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916偏执大佬vs迷糊侦探(32)
池芫回去时,池傲天直接在门口等着她。

    一双眼幽幽的,将本来下了车,和沈昭慕说了再见心情很好,哼着歌的池芫,吓得拍了拍胸口。

    “爸,你站在这干吗?吓我一跳。”

    还一副深宫怨妇的嘴脸,吓得她歌都变调了。

    “去哪了?做什么了?就是逛个街怎么去这么久?还有,那小子有对你动手动脚没?”

    池傲天却像是个记者一样,连环追问,个个问题都带着酸气。

    池芫:“……”

    这个爹真的是生怕女儿嫁出去了对吧。

    “去商场,逛街,女孩子逛街就是有这么久,不然你看看我手里提着的是什么?至于动手动脚?爸爸你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好好想想,那是沈少帅,他爹对我动手动脚的可信度都比他对我动手动脚的可信度高好吧……”

    “什么,沈大帅对你动手动脚了?!”

    池傲天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脸红脖子粗的,大有撸袖子出去干架的架势。

    池芫将手里的衣服都递给佣人,抬手扶额,生无可恋地吼了一句——

    “我这是比喻比喻!不能因为我一口气长没给你断句,你就只听半截吧!”

    还沈大帅对她动手动脚?你在搞什么,虎狼之词!

    被她吼了一句的池傲天顿时噎了下,也是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反应过激,一时没听清楚没过脑子就喊出来了。

    看着女儿这不想理他的脸色,他又委屈地低了声音,“我这不是被沈大帅拖着聊了半天,更加不放心你了嘛。”

    池芫挽着他胳膊,将人往回带,小声地给池老爹洗脑,“爸爸,你换个思路想啊,假设,我说是假设啊你千万别激动——

    假设我和沈昭慕真的结婚了,这对两家来说都是好事啊。”

    “好什么——好好好,你继续说,爹不打断你讲话了。”池老爹刚要爆炸,在池芫一个冷飕飕的眼神下,就偃旗息鼓了。

    池芫脑子里飞快转着,洗脑包的忽悠话章口就来:“你想啊,放眼望去,整个江城,光说家世,咱们家已经是富甲一方了,没必要再和富绅只家结亲,树大招风,强强联手的前提下是如今是军阀统治,越是有钱越是会被割韭菜——就是剥削。

    你看,沈大帅为什么要找你要钱?因为你最有钱啊,你还是江城商会的会长,你掌管着整个商会的话语权,不找你找谁?

    所以我们如果想更安稳些,和大帅府联姻才是真的强强联合。至少,退一万步讲,只要沈大帅父子俩坐镇江城一日,池家的生意就不会倒,也不会被人觊觎诋毁……”

    池傲天一开始听着还有些道理,后面听呢,也没什么毛病,但就是本能地想要抬杠一下。

    “可是万一沈大帅他们不行了呢?一条船上的我们还能好?”

    池傲天一向不愿和军阀过多来往,便是因为他实在是无法相信这些土匪,那么粗鲁,过境之处教人闻风丧胆的,而他是商人,商人最重和气生财。

    再说,就一个宝贝女儿,他就是豁出老命也不会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军阀啊,迟早是要打起来的,到时候女儿无辜受牵累……

    池芫知道,她爹可不是陈副官那种容易被女人忽悠的小白,这就是只老狐狸。

    但她再接再厉,“爸,您真是天真,如果沈大帅不行了,那咱们江城还能好么?我最近了解了下南北势力情形,南方的陈大帅可是十分想要过那条江来和沈大帅开火——一旦他打过来,他赢了,作为提供了大帅府军资的池家,还能安然无恙么?就算爸爸可以散尽家财护我们免于一时的灾难……

    可是失去了财力,我们才是谁都可以一脚踩死的蝼蚁了,陈大帅我听说他心眼极小,到时候会不会卸磨杀驴,谁清楚?”

    说着,她假模假样地抚了下自己的脸,“听说他最喜欢年轻的小姑娘了,像你女儿这样出众的小姑娘,哎……就怕难逃魔爪了,听说他一大把年纪,身体很差来着……”

    池傲天:“……”他表情跟吞了苍蝇一样恶心,倒不是被女儿的自恋恶心到的——毕竟在他眼中,他女儿不就是全世界最可爱最漂亮的姑娘么?

    他是觉得,怎么办,陈大帅真有这种癖好?

    那不行,陈大帅不能打过来,沈大帅那边,要不还是多追加些军资?

    “爸爸,沈大帅这人重义气,你想啊,咱们帮了他们,如果再结为亲家,届时如果真的逃难,你觉得他们父子俩这种义薄云天的大英雄,会不带上咱们?就算他们不肯逃,但会送我们走啊……”

    池傲天下意识点头,沈大帅父子别的不说,秉性的确是大英雄啊。

    不过他还是皱眉,“我怎么觉得你说这么多,就是你自己想嫁给沈少帅?”

    他狐疑地望着自己女儿,老狐狸虽然宠溺小狐狸到没有理智,却不至于没有一点脑子啊。

    想着这丫头的表现,他不禁磨牙,“池芫,你说,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

    池芫一愣,随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嗯?有这么明显么?”

    池傲天:“……”痛心疾首,痛心疾首啊!那猪还没过来呢,白菜自己送上门了!

    见他又要崩溃,池芫忙拍了拍池傲天的后背,撒娇安抚着,“哎呀爸爸,这不也是为了咱们好么,你看,江城青年才俊里,能有沈昭慕这个长相、身材,咳,家世能力的还找得出第二个吗?你女儿这么优秀,怎能配第三的男人呢?”

    “第三?第二是谁?”池傲天歪了楼。

    “沈昭慕啊!”

    池傲天:“那……第一是?”

    池芫:“当然是爸爸您了!”

    池傲天:“……”不行了,这谁顶得住。

    他嘴角疯狂上扬,摸了摸自己头发日益不多的脑袋,“嘿,那是,你娘当初啊可是一眼就相中了我,我想当年也是江城最年轻俊秀的公子哥……”

    池芫见他开心了,便丢下一记重磅炸弹,“再说了,沈昭慕那么横,你就不想,让他当你的女婿,让你过足了教训他这个女婿的瘾么?”

    沈昭慕给他当女婿?

    被他教训?

    能动手对方不还手的那种吗?

    池傲天忽然眼底燃起了光芒。

    沈少帅的岳父啊!出去都可以横着走了!

    臭小子得喊他一声“爹”啊!

    “行,我同意了!啊不是,我考虑了!”

    怕显得自己的目的太明显,池老爹摸了摸下巴,故作严肃深沉地改了口。

    池芫见状,嘴角翘起,扬了扬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