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969吸血鬼始祖vs美强惨女王(30)
树林里。

    女人按着男人的手,压在其身上,乍一看很是香艳的女上画面。

    但仔细一看,女人正啃着男人的脖子,忘情地吸血。

    当然,手也没老实是真的。

    池芫恢复了些理智,身上被太阳之力弄伤的皮肤在吸到沈昭慕的血之后,开始快速愈合,逐渐恢复了美艳的容颜。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因为吸血时扩大数百倍的那些无法遏制的渴念。

    渴,不只是嘴巴渴,还有身上每一处都感觉渴,急需要发泄什么。

    沈昭慕倒不是不能推开她,而是这只女王一上来就猛吸了一顿血,他本就因为长期饥饿而处于很虚弱的状态。

    且从未被吸过血,骤然失血,还过多,头有些昏沉沉的,于是,就导致了自己被压倒的现状。

    不过,在对方的小手作乱到不该去的部位时,沈昭慕眸子一眯。

    他扣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

    将对方双手都反扣在她腰上。

    “池芫,别玩火。”

    饱暖思淫欲的某女王,瞳孔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刚醒过来的女王陛下,她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男人,獠牙渐渐收了回去。

    有些反差萌,又美又野。

    沈昭慕对着这样一张脸,这样一双眼睛,竟也有些失神。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55,宿主加油,赶紧冲业绩啊!

    他不禁道,“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这会儿的池芫恢复了理智,回味过来发生了什么,自己又做了什么,下意识舔了舔唇上的血。

    像是一只慵懒的猫,眯着眼懒洋洋地靠着他胸膛,蹭了蹭,慵懒迷人的声线说道——

    “你可真土味。”

    这搭讪的方式,不知道是哪个古人教的。

    “……”

    好好问的沈昭慕没想到被当做搭讪调情了,顿时有些无语。

    他躺在草丛上,这会儿对方也恢复了,便推了推她的额头,“起来。”

    “我不,我还难受嘛……”

    池芫撒娇地扭了扭,没能挣开手,便干脆扭来扭去,直将始祖蹭得有些……

    他抿着唇,因为失血的晕眩感还是难受着的,整个身体处于极度虚弱中,又被池芫带着血腥气的唇蹭到了下巴。

    顿时,瞳孔微微涣散。

    在池芫伸出舌,想舔下男人的唇时,忽然对方一个反扑。

    两人换了个位置。

    “……”

    她懵了下后,见到对方血红的眼,再看他的脸一侧,居然有一块烫伤——是迪莉娅那老家伙的魔法伤害。

    便既为了给他疗伤,又为了满足私心地,伸手捧着他的脸,仰了仰头,深深吻了上去。

    獠牙划破唇舌,这个吻瞬间变得血腥又暧昧。

    这次,火是真的玩起来了,还点得挺燃的。

    极度缺血的始祖,欲望的闸一打开,那便是毁天灭地般的疯狂。

    池芫脖子上一疼,随后便是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

    血也跟着流失。

    她微微眩晕,脑海中飞快闪过一个画面,黑色长袍的男人低头,咬破了她脖子上细嫩的肌肤,吸走她的血液……

    但很快,这个画面便被打断。

    因为,被吸血后随之而来的,她想了许久的激情戏来了。

    衣衫尽碎,眼前一片旋涡,起起伏伏之间,两人头发都纠缠在一处。

    池芫抬眸,看见头顶一棵树上一只鸟停留,然后啄了啄自己的羽毛,看了眼下方的他们,不知道是何种心情的,立马飞走。

    ……

    许久之后,池芫不禁舔了舔唇,手都有些抬不起了。

    得亏是血族之躯,不然就始祖这个力道这个疯狂的索取劲儿,但凡是个人类女人在这,估计已经散架当场去世了。

    酣战立止,沈昭慕涣散的瞳孔恢复了神智,血色褪去,獠牙收起,惨白的面上终于少了那几分孱弱感,多了几分凌厉的血气。

    他怔怔地望着池芫餍足的面容,垂眸,视线愣住。

    随后,忙拿起一旁池芫破碎的衣服——只剩下几块布了,他死死地抿着嘴角,盖住她身上的重点部位。

    但随之而来的尴尬便围绕着他了。

    他只剩下一件裤衩是勉强能穿的了。

    尴尬地套上,他脸上无欲无求的,眼里却惊涛骇浪,心里也是一阵懊恼。

    怎么就没忍住,还是吸血了,吸血了不说……

    居然真的做了。

    “咳——”

    他没和池芫直视,只是随着意识回笼,方才的记忆也随之而来的在脑海中想起。

    “……”好像猛烈了些。

    但,这种事居然这么……奇妙和愉悦。

    他几千年来,在身为吸血鬼之前,一心修仙,与世隔绝,不懂情爱;变成吸血鬼后,他避开人世,孤寂禹禹独行,自暴自弃,更不会有情爱之事。

    但如今,就在他快要寻找到他要的东西之时,却……

    ——叮,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60,果然没有什么睡一觉解决不了的目标人物:)

    池芫:你这个微笑是几个意思?不满?

    系统: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要不换个路线吧,直接肉体上攻略:)

    看看这个效率,杠杠的。

    池芫:……你别搞颜色,我带头举报你。

    系统:……

    刚搞完颜色的人,有什么资格???

    “这事是我不对……”

    沈昭慕刚起了个头,池芫就听着像是渣男语录的开头,便起身,柔弱无骨地伸出一对藕臂,搂着他脖子,身上的破布滑落,她就这么贴着他裸露的后背。

    笑得妖冶惑人,像个妖姬。

    “始祖这是想睡完不认么?”

    声线慵懒性感,带着事后的沙哑,无形勾人。

    沈昭慕背脊一僵,下颚线绷紧了些,喉结动了动。

    他想伸手将对方推开,但对方却双腿都勾了上来,直接勾着腰不放。

    沈昭慕:“……”

    明明是冷血动物,偏偏这会儿,他觉得胸口和腹下,有一股火在烧。

    “我,不是这个意思。”

    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他和如今私生活乱糟糟的血族不同,他活得太久,却又和现在的世界不熟,所以很多观念都有些古董。

    就好比……这件事上。

    正要说什么,忽然一道声音很是煞风景地响起。

    “女王陛下,属下来得似乎,不是时候?”

    

    给读者的话:

    沈昭慕:当时我就尴尬极了:)

    很怕这章会被禁,虽然车只是六个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