见池芫围着床边,用手戳了戳被子里的可可,林之心嘴角扯了扯,忍不住抱着手臂低声道。

    池芫脚下轻轻一个旋转,来到了窗前,居高临下,距离了几步之遥地,看着那把碍眼的剑。

    “你话变多了。”

    林之心哼了声,心想,这可真是一对塑料情侣,刚腻歪完,就各自心怀鬼胎地来看一把剑?

    “这把剑能毁掉么?”

    池芫眯着眼,像是看一样死物似的,眼底带着几分冷凝的光,嘴角一扬,忽然转过身,状似笑眯眯没事人似的随口一问。

    不过林之心却觉着,这说的就是她的心里话。

    池芫就是想毁了银剑。

    为她自己,为血族,也为沈昭慕。

    她忽然就好奇,“可如果始祖不愿意呢?”

    池芫挑了一边眉,像是觉得她这个问题太过抬杠似的。

    嗤了一声,“妹妹,难道你不知道,男人的不愿意,要看女人怎么做,才变成愿意么?”

    说着,她风情万种地拨了下自己耳边的头发。

    “就跟床上一样,他哪敢有意见?”

    林之心:“……”那你可真是厉害,什么事情都可以往那档子事上扯==

    开了个嘴上车后,池芫又一秒正经。

    神情冷艳,“说,怎么才能将这玩意儿毁了?放火里还是扔海里?”

    她微微扭了扭脖子和脚踝,一副只要林之心开口说方案,她就立马冲出去执行的架势。

    林之心额角抽搐了下,只觉得自己女巫生涯中最大的瓶颈出现了。

    “我不是铸剑师,我怎么知道?”

    反问了池芫一句。

    “你是女巫,你不知道谁知道?”

    但池.不讲道理.芫却更加刚地反问了回来。

    “……”

    她不说话,池芫便又道,“魔法都解决不了的事,那就只有暴力了。”

    说着,她伸手,徒手搬起沙发椅,轻轻松松地举起来,就要朝着靠着窗户而立,纹丝不动的银剑砸下去。

    林之心不禁瞪大眼,“你疯了!”

    这一椅子下去,银剑会不会坏她不知道,窗户是铁定会坏的。

    她都不怕引起恐慌么?

    “惊!某小镇宾馆惊现暴力女吸血鬼,徒手沙发椅砸银剑”这样的标题都已经弹出林之心的脑海里了。

    池芫回眸,表情邪魅又危险,“那你说,这一把破剑,砸也不行,踢也不行,可不就只有你能拿它凉凉了吗?”

    原来这么一手操作,就是为了在这里等着她!

    林之心咬牙切齿,呵呵了一声,“那你让我想想办法……”

    她连乔都打不过,她怎么毁得了这把令血族闻风丧胆的血猎一族圣物?

    这不是为难她吗!

    似乎看出来她的为难,池芫大发善心地补了一句,“好,那给你一个晚上。明早我来验收你的方案。”

    说完,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就走。

    背影叫林之心看得咬牙切齿。

    她恨!

    吸血鬼不用睡觉的,她人类啊,不用睡觉的么!

    给读者的话:

    我们的口号是——本周结束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