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906偏执大佬vs迷糊侦探(22)
“看吧,他多喜欢我啊,视线都离不开了。”

    大概是池芫说“喜欢”“爱”啊什么的跟喝白开水一样稀松平常,导致陈副官都不觉得这些词不应该从一个矜持的姑娘家嘴里说出来了。

    毕竟,他家少帅的确是这么个表现啊。

    在池小姐之前,哪有女人能这么放肆又不被少帅崩了的?

    他们少帅不畏强权的,他自己就是强权,就算是池家小姐,也不是什么得罪不起的人物,难道少帅能为池家的钱忍气吞声么?

    他不信少帅是这样的人的。

    实在是被池芫忽悠人的鬼话给弄得极度同情这个npc的系统,忍不住听了下他的心声。

    “……”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好吧,它觉得陈副官这个npc能被忽悠一点都不值得同情了!

    你连你家上司是个什么秉性你都没弄清楚么???

    他能是爱这个鬼话连篇还没发育好的女人的表现么???

    系统竖起拇指:宿主,你要是去讲故事,能救国了,这编故事编的,民国指望你解放。

    池芫:呵,我是不认真,我要认真发挥,我能说得死直男自个儿都以为深爱我了~

    系统:……

    我就静静地听你吹牛逼:)

    “好,既然池会长打算同我父亲正式对接,那我便静候佳音,不多叨扰了。”

    厅内,沈昭慕将翘着的腿放下,随后起身,身姿笔直地朝池傲天伸出手,面容依旧是那个冷酷矜贵的少帅模样。

    池傲天笑呵呵的一点都不像是已经割舍了大笔钱财出去的样子,伸手回握住沈昭慕的手。

    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少帅年纪轻轻,手段了得,但愿不会有有求于人的时候吧。”

    沈昭慕挑眉,不以为然,笑了下,阔步出了客厅。

    走到门口,见他的副官和池芫两人眼神古怪地望着自己,不禁眯了眯眼角。

    他走过去,副官忙行了个军礼。

    池芫眼珠子转啊转的就是不和他对视。

    “谈完了?”

    娇俏地问了句,声音里满是天真活泼,似乎并不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

    沈昭慕心情好,再看地主家的傻闺女,表情也好了不少。

    抬手,落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并不亲昵但很是叫旁观的人误会的,拍了拍。

    “有案子时记得来上班。”

    池芫嫌弃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瞪他,“给钱么?请得起我么?”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她已经被他宰了小半继承的家产,这会儿还一脸傲娇地问自己有没有钱给她——沈昭慕就嘴角止不住扬了下。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40,恭喜宿主,你们本无缘,全靠你爹有钱啊。

    池芫:……

    这特么是多少钱才涨了10点?

    “嗯,郑家二老说要当面感谢你,孙不二那边要给你出奖金。走了,小侦探。”

    今天的沈昭慕心情格外好,连带着话也多了。

    陈副官见状,原本信了八分的心,现在直接信了十分。

    少帅果然看上了池小姐!

    那玉娘还找不找?不,玉娘不能找了,池小姐好像不是很大度的样子……

    “怎么?”

    沈昭慕都走了几步了,回头却见陈副官还愣在原地,而池芫正笑眯眯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神情,好像两人很熟一样。

    嗯?他摸下她的头她就瞪眼皱眉的,对陈副官就这么喜笑颜开亲昵熟稔?

    他眯着眼,见陈副官像是没听见自己这一声疑问,“难舍难分”地和池芫四目相对,不禁抿着唇,扬起声音——

    “陈狄。”

    被少帅明显不悦的声音召回了神,陈副官立即朝池芫敬礼,“池,池小姐再会!”

    池芫从腰间抽出自己花里胡哨的小扇子,笑眯眯地点头,脸被扇子挡着,只露出一双笑弯了的大眼睛。

    “好说好说,会经常见面的。”

    还需要你给我助攻呢。

    这个眼神示意,不知道陈副官懂了没,但是沈少帅是没懂,反而误会了。

    经常见面?

    这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就开始勾搭他的副官了?

    这女人怎么一点羞耻心都没有?身为大家小姐的矜持呢?

    沈昭慕眉头皱起,陈副官走过来瞧见了,不禁心底一慌——

    原来少帅占有欲这么强烈的么?只是说个话都不开心了,果然是喜欢惨了池小姐啊。

    等上了车,陈副官刚坐稳,就听见后面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

    “陈副官,你和池芫关系不错?”

    他的副官要是和池家这个女儿联姻……沈昭慕想了下,就蹙眉,不行,陈副官降不住她。

    而且陈副官太老实了,万一被套话了怎么办?

    殊不知,陈副官已经被套完了话了。

    陈副官看见沈昭慕这皱眉严肃的模样,欲哭无泪,紧张地吞了口唾沫,然后忙表明立场道——

    “没有,池小姐问的都是跟少帅有关的问题,和属下不熟。”

    问他?

    沈昭慕立即坐直了,“她问什么了?”看吧,那女人果然在打探消息。

    虽然他们池家身家清白,但他这次让池傲天捐了这么多钱,只怕是现在池傲天对他恨得牙痒痒才是。

    要是陈副官真的说了什么……

    “池小姐就问了下少帅那天要接什么人——不过属下,属下没有乱说,少帅放心!”

    看沈昭慕这紧张的样子,陈副官头皮发麻,生怕被枪毙了,求生欲使他说了个小谎。

    “是么?”

    沈昭慕坐回去,问玉娘?

    这倒是不奇怪,毕竟那天他急匆匆走了,去码头抓人,她记仇到现在,问也是正常的。

    于是,他神色稍霁。

    “嗯,少同她说话。”

    他现在可不将池芫当个傻白甜大小姐看待了,这次连环杀人案,她的表现叫他有些刮目相看。

    陈副官拼命点头,“属下知道,以后会和池小姐保持应有的距离!”保证不叫少帅吃味!

    沈昭慕觉得他的眼神哪里怪怪的,但他的恳切保证又没有什么问题,便只冷淡地“嗯”了声,没有再说什么。

    靠着座椅,闭上眼,一派闲适的样子。

    陈副官:看吧,果然是在意的,一听完我的保证就放松下来了。

    

    给读者的话:

    陈副官:我磕到真的了!!!

    沈昭慕:???

    池芫:嘻嘻嘻